笔趣阁 > 我靠学习饲养病弱美男 > 第9章 跳舞的人

第9章 跳舞的人


学校有安排舞蹈房给他们专门练习。最后一节课,秦喻顶着全班同学——尤其是离他最近的范思乐——羡慕嫉妒恨不得抱大腿求做挂件的目光,淡定走到江随身边,跟着罗甜甜逃了自习课。

        无论教室里如何的议论纷纷,秦喻反正淡定的很,自习课上要写的作业,他早上就写好了,他在课间利用的时间都是别人两个自习课之久,根本不用担心。

        他们走在路上,已经遇到好几个赶去舞蹈房的社员。

        “你们一共有几个人?”江随问道。

        “十四个。”罗甜甜道,“当时报名的人还蛮多的,我都是挑的十四个,十三个女生,一个男生。”

        “我们舞蹈社可都是美女帅哥,现在嘛……”她笑了笑,扫过秦喻和江随的脸,“总体颜值看来要进一步提升了。”

        走在最前方的秦喻没有听江随和罗甜甜的对话,他的身心完全投入到了跟在他们身后的一个男生身上。

        “罗甜甜。”

        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唤了熟悉的名字,罗甜甜浑身一激灵。

        ——这感觉还真是陌生又怪异。

        “秦、秦喻,是你叫我吗?”

        “嗯。”他应了一声,压低声音,“你说的唯一一个男生是他吗?”

        罗甜甜跟着秦喻的视线望向身后,和对方对视一眼,便见他匆匆移开视线。

        她回过头:“是啊,他叫路忍,道路的路,忍耐的忍,他怎么了吗?”

        罗甜甜很少见秦喻这么关注一个陌生人,对于路忍,眼里不禁多了几分惊奇。

        秦喻收回视线,凝着的眉始终不曾放松:“他很像一个人。”

        江随不知何时如幽灵一般飘到他旁边,罕见地沉着脸阴恻恻开口:“哦?像谁?”

        秦喻眼里的江随好像有几分赌气的意味,罗甜甜眼里的江随则像是……电视剧里笑里藏刀的反派!

        她下意识远离他几步,心里又惊讶又好笑。

        江随这是醋桶炸了?

        秦喻自然看不出江随幽怨的目光蕴含的是什么意思,他沉吟片刻,道:“他借给过我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呀?”

        罗甜甜死死瞪着江随越来越紧的拳头,以及脸上越发祥和的微笑,心里焦急地恨不得冲过去替他回答:“路!!”

        可惜,秦喻听不见她的心声,只是极淡地叹了一声。

        “手电筒。”

        江随即将爆发的怒火戛然而止,罗甜甜也茫然地望向他。

        面对其他两人各异的神色,秦喻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

        说话间,他们已来到舞蹈房门口,罗甜甜失魂落魄地用钥匙怎么也捅不开门,还是秦喻帮了她一把,把拿反的钥匙插进了空里。

        江随早就接受了这件事,默不作声跟着秦喻走了进去,罗甜甜还是处于震惊之中,被后来的几个女生叫了几声,才猛然回神,偷偷瞄了眼走在最后的路忍,怎么想都想不通,这两个人还能有交集……对象还是一个手电筒。

        倒不是她嘲讽路忍。

        但世上多的是不公平,秦喻不爱说话,也依旧是年级的风云人物;路忍沉默寡言,就只是人群中毫不起眼的社恐。

        他们又怎么会有交集呢?

        罗甜甜心里暗叹一口气,甩了甩自己的高马尾,站到了人群最前方。

        罗甜甜听着面前女生,叽叽喳喳对于看见秦喻的不可置信和对江随颜值的惊呼,得意地仰着头。

        “如你们所见,接下来我们的团队,有了自己正式的指导老师和新社员。”她先是让江随做了个自我介绍,又考虑到秦喻不爱发言,而且也没人不认识他,便安排直接进入训练。

        这是江随高中极难得可以得到训练的时间。

        秦喻一边跟着做拉伸,一边看着他脸上真真切切的笑容。

        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开心。

        江随笑得很温和,但是教起跳舞也是真的狠,一个动作标标准准的做几分钟,就已经是相当累的一件事,不一会儿,好几个女生已经手都在发抖,还硬撑着摆架势。

        江随以身作则一起摆动作,他握得稳稳当当,眼神从一张张憋红的脸上扫过。

        他最开始的要求不多,只需要做些简单的动作,看看其他人的极限在哪里。

        不到五分钟,四分之一的的人已经放下酸软的手臂,十分钟的时候,只剩下他、秦喻、罗甜甜,还有另外三个女生和路忍。

        江随诧异地望向路忍。

        没想到他忍耐力倒是强。四个女生已经是凭毅力在坚持,秦喻体力比其他人强的多,但是路忍看着细胳膊细腿的,也依旧腰板笔直,不动如山,说他没学过,反倒很难让人相信。

        “你学过跳舞?”江随问他。

        路忍一怔,没想到新来的转校生第一个说话的对象,竟然会是找上他。

        他保持不动,摇摇头,再多的却是咬紧牙关不肯说。

        江随也没有刨根问底的意思,点点头,宣布原地休息。

        秦喻动了动手臂,正对面是向他走来的江随。

        “感觉什么样?”

        “还不错。”秦喻握了握拳头,还是很有力道,便回话道。

        “跳舞所费的力气,其实并不亚于跑个长跑。”

        秦喻望向他,而他却望着舞蹈房的窗外的蓝天白云。

        他趴在窗口,白色的粉尘沾到衣服上也毫无察觉。

        “我曾经为了专注学习,放弃了艺术学院招生,也不算是后悔了,但没有坚持跳舞,成了我很长时间一件憾事。”

        他转过头定定地看着秦喻:“后来我就觉得——如果喜欢,却不去争取的话,真的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

        他的眼神里掺杂的情感太多,秦喻看不透,便跟他一起把手肘蹭到窗户边灰尘上:“你做的对。”

        “谢谢你。”江随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满眼笑意地收回视线。

        休息了一会儿,江随拍拍手,宣布重新开始训练,他和秦喻就是来打酱油的,并不参与比赛,重点还是在剩下的十五个人身上。

        时间并不充裕,他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当场教了前半部分动作。

        秦喻接受能力极强,即使是跳舞也不在话下,只跳了一遍,就能毫不出错地把动作再做一遍。

        被身边的人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扫了一遍头发丝到脚尖,秦喻都还能接受。

        但另一个人就不同了。

        江随欣赏的目光更像是热切,恨不得把他扒一遍的样子,或许是为了……看看他的细胞组成结构?

        江随望着他的眼神一向比数学题都难解。

        教完一遍也差不多下课了,等江老师说了解散,其他人终于边欢呼边跑出舞蹈教室。

        罗甜甜回身把钥匙交给路忍。

        “给你,别忘了晚自习之前一定要还回去。”

        “好的。”路忍小声应了一声。

        “秦同学,走吗?”江随走到他身边,陪他一起注视这一幕。

        “嗯。”秦喻转过身慢悠悠往回走,任由江随把手搭在他的肩上。

        “今天我请你,吃什么你定。”

        “啊?为什么?”

        “江老师累了一节课的福利。”

        “我想吃鱼。”江随状似不经意笑道。

        “……我定吧。”

        “别生气嘛,我没想吃你——哦,我是不是说漏嘴了?”

        “……”

        晚饭刚吃完,江随就被倪珍杏找人叫去了办公室,秦喻没有去打篮球,吃完饭坐在教室里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他鬼使神差地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手电筒,端详一番,顺手放在了校服口袋里,又走出了教室。

        秦喻找到舞蹈房,里面依旧是灯光明亮,远远就看见路忍在里面,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学过的动作。

        他动作很慢,就像是在追求极致的完美。

        路忍完全没发现窗外有人在看他,他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双手、双腿,以及身体部位的协调。

        江随和秦喻跳舞都是属于刚劲的美,出手即出力,路忍则是属于柔韧的美。

        只可惜,路忍缺的就是柔韧性。

        秦喻看着他艰难的下腰动作,这其实很好弥补,前提是他得有人引导。

        一旦带着几分残缺来看,秦喻终于看出了他最大的问题——他的每个动作都完全是和江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缺少他自己的影子,导致整套舞也都缺乏了灵性。

        他好像陷入了魔障,以为跳舞就是一套动作一气呵成,但却忘了舞蹈者应该做的是把观众带入整套舞蹈中,让他们觉得身临其境,而非自己沦陷其中,无法自拔。

        许述、江随跳舞之所以鲜活,是因为他们具有足够的基础,且并不拘泥于动作本身是否流畅,而是希望能把一个故事完整地呈现出来,所以动作能呈现出自然而然的流畅。

        说到底,路忍还是技巧不足,缺乏学习。

        门外,秦喻的心思千回百转。

        门内,路忍这一遍动作已经告一段落,他长舒一口气,转头对上秦喻深邃的眼神。

        “!!!”

        路忍二话不说,连忙藏在门后面,这里无论从门外哪个角度看都是个死角,也不会担心面对面对上眼神。

        秦喻把手电筒竖在舞蹈房的窗台上,说:“那天晚上,是你把这个手电筒给我的吧。”

        门内一片寂静。

        “谢谢你——你跳的很好。”

        门内依旧十分安静,秦喻并不打算多留,转身就想离开,却听见里面传来沉闷的喑哑嗓音:“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秦喻动作一顿:“为什么觉得可笑?”

        秦喻看不到里面人的表情,但多半很受伤。

        “一个没学过跳舞却疯狂爱上跳舞的社恐,甚至每天傻傻的躲着人群练到很晚。”

        “现在已经是爱好平等的时代。”秦喻回道。

        路忍的声音哑的像是在喉咙里抹了一层沙:“可你很少听过那些所谓的少数人说这些话不是吗?”

        “我受过校园欺凌,他们嘲笑我、讽刺我。”

        “我也接受过帮助,他们告诉我,追求梦想没有错,喜欢什么都是个人自由。”

        “我理解他们的好意,但是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这个世界应该是怎么样的……平等或是不平等……我真的分不清楚。”

        门内,在秦喻看不到的地方,路忍死死咬着手臂,留下一圈深深的牙印,又生怕让人看到这么懦弱的自己。

        压抑了许久的悲伤,一旦流露出一点真心,就是覆水难收的局面。

        他知道这些话不该跟秦喻一个陌生人说,但是一想到秦喻即使变成那个样子,也还是愿意把小猫护在臂弯里,他就忍不住对着这个仅有两面之缘但闻名已久的“冰山男神”吐露心声。

        或许是觉得能被小黑接受的人,大概也值得他信任吧。

        秦喻等他倾诉完,直听到压抑不住的抽泣声,才反问道:“你觉得自己跳的不好吗?”

        无论是谁,人们口中的多数人亦或是少数人,骨子里总是带着骄傲和不服的。

        果然,路忍不再言语。

        “学习其实已经给了你答案。它给你在纷乱世界明辨是非的能力,不只是用在题目上。它是你的保护伞,而你要做的,就只是把它撑开,等到挡住了流言蜚语,再去看看这个世界。”

        “相信你自己的判断。”


  (https://www.biqwo.com/dudu/87707/87707790/3185242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