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宅旧梦 > 第二章 寿辰

第二章 寿辰


  两人洗个澡化个淡妆,脱下运动服,林静换上一身剪裁简洁的淡粉色A字裙,加上一双银色鱼嘴鞋,本来一张娃娃脸,这样子更是显得又稚嫩了几岁。林墨上身着了一件无袖的宝蓝色燕尾裙,前短后长,搭配金色腰带和金色尖头细高跟。头发高高盘起,露出小巧的瓜子脸,本来就深邃的五官化上妆也更突出,相较于那个嘻嘻哈哈的背包客,更添了几分冷艳与自信。

  林静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墨“忽然想起了小时候,那时候你也是这样,不爱说话不爱笑,冷冰冰的。胆小女孩子都被你一个眼神吓哭了,胆大的男生都被你揍哭了。加上一直短发,真像个爷们儿。”

  林墨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下,用食指推了推林静:“我只是觉得这件裙子够单薄,省空间,鞋子也够轻便而已,我现在是一热爱旅行爱冒险的……热血汉子。”

  两人拿上送给老太太的礼物,便一路笑闹着走去了老太太家。

  “曾奶奶~”

  “高祖母~”

  老太太坐在大厅的太师椅上微笑着看着走近的林墨和林静两人。将近百岁,依然显得精神奕奕。老太太将手中的紫檀念珠放在旁边的桌上,伸出一只手招了招。“快让我看看我的小宝贝疙瘩们。”

  林静扑到老太太怀里撒娇“曾奶奶,你看我把墨墨也带来了呢。你还认得出来她么?”

  老太太看着林墨“十年不见,墨墨当真出落成大姑娘了,快来让我仔细瞧瞧。”

  林墨蹲下来,扶着老太太的膝,仰起头微笑着看着老太太。

  “我可怜的孩子,这些年你一个人受苦了。”老太太摸着林墨的头忽然有些哽咽。“怎么会呢,高祖母,我这几年过的挺好的,你看,我现在不也是把自己打理的不错?”林墨握住老太太的手,仰起满是微笑的脸。

  老太太闭上眼睛摇摇头……不停的嘀咕着“可怜的孩子……”

  林静抱着老太太的手臂晃了晃“好了,曾奶奶,看我们给你带了什么~”

  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打开一看是一副没装裱的苏绣,内容是《麻姑献寿》。

  老太太看着,收起悲伤的情绪,眯着眼睛笑了“好……好……好……”

  林静立马笑起来甜甜的说了句“祝曾奶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林墨也拿出了一个盒子“高祖母,墨墨只惦记着回家看您老人家,也没准备什么寿礼,只记得您多年前就诵经念佛,所以只匆匆给您准备了一串沉香手串。希望您老人家身安体健,福寿绵绵。”

  老太太接过礼物,认真的瞧了瞧,又嗅了嗅。拿起来直接戴在左手腕上。

  “墨墨倒是有心,这么多年还记得我这个老太婆的信佛。看你们俩今儿急匆匆的回来,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吧,快去里屋吃些点心去。”

  林静摸摸早已干瘪的肚子,被老太太一提醒还真饿了。

  “那好吧,我也好久没吃奶奶做的点心了,那我们先过去,我们待会儿再来找曾奶奶聊天。”林静说完就推搡着林墨走出大厅。

  “诶~怎么临时换礼物了?两份礼物还说匆匆没来得及准备?哼……虚伪~”林墨笑着说“你没看老太太那串念珠包浆那么好,一看就是用了很久了,再送一串不是多余么。而且看老太太神色有些吧不安,估计最近也没休息好吧。沉香更适合她。”

  “哼~行了,就你会说,就你有理,饿死我了,快去尝尝奶奶他们做的的小点心去……”

  整个下午老太太坐在大厅,看着陆陆续续到来的孩子们,很是开心。林墨却是各种头大的应付着各种长辈的各种问题。好像要给每一个人讲一遍自己这十年的经历,还要解释各种奇葩的问题。比如为什么一个医学生跑去做艺术品行业?比如为什么不找个人恋爱结婚,为什么辞职?整个下午林墨忙成了一个陀螺。还好,在老家吃饭比较早,而且又是老太太是寿宴,自然更早,好不容易挨到了晚宴开始,看看时间,刚刚六点。

  林墨长舒一口气。像经历了一场恶战。晚宴开始,众人拥着老太太坐到在主位,一个个说着吉祥话儿。

  老太太笑呵呵看着满堂儿孙,过了好多大寿,老太太也是腻了,今年便让孩子们从简了,也不用特地赶来看她,简简单单一家人吃个饭就好。然而就算如此,除去有比较远,或者比较忙没来得及赶过来的,也来了四十多人。

  林墨算是辈分最小的了,除去几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同辈中年纪相仿的只有林宁和林安安这对姐弟了,林宁和林墨同岁,林安安比林墨大两岁。

  林安安扶着腰坐在林墨旁边,看身材至少五个月了吧。“墨墨终于回来了,真是羡慕你们,身材窈窕,还能化妆,如今我觉得自己丑的连自己都要看不下去了。”

  “呵呵……多年不见,你这个心高气傲的大美女倒是先嫁人。想你当年还伸出三根手指在神前发誓,为了身材和脸蛋绝不怀孕什么的呢。”想着当年高傲的如女神一样的林安安,再看看如今一副十足的小女人模样,不禁有些恍惚,时间果然能将一个人改变。

  “没办法,来都来了,总不能不要他吧,我可怎么忍心。”林安安满脸甜蜜的看着隆起的肚子。又看看身旁的丈夫,眼底满满都是幸福。

  林宁坐在姐夫旁边,一身潮男的打扮,表情冷酷的朝着林墨微微点了点头,便一副对谁都爱答不理的样子。林墨心中暗好笑,果然,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爱装酷呢,看你如今又能绷多久。于是也微微点个头算是相互问候了。

  林静挤到林墨的左边,林清在她们对面,和林青岩林青雨这对兄弟在一起。林青岩和林青雨是对异卵双胞胎,二人从长相到性格都有很大的差异。老大林青岩比较深沉,甚至阴沉。一米八几的个子,身材健壮,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常年一身正装,微微笑起来的时候倒也显得温文尔雅,只不过从小到大,几乎都是一张千年寒冰脸,难得见他一笑。

  林青雨就不同了,身高和林青岩差不多,常年运动也是一身肌肉的主儿。只不过从小到大,仿佛把他哥哥的笑容都一起用了,永远弯着一双月牙眼,像是卖弄着眼底的卧蚕。虽然已经27岁,比林墨还年长三岁,不过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一少年。

  落座后,这群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倒是安分了一会儿。规规矩矩的吃饭、敬酒,说些讨巧的吉祥话儿,慢慢的就变成了这群孩子们的专场,林墨辈分小,便被无良的姑姑——林静推搡着给各位长辈挨个敬酒。林安安因为有孕在身便和丈夫早早的退了酒席,林清和林青雨两个活宝便凑到林墨旁边的位置,一来二去,林宁也绷不住了,三个人开始互相灌酒,最后也连带了旁边的林静林墨一起喝,饶是林墨酒量不错,几圈下来也有些晕乎了。

  还好老太太看不下去,及时制止这群没谱的孩子,以别闹太晚为理由,让孙媳妇盛了长寿面上来,八点多的时候就结束这场晚宴。

  老太太又同众人在大厅聊了片刻,便以身体不适需要早休息为由,一一把他们打发走了,不到九点便只剩林清林静和林墨三人。

  林静搀扶着老太太回了卧室,老太太坐在床上朝跟在最后的林清招了招手。

  “清清,你去收拾出两个房间。你们今晚就宿在这了,被子什么的找你爷爷奶奶要。”

  “好的。”林清应了声,便顺手关了门出去。

  “墨墨,坐过来。”老太太拍了拍床。

  “墨墨,说说吧,最近有没有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林墨摇了摇头,除了辞职,宅在家里哪有什么奇怪的事情。

  “没有啊,高祖母。一切正常的啊,除了前段时间病了一场。”“可是无缘无故就病倒了?”老太太紧张的问。

  “恩,应该算是,本来是去医院看朋友,结果自己却晕倒了,一直高烧不退,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做了各项检查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最后迷糊了十来天,要转院的的时候却好了。应该是从小体质不好,加上那一段时间出差劳累吧,倒算不上什么奇怪的事情。”

  老太太摇摇头“果然是……果然是啊……该来的终归是来了。”

  林墨被说的有些莫名其妙:“高祖母,什么该来的?”

  “墨墨,你可还记得小时候,也经常高烧不退。你奶奶和曾奶奶经常带你去神婆子家?直到你上了中学离开了家才慢慢好起来。”老太太盯着林墨,仿佛,林墨还是当年那个爱闹爱生病的小孩子。

  林墨自然记得,小时候经常无故发烧,药石无效,有一次还差点丧了命,最后却是在神婆子那里做做法,两日之后便好了,那时候只要路过坟场墓地回家就会发烧呆滞,林墨还记得神婆子说过“日元弱,癸水多,恐怕这孩子难得安宁”,当时不懂什么意思。后来自从十二岁上了中学离开家,便很少会有类似的事件了。再后来大学又学了医,渐渐地也就忘记了这些玄乎的事情。

  “记得。”

  老太太下意识的顿下了手中捻动的佛珠,闭上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唉~罢了罢了~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今儿我也快百岁的人了,便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们吧。静静,你也坐下吧。”


  (https://www.biqwo.com/dudu/89/89894/469611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