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宅旧梦 > 第一章 回乡

第一章 回乡


  “你来了……”苍老的女声在混沌的四周响起。

  “呵呵……不记得了……你不记得我了……唉……不记得也好……”

  苍老的女声断断续续,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都在叹息声中止住了。在一片混沌中看不到人,叹息的声音从四处响起。

  “你怎会来此?你不该来此的……终是躲不过么……唉……”

  “躲不过?”一个少女的身影出现,一袭白色汉服,随意一根红绳子束起来。少女转过身来,大概只有十四五岁的模样,双手交叠在腰前,大大的眼睛满是疑惑。

  “……何事躲不过……”

  林墨睁开眼睛,好奇怪,一切那么清晰,那个女孩子,感觉很熟悉。或许是最近鬼故事听得太多,所以总做些奇怪的梦。林墨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感觉睡得好累。看看时间,刚好三点,想起朋友前几天从台湾寄来的的冻顶乌龙,便起身走到客厅的茶海前,燃起一支老山檀,正准备烧水时电话就不安分的响起来。

  “墨墨~林清把老宅子收拾好了,没事儿的话我们周末一起回去吧。”还没等林墨开口,“反正你也没什么事儿,票我都订好了,明天过来找我。我去忙了,拜拜”。

  林静,林墨的发小,小林墨一岁,大林墨一辈,从小就爱躲在林墨身后,胆小怕事没主见,如今是一家外企的小白领,却也能装出成熟稳重的大女人模样。林墨无奈的笑了笑,这个从小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鼻涕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干净利落脆了。刚好林墨最近辞职在家,确实也是闲着没事,除了吃喝玩乐去旅行就是一天到晚抱着电脑看美剧。

  第二天一早,林墨收拾好行囊便去找林静了。辞职之后的的林墨倒是越来越像一个背包客,收拾起行囊也是利落,简单一个包便出发了。从泰州到无锡倒是很近,一个来小时就已经到了林静公司门口。此时林静穿着十公分的红底细高跟鞋,黑色包臀裙加上贴身剪裁的白衬衫,画着浓淡合宜的妆坐在一楼大厅看杂志。

  “哎哟……我的林大小姐,好清闲啊。”

  林墨扔下背包,一脸坏笑的在林静对面坐下。“难不成看最近我逍遥自在忍不住一起来了?”

  林静抬起头一脸失落的样子“我哪有墨墨那么好福气,这不是曾奶奶寿辰快到了,说是很挂念你,让我把你也带回去给她老人家见见,天天就知道逍遥自在,也不想想自个儿有多久没回去了。”

  林墨拿起面前的杯子,十六年前父母离异,就把自己丢在老家,自从十年林墨曾祖母和祖父母相继去世后,林墨就没回去过了。十年间,林墨去过无数地方,却没回过老家。用她的话说,她就像一只在迁徙途中失群的孤鸟,四海为家,又无家可归,不知前路,也不知归途。

  啜了一口柠檬水,看着林静妆容精致的小脸,笑了笑说:“好啊,顺便翻翻你家有没有什么值钱的老物件。”

  林静抿着嘴笑了笑,圆圆小脸甚是娇憨可爱“想得美,你总不会是想着空着手去贺寿的吧?”

  “回老家我还不知道要拜见老祖宗?上次托朋友做的一串印度老山檀的念珠,就是想着送给他老人家呢。”说着便从包里拿出一个木头盒子,打开之后一股幽香徐徐散开。

  “十八罗汉,老太太盘玩的时候还能刺激刺激穴位。”林静拿起来看了看,闻了闻“虽然我不懂,但是闻起来还是挺舒服的,曾奶奶应该喜欢。”

  将盒子递给林墨,林静酸酸的说:“还想着给你大半天时间去买礼物呢,现在倒好,你一出手就直奔老太太心窝,我的礼物都要拿不出手了。”

  “怎么会,你可是老太太唯一的曾孙女,你就是不送礼物她也开心着呢。”就这样谈笑了半日,下午收拾收拾东西,又在商场转了转。

  晚上十一点的火车,刚好一晚上的时间到黄山市。

  林墨帮林静拖着行李箱,看着搬家似的林静,无奈的摇摇头,还好提醒她换上运动服,不然连行李也拖不动吧。还好九月初并不是旅行旺季,也错开了学生开学时间,距离中秋也还有一周左右,软卧车厢里只有林静林墨两个人。闭上眼睛,想到黄山脚下那个小村庄,林墨竟然莫名的有些紧张,近乡情更怯吧。这一夜林墨是没怎么睡着,林静倒是睡得舒坦。

  早上九点,从车上拖着行李下来,林静就开始抱怨“都是你,飞机高铁都不要,非要坐着该死的慢车,我觉得自己都要臭死了。”

  “你是太能睡了,没来得及起来洗脸化妆,怕待会林清又损你吧。”

  林静翻着白眼,攥着拳头“我是他姐姐,他敢……哼……”

  林清,林静的双胞胎弟弟,林静,林清,也算得上最萌身高差的双胞胎姐弟了,因为身高问题,林静没少被弟弟嘲笑。爱穿恨天高估计也和林清有很大关系。

  出站之后就看到鹤立鸡群的林清,一身的白色运动服,在这个初秋的早晨也显得越发的干净了。将行李都搬上车后,林静便嚷着回家睡觉。林清看着脸皱成包子一样的林静打趣道

  “某人怕是着急回家化个妆还差不多。反正化不化都是那么丑的样子,鬼稀罕看你啊。”

  “你才是丑的鬼都不稀罕看,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智商和身高成反比的家伙……”林静毫不示弱的顶回去……

  “你倒是智商和身高成正比,都是那么低……”

  看着一见面就吵不停的姐弟俩,林墨话都懒得说。直接坐到驾驶座,不容分说的将车子开去旧时小吃街的方向。林清盯着林墨好半天说了句“小侄女,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车开的也不错……”

  “小屁孩,你到底想说什么。”林墨有些懊恼,辈分这东西真是太折磨人了。

  “我想说的你走错方向了……你去的那个方向的街道都已经拆了……”林墨郁闷的将车停在路边,只能无奈的换林清开。想想自己确实太久没回来了,这个地方已经变成了一座陌生的城市,一个她不认识的地方。

  九点半,早餐店已经没没什么人了,简单吃几口早餐,林静便弃了那对吵个没完的姐弟自己出溜达,美其名曰熟悉一下新街,实则就是偷得片刻清静。

  新街比老街宽敞了不少,或许是早餐时间过了,反而显得街上有些寂寥。在一个通往小巷子的路口,林墨看到一个乞讨的老太太,老太太随意的倚在墙角,双腿伸出来晒着太阳,一身破旧的青灰色布衣,白发随意在脑后挽成一个髻,却是一脸惬意的享受着阳光,若不是面前摆着一个装着零钱的破碗,可能更多人觉得这是一个洒脱随性的老太太。论乞讨,这里行人甚少,并不是好地脚,老太太似乎也没有去讨要的打算。林墨看着老太太的脸,竟不由自主的走过去,蹲下身,抓出一把零钱放在老太太碗里,老太太咧开几乎没有牙齿的嘴冲林墨笑了笑,脸上的皱纹像朵菊花似的绽放开来。没有低头看钱,也没有说谢谢,只是含糊不清的嘟囔着“白骨堆丘陵,百鬼始夜行。前世种因果,今生劫数定。躲不过啊……终是躲不过……”

  林墨刚想开口问什么意思,却听到林静在不远处叫自己。

  “想不到我们家墨墨这么有爱心,你不是说以你多年各处乱跑的经验,乞丐什么的都是骗人的么?”林静有些好奇,记得当年去旅行,看到满街的乞丐,林墨都是视若无睹,还告诉林静不要相信他们,可怜他们也许只能助长了某些非法的组织。

  “或许是吧,不过一个老人家这把年纪了,终归是个可怜人。”林墨托着下巴望着远处绵延的山。一个乞讨的老太太随口说的话有什么好深究的呢。林墨摇下车窗,感受着这里独特的气息,慢慢闭上眼睛。

  “哥哥……姐姐……你们在哪里啊……救救我……”

  在无尽的黑暗中一个带着哭腔的四处回荡着。

  “你们在哪里啊…………我好怕……”

  在黑暗的一角传来吱吱嘎嘎的声音,像是重物被启动,片刻之后便有光射进来,光源处站着一个丰腴的女人,看不清长相,却能勉强看清室内的模样。巨大的石室里,只有几个透明材料做成的圆柱,少女蜷缩在的一角中央,长发遮住脸,看不清模样。

  女人尖细的声音响起“他们会来的,你所想的人都会来的。”

  笼子里的少女缓缓抬起头,大大的眼睛里噙满泪水……

  “是她……”

  林墨忽然惊醒,又是那个女孩,是最近看什么剧里出现过这个女孩么?难不成是前阵子发烧把脑子烧坏了?林墨揉揉额头,忽然想到乞讨的老太太……有什么事躲不过呢?真的有轮回么?

  “到了。”林清停下车叫醒林静。九月是个美丽的季节,林墨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白墙青瓦马头翘角,一时有些恍惚。记得小时候村子也是这样子,那时候裹着小脚的曾祖母总是喜欢拄着一把木制的龙头拐杖在院子里溜达,爷爷就躺在藤椅上喝茶看书,奶奶忙着在各处收拾。而今,自家的旧宅或许早已白墙墨染,青瓦坍塌,空余蛛网重重,艾草萋萋。

  进到林静家里,房屋的陈设还是没怎么变,雕花的石板窗棂还是老样子,甚至桌椅还是小时候被摧残的那套。满屋子飘荡着老木头独有的酸味。林清递过来一盒线香“如果不喜欢老屋的味道可以燃一燃。”

  林墨嗅了嗅:“惠安沉香,气味温雅香甜,秀外慧中的香中女子,小清清真是越来越懂女人心了哈。”

  林静撇了撇嘴,将林墨手中的香夺了过来:“就你知道的多,他要是那么懂就找个女朋友回来啊。”

  林清环抱着双臂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林静“我倒是忘了啊~某人年底就要嫁人了,诶~我说小胖妞,到时候这就是我家咯,你进门得看我的脸色呢,我讨个媳妇儿对你有什么好处。”

  林静仰起头瞪着眼睛,挥舞着小拳头朝着林清大吼“叫姐姐啊臭小子,什么小胖妞,我哪里胖了!”

  “不过早出生那么一刻钟,牛什么牛啊,看你个子那么小,肯定是爸妈看你是个女孩子,想着你以后总是要嫁人的,可怜你同情你,才故意骗人说你是姐姐的呢。听我们俩的名字,清静清静,清在前静在后。”

  “你……对哦,什么叫到时候这就是你家了?我就是嫁了也是我家……”

  林清耸耸肩:“最多是你娘家……”

  “你……”林静气鼓鼓的指着林清,却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只能狠狠地瞪着林清……

  “好了,亏你们俩还一个清一个静,在一起怎么就让人一刻不得清净呢。先把房间收拾好了再说。”

  林清帮着把东西拿到二楼的卧室,老红木的大床和柜子,无一不在诉说着这个家的过去,桌椅也是林静曾祖母的陪嫁,算来也有八十年的光景了,大床和柜子上的雕花在特殊时期时间被毁去,同样可惜的爷爷口中那些书画瓷器之类的宝贝……

  “墨墨,你要是敢寻思这些东西卖掉,老太太会背过气去。”林静在林墨后面忽然开口。林墨转过身,微微笑了一下“怎么可能呢,这上面写的都是我们林家的故事,我只是在想想它们以前的样子而已。”

  “收拾收拾去曾祖母那里。今儿是她99岁寿辰,晚上应该很多人都要去吧”。

  “对了。你未婚夫呢。老祖宗寿辰也不来看看么。”林墨还有些纳闷这一路上这一对准夫妻竟然也没发个短信,打个电话什么的。

  林静有些尴尬“他最近有些忙。”

  林静不想说,林墨也不愿多问。


  (https://www.biqwo.com/dudu/89/89894/469611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