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靠学习饲养病弱美男 > 第3章 跟着秦哥撒威风

第3章 跟着秦哥撒威风


数学课拖了五分钟下课的时候,范思乐又是第一个猴急转头的,不过他此刻的目标却不再是秦喻,而是斜对面的江随。

        “嘿,同学,你之前哪个学校的?”

        江随的视线从秦喻身上移开,随口报了个学校名。

        “我去!市里那么好的资源,你怎么想到转学来我们这小破地方的?”范思乐做了个夸张的惊讶表情,对于他的决定表示很不理解。

        江随笑容不变,一口咬定了原先的说法:“因为我爸工作调到这边了。”

        范思乐判断不出他说的是真的假的,但也看出他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便转而用右手压着秦喻道:“那你来的刚刚好。”

        他低着眼,左手指了指秦喻:“看到没,就这个帅哥,记住他,今晚绝对得在表白墙上刷爆了。”

        江随微张着嘴,惊讶地问:“为什么?”

        范思乐猛地拍向秦喻的肩膀,还没碰到他,就被他突然的起身,两手一抓,拧着他的手臂,反扣在身后。

        耳边传来秦喻淡淡的声音。

        “闭嘴,再说下去,晚上你自己去。”

        范思乐两节课吃尽了闷亏,但一想到晚上的盛状,心里什么委屈都消失殆尽。

        “别,我不说了,哥,你加油!”

        范思乐冲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随即和江随道别,转身看着天天让他不爽的别哲阳都是乐颠颠的。

        “走,老鳖,咱上厕所去。”

        别哲阳本来在位子上睡得好好的,突然就被范思乐强制拖走,忍不住一阵咆哮:“范思乐!你多大了?!上厕所还要人陪?!”

        秦喻刚睡下就被范思乐吵醒,给他一顿“轻柔”的按压,见人走了才重新趴在座位上,盖上校服帽子,背对着江随,闷头继续睡。

        像范思乐那种凌晨两点睡,早上从不困的精神小伙,难怪别哲阳每天羡慕的要死。

        真不是人能熬的夜。

        秦喻一整天醒了睡,睡了醒,连跑操都是懵懵的状态。

        等终于熬过最后一节,一下课差点又睡了过去,硬是被范思乐拽着校服领子给勒醒了。

        “我的亲哥啊——!!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晚上可是有大事情要干!”

        秦喻一个拳头直逼他眼前,只剩下最后一个拳头距离的时候,范思乐反射性地松开他。

        秦喻扯了扯衣领,黑着脸瞪他。

        范思乐无辜地示意他往楼下看。

        秦喻犹疑地瞧了他一眼,顺势向下看去,只见一片好多不认识的人,一边窃窃私语,一边观望着这边,就差举着写上“吃瓜群众”的横幅。

        秦喻瞠目怒视范思乐。

        “……揍他之前,信不信我先把你揍一顿!”

        正好江随从门外走进来,见他们剑拔弩张的形势,惊奇问道:“你们怎么了?下面为什么聚集了那么多人?”

        范思乐一瞧见他,顿时看到救星一样飞扑过去,趁江随不注意,躲到他身后。

        “哥,息怒息怒,这不是……这……”

        范思乐眼咕噜一转,猛地指向从前门进来的别哲阳。

        “他!哥,就是他撺掇我的!”

        别哲阳也是从别人那里听说了包辉的事,当然知道范思乐说的是什么,当即就火冒三丈。

        “范!思!乐!你自己闯的祸,你竟然要我背锅?!你信不信我跟秦喻混合双打你一个?!”

        “好了。”秦喻眸光一暗,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来,拿起篮球,打断了又一场意料之中的争吵。

        “包辉已经去了。”说罢,他不等另外三个人反应过来,径自从后门往操场而去。

        江随自然而然地跟上他。

        范思乐看看他们的背影,又看看眼冒血光的别哲阳,也赶紧冲了过去。

        别哲阳自然也不甘落后,冷哼一声,跟了上去。

        秦喻到达人群前,前面的人自动给他让出一条道路,他们几人几乎是直达篮球场。

        秦喻赶过去的时候,包辉正躺在树荫底下乘凉,似乎对他们的到来,并不太上心,听见他们的脚步声,也只是轻蔑地瞥了一眼,又睡了回去。

        秦喻二话不说,右手猛地一个用力,篮球就冲他飞了过去。

        包辉一惊,条件反射地坐起身,篮球擦着他的肩膀而过,最后“咚、咚”两声滚到地上。

        倒不是秦喻对的有多准,但毕竟篮球的重量摆在那里,包辉还是反射性的一紧张。

        包辉顿时恼羞成怒地吼道:“秦喻你什么意思?!谋害同学?”

        秦喻站在他身前俯视他,影子落在包辉身上,隔绝了余晖的照耀。

        他眼中仿佛有一道暗光闪过。

        “同学要善待,对手要尊重,喜欢要顺其自然。”

        “否则。”

        “一律视为挑衅。”

        “你有病吧?!老子的事要你管?”包辉举着拳头,带着下一秒就要挥过去的狠辣,愤愤吼道。

        “你要打架?”秦喻的平静和对面形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气场,却又更加冰冷,“我可以奉陪。”

        包辉几个在一旁看热闹的朋友想起秦喻的战斗力,闻言赶紧拉住他。

        “算了算了,辉哥,别跟他一般见识。”

        “辉哥,咱们今天的目的是跟他比篮球,咱们在篮球上碾压他。”

        “是啊,辉哥先别冲动,咱们有的是办法教训他。”

        包辉把他们每个人都瞪的望天望地望星星,这才恶狠狠地向地上吐了口痰,用恨不得杀人的眼神瞪着秦喻。

        “好,你小子够种,咱们篮球上见真章。”

        他指着秦喻的鼻子,表情狰狞着,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凶恶。

        “谁输谁是孙子!”

        不一会儿,篮球场上密密麻麻站满了人,人群自动围绕着正中央的场地挤得水泄不通。

        江随站在充当裁判的同学身旁,眼神发亮地盯着右半边,正脱下校服外套做拉伸的秦喻。

        外套里面的校服是短袖,遮不住他精瘦的手臂。弯腰的动作间更是露出隐隐约约的肉色。

        秦喻是二中公认的帅哥之一,为人又比较友善,即使常年冷着脸,迷妹也一大堆。

        篮球场很快就热热闹闹地响起夸赞声,听得左侧的包辉握紧了拳头。

        “要比就快点比,我还急着吃晚饭。”包辉原地练着运球,警惕地注意着对面的动静。

        说是两个人的比赛,其实还是有其他人参与,秦喻队伍里的甚至还包括了——除了会小打小闹其实篮球也不错的范思乐,以及动不动“送你一个暴扣”的暴脾气别哲阳。

        秦喻自然不介意包辉此刻的嘴硬。

        他眉峰微敛,已然认真起来。

        学校里的比赛自然不像职业赛那样正规,看似随意的开场,暗中的规矩也不少。

        江随看不懂,索性趁比赛还未开始,便直直盯着秦喻。

        远处秦喻似有所感地转过视线,正好和江随对上了眼神。

        眼见江随眸光一动,绽开笑颜,冲他使劲挥手,又夸张地做了个“加油”的口型,秦喻面无表情撇过脸,抖开范思乐搭在他肩上的猪蹄。

        ——感谢“老天爷”送的好弟弟x2,不过他“要不起”。

        然而,秦喻很快就顾不上江随热烈的视线。

        那边,包辉率先发力,攻势迅猛,直接挑了秦喻这边防控较为薄弱的一名同学企图打闪击战。

        那名同学被包辉一个回身以身体躲开了阻击,却见别哲阳从另一侧扑了过来,将球夺过,抛给了就近的范思乐。

        范思乐后退两步,抬手接过,转过身一路带球过人,把战场又带回到了篮球场左半侧。

        包辉瞪眼大骇,一声怒喝:“拦住他!”

        左场一名队员及时挡在了范思乐身前,拦着他的动作,几番过人无果,范思乐也没有恋战,越过重重阻隔将球抛给了阻力较少的秦喻。

        秦喻脚步飞快,趁着其他人阻拦着范思乐之时,几个闪身躲过前面的人。

        起跳,飞跃,抛球。

        一套动作一气呵成,几息之间,球已然进了筐。

        包辉奋力追赶不及,咬牙驻步,眼神更是狠辣,却只能更加卖力追赶。

        哪知秦喻几人像是商量好了特意羞辱他似的,有好些投球机会都一一放弃,一定要让秦喻亲自投篮,叫他很是愤怒。

        偏偏每次传过去的球,秦喻都能投中。

        包辉气得面目扭曲。

        接下来,只剩下压倒性羞辱的最后一场。

        秦喻双手紧紧抱着篮球,闪躲对手的袭击。

        包辉等人并非没有实力,就像他本人,虽不是校篮球队的,但其实力足以和校篮球队的媲美。

        他们常常要拖很久才能找到投球的机会。

        但幸好他们的队伍里,也只有一个包辉。

        秦喻浑身已经被汗水打湿,见有人企图发动攻势,随即又是一个假动作成功避开了对手的阻拦。

        对手咬着牙,还在一步步逼近,秦喻则是带着球一步步后退。

        秦喻用余光扫向四周,不久,心有所感地将目光定在某一处,猛地将球抛向人群之外。

        “范思乐!接球!”

        阻力较少的范思乐一把抓过篮球,趁着对手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如鱼得水地快速穿行在人群中,但很快又被两个人阻住手脚,他猛然一抛,将球向斜后方传给另一个同学。

        “传给秦喻!”他高声喊道。

        包辉眼前一亮,心道“好机会”。

        他下半场把他所有的精力都用来阻击秦喻,果然比起上半场,进的球少了许多,因此即使这是最后一球,他也不曾放松过对秦喻的拦截。

        包辉的队员眼色互相传递了一圈,半数人都围着秦喻堵截——纵使知道这场是必输无疑的对战,不到最后一刻,他们依然还是要坚守。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球并没有被传到秦喻手中。

        那同学听了范思乐的话,作势要抛给秦喻,见敌方手已经扬了起来,他却是用力抛向另一侧。

        是别哲阳!

        场地里的的人或喜或忧,但结果已定,就算心里满是悔恨,也无力回天。

        别哲阳接过球,径直冲到了篮筐前,纵身一跃!

        他低喝一声:“送你一个暴扣!”

        篮球“哐”的一声,撞在篮筐上。

        最后在人们的注视下,篮球把打的篮筐一阵抖动,才掉了出来。

        呼吸好像停止了。

        最后一场。

        ……

        完胜……

        偌大的篮球场静默了片刻,随即爆发出更为热烈的呼喊和掌声。

        “好——!!”

        “这是什么?这就是单方面的完虐啊!”

        “暴扣哥牛逼!!”

        “啊啊啊!秦喻好帅!!秦喻我男神!!”

        “原来篮球这么有趣!好精彩!”

        江随在一边也是看得热血沸腾,仿佛血气逆流!

        比赛结束,秦喻拿过水杯,大口大口地往喉腔里灌水,扬着头露出上下滚动的性感喉结,沉静地看着场上的队员们。

        他身上衣服湿了大半,紧紧包裹着身体,勾勒出美好的线条。

        江随狠狠咽了口水,强逼自己转移了视线。

        范思乐有说有笑揽着别哲阳的肩膀和其他队员分享喜悦,包辉几人则脸色灰白,其中又尤以包辉最甚。

        趁着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四散开来,江随再度情不自禁地将目光投向那人,终于忍不住迈开步子,一步一步朝秦喻走去。


  (https://www.biqwo.com/dudu/87707/87707790/3185243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