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靠学习饲养病弱美男 > 第4章 玩套路的江同学

第4章 玩套路的江同学


江随越过人群,走到秦喻身边,给他递了块纸巾。

        秦喻的手在校服上顿了顿,慢慢伸手,想要拿过纸巾,却见忽然有所领悟的江随连忙抽回了手,往自己干净整洁的脸上粗糙地擦了擦,随即满脸期待地看向他的腹部。

        秦喻:“……”

        秦喻不动声色地抚平了身前的校服,无视江随略带遗憾的视线。

        他细细环视了一圈四周,大多数人正慢慢悠悠往回走。

        新奇看完篮球比赛之后,有的人急着去吃饭,开了牛栏似的闷头向食堂冲,前面的拼腿速,后面的知道自己跟不上,索性就放慢了脚步。

        还有一部分人悠哉地扯三两句闲话,在操场上走走停停。

        难得的悠闲时光,配上永远看不腻的晚霞,是很多人都喜欢的一种选择。

        秦喻收回视线,扬声对着面前的范思乐喊道:“范思乐,走了。”

        范思乐回过头,心情明媚地应了一声:“好嘞,哥,马上来。”

        他左手揽着对着包辉打手势挑衅的别哲阳,又叫上被他特地邀请来看比赛的祝微澜,见别哲阳没完没了地炫耀,佯装苦口婆心地劝说道:“哎呀,老鳖,你可别损了,人家都已经当孙子了,给人留点面子吧昂。”

        包辉脸黑如墨,拳头握的死紧,他缓缓蹲下身,四指抵着篮球,狠狠往地下按。

        范思乐路过秦喻,跟他打了声招呼,准备先回教室。

        秦喻和范思乐打完球,从来不一起走,秦喻一般会先去吃饭,便和范思乐告了别。

        江随见此,赶紧凑了上去,一张大脸突兀地呈现在秦喻的眼眸中,两个人挨得几乎是脸颊对着脸颊。

        “新同学,带我一个呗。”他幽怨地摸了摸肚子,“我快饿死了。”

        上课一直注意到他偷偷吃东西的秦喻:“……我看你是撑得慌。”

        “那一定是你的错觉!”江随十指相扣,反扣在脑后,不以为意地说道。

        江随正打算再说些好话,更贴近一点秦喻,忽然感觉心头猛地一跳,想也不想扑上去按住了秦喻的头,他整个人则因为被砸到带来的惯性,狠狠向地上倒去,砸在秦喻身上,连同他齐齐摔倒。

        江随后脑泛着阵阵痛意,脑子也晕乎乎的,他忍不住向后一摸,脑后意料之中地鼓了起来。

        这戏剧化的一幕,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包括刚刚离开的范思乐三个人。

        “江随?”

        江随脑子懵懵的,不确定是不是有人担忧地唤了他一声。

        秦喻两臂一撑,堪堪没有趴在地上,随后小心转过身,手扶在他脑后,同样感受到了那个大包。

        往前一瞧,江随面部扭曲,仿佛强忍着莫大的痛苦,龇牙咧嘴地笑道:“嚯,这力道还不小。”

        秦喻紧抿着唇,瞥了一眼包辉,托着他的脑袋,柔声问道:“能起来吗?”

        江随正想笑“砸到的是头,又不是腿”,忽然眸光一闪,就不说话了,伸出手搭在他肩上,面部表情摆得更加狰狞。

        秦喻心下明了,却并没有说什么,见范思乐几个人担忧地跑过来,便左手抵在他的背上,右手托起他的双腿。

        转头道:“去医务室。”

        范思乐握紧拳,反而倒退两步:“老鳖,跟我走。”

        他甩着拳头朝着包辉走了两步,包辉立刻做出一副警戒的模样。

        正在这时,秦喻抱着江随,沉声又喊了一遍:“范思乐!走!”

        “哥,你不打算给江随报仇?”范思乐不可置信地回身,眼里充满了震惊。

        秦喻扫过在场所有人,又轻瞥了眼闻声而来的门卫,只是淡淡地说道:“看病不等人。”

        他随即便抱着江随,率先大步流星地离开篮球场。

        别哲阳的手搭在范思乐的肩上,也只能宽慰道:“听秦喻的吧,他毕竟是个足够理性的人。”

        经常“感情用事”的范思乐心里当然也知道,但他就是不爽,气得浑身发抖,恨恨地瞪着包辉,带着别哲阳追上秦喻。

        包辉既松了一口气,面上又露出畅快的表情。

        能让秦喻和范思乐一起吃瘪——哈哈哈!就算声名狼藉,这波也不亏!

        医务室里。

        值班的是个温柔的女医生,姓陈。

        陈医生给江随擦了些碘伏消毒,最终还是建议去医院看看,毕竟有没有点轻微脑震荡,这是谁也说不好的事。

        陈医生温柔地和江随聊天,尽量让他忽略疼痛,江随倒不是很在意,闷着嘴一声不吭,余光投向了一旁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秦喻。

        陈医生轻柔结束了简单的处理,她细细叮嘱了两句江随,就离开了医务室。

        范思乐见秦喻和江随的神色古怪,尤其是江随,好像有什么话要说,抬头看了他和别哲阳一眼,纠结地皱了皱眉,又默默咽回肚子里。

        他虽然有些莫名,但还是有所感觉,懂事地拉着看不懂三个人之间的眉来眼去,正一脸茫然的别哲阳出了医务室,给江随留下了满意的二人空间。

        现在,医务室里只剩下了秦喻和江随两个人。

        江随目不转睛地盯着秦喻的一举一动,却没见他有半分动静,他略带疑惑地问道:“秦喻,你怎么了?”

        秦喻闻言,终于抬起头,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眼底的暗处仿佛隐匿着狂风暴雨,又难以让人察觉,语气淡淡的。

        “抱歉,让你受伤了。”

        江随先是一愣,听他这么说,两手撑在椅子上,毫不在意地笑道:“嗐,我以为什么呢,没关系。”

        江随最擅长见缝插针,见秦喻仍是一副愧疚至极的样子,赶忙扒着他的肩膀,让他的眼神紧紧盯着他,秦喻一移,他便喊“疼”,直闹得秦喻也无奈,眼睛只能定在他身上,平视着他。

        秦喻本以为江随是打算调笑他两句,最后摊摊手,总结一句“看吧,嘛事儿没有”。

        谁知江随却是满脸认真地摸摸他的脸:“受伤是谁也无法预料的事情,你不用自责。”

        秦喻脑子“轰”地一声,变得一片空白,他几乎忽视了江随说了什么,脑子里只剩下了几个字——被、摸、脸、了!

        除了他妈,他还从来没被人碰过脸!

        江随看着就像真是无知无觉般,秦喻却十分别扭地又往后倒下一点,手肘撑在窗台上,离他远了些。

        江随伸出去拍拍他脸的手落了空,十分淡定地向下瞄了一眼,拍了拍他的胸口。

        秦喻:“……”大可不必。

        “你要实在自责也行。”他得意地打着眼色,暗示道:“这个周末不是放假周么,我刚来二中,还没去街上逛逛……”他顿了顿,笑意颇深地添了一句,“记得请客。”

        秦喻点点头,抽身从他面前站了起来,站得远了些。

        “好。”

        江随眼中逐渐蕴满了笑意,眼里说不清道不明地惨了些秦喻看不懂的意味。

        秦喻错开对方异样的视线,反倒显得分外刻意。

        幸好,陈医生又匆匆回到了医务室。

        她对江随说道:“倪老师已经联系上你爸爸了,她也马上就到。下次打篮球小心一点,尽量去医院检查一下,好吧。”

        江随自然不敢忤逆,连忙乖巧地点了点头。

        倪珍杏来问了情况,又告知江随,江爸爸并没有进校园,而是让江随到校门口去等他。

        江随自然地扯过秦喻的手臂,一定要他送自己出去,面对一个为了自己才受伤的病患,秦喻当然果断地应了下来,虽然也并不算勉强。

        现在是晚自习时间,校园被路灯照得亮亮堂堂,不过白炽灯下的影子就没有橘黄色灯光下的那么有典雅朦胧了,像是一幅精致的素描。

        秦喻双手插在蓝黑底色的校服口袋里,神色淡淡地跟着江随并肩而行。

        江随步子越来越慢,秦喻倒也不急,跟着他慢悠悠地走。

        ——只是不知道这个新来的转校生,葫芦里到底买的什么药。

        江随终于看向他,微笑道:“秦喻,咱俩算朋友吗?”

        秦喻眼神都未曾落在他身上,就淡然“嗯”了声。

        “那做你的朋友……可以有一点小小的优待吗?”

        秦喻终于疑惑地看了过去,只见他嘴角弯弯,眨着明亮的双眼,兴致勃勃地注视着他。

        秦喻强压下心中不祥的预感,又应了一声。

        江随仿佛早就猜到了答案似的,顶着秦喻诧异的眼神,张开双臂抱住了他。

        感受着秦喻瞬间僵硬的身躯,江随很快放开他,捂着肚子蹲在他旁边,笑到抽搐似的。

        “不是吧,难道这是秦大帅哥的第一次?我是第一个抱过秦大帅哥的人?”

        秦喻撇过头,不自然地道:“不是。”

        江随看出了他的小心思,颇有些戏谑道:“是吗?除了你妈之外呢?”

        秦喻抿着唇,也不知是被他说到了实话,又或是单纯地不想理他。

        半晌,他不甘示弱地回抱回去。

        “这才是除她以外的第一次。”

        江随嘴角的笑容明眼可见地扩大,秦喻这才反应过来无论他作何反应,江随总是吃豆腐的那个人。

        秦喻:“……”

        一个拥抱而已,他也不会太纠结于这个。

        不过说来,江随的笑容杀伤力确实很大,就连不近人情如他自己,竟然对他都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再长的路也有尽头。

        江随依依不舍地站在校门口,在门卫异常淡定以及他老爸不知道有没有看到的目光中,又抱了抱他:“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见面。”

        秦喻:“……”最多十几个小时之后吧。

        江随拍拍他的肩:“朋友,照顾好自己。”

        秦喻点点头,看着他扬着笑容,挥手告别,就在秦喻松口气——总算送走了他的时候,他家车却是一动不动,气氛又僵持了下来。

        秦喻正疑惑,便听他高声喊道:

        “秦喻,你先回去吧!我看着你平安到班再走!”

        秦喻摸摸扶额。

        这是怕他被学校里,突然从旁边的草丛里,窜出的人撂倒吗?

        他所幸先行转身,慢慢走回了教学楼。

        直到确定自己走出了江随所能看到的视野,秦喻已经到了教学楼前。

        他乌黑漂亮的眼睛暗了下来,望着某一处,毫无遮掩地露出眼底的冷芒。


  (https://www.biqwo.com/dudu/87707/87707790/3185243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