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宅旧梦 > 第六章 玉片

第六章 玉片


  林墨定了定神,伸出双手仔细的看了看,还好,只是衣服变了,并没有变成另外一个人。再看看原来的包裹,只见自己的衣服码放整齐的压在手机和那串嘎巴拉下面。

  “不要怕,我还是我,只是不知道这衣服……或许是和镯子有关吧。”

  林墨说着就要把镯子摘掉,却发现镯子好像是变小了,刚刚很随意的套在手上,如今却怎么也拿不下来。

  “怎么证明你是墨墨!”林静趴在林清怀里颤着声音开口。

  “你额头上有个疤,是五岁的时候拜我所赐。你八岁的时候还特别爱抓我衣角,结果把我裙子扯下来。十八岁说要去找我,去了济南读大学,一下火车就哭了。爱吃山竹,却懒得弄开,只交过一个男朋友,不到三个月就订婚,虽然我没见过……”林墨掰着手指认真的数着。

  “好了,既然墨墨没事,我们还是继续寻找出路吧。”看着林墨一认真就爱皱眉的样子,林清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相信林墨应该还是林墨吧。这种情况下,抛下谁都不是明智的选择,

  林静好半天才鼓起勇气朝林墨看去,让自己接受这些事。

  “事已至此,我们只有尽快的寻找到线索离开这里。”林墨将嘎巴拉绕在手腕上,有拿起手机“也许在这里多待一刻都会有更诡异的事情发生。”

  三人把抽屉柜子都翻遍之后,再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林墨略有些失望的起身就要离开。

  “墨墨……”林静看着一身清朝装扮的林墨,叫的有些不太自然“床底下……我们还没有找……”

  三人一起望向雕花大床,不知为何都感觉有些古怪,一时间竟然没人走过去。林静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累赘,若不是自己坚持要来,也不会害大家被困在这里,若不是自己大呼小叫拖后腿,说不定早就可以找到出路离开了。想到这里,林静壮着胆子走过去。蹲下来朝床底查探。

  只是一眼,林静就尖叫着坐在地上,不停的往后退。林清赶紧跑过去将她扶住,看向床底,却只看到一个小箱子而已。

  “鬼……鬼啊……”林静抓住紧紧林清的手臂不停的颤抖。

  “只有一个箱子啊。”林清向床底看了看。

  “是啊,只有一个箱子而已啊……”林墨也走过来蹲下查看。

  “我刚才看到……”

  “好了,不要再说了,你可能是太紧张了,看错了。”林清打断了林静的话,伸手将箱子取来。

  林静壮着胆子,往床底看了一眼,果然是什么都没有了。可是刚刚明明看到一张青黑的小脸,挂着奇怪的笑容盯着自己啊。是幻觉么?记得奶奶说过,自己八字纯阴,可能有通灵的天赋……那刚刚自己看到的真的是幻觉么?林静想着,又朝弟弟身边缩了缩。

  林清环着林静,将盒子打开,只看见一块造型独特的红色玉片,映着窗口投来的阳光,其中深深浅浅的纹路竟然像是血脉流动起来。

  “这好像是什么东西的碎片?”林清拿起来仔细端详着。

  林墨点点头“看起来好像贴身佩戴好久,棱角都被磨圆滑了。”只是林墨不解的是,都说玉是有灵性的,碎掉的玉片怎么还会有人佩戴这么久呢?

  林静将玉片拿在手里,左右翻看了下,又递给林墨。

  “这个东西,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好像很压抑,像是看到了鲜血和尸体一样,让人恶心……”林墨将玉片接过来,左右翻看了下,红色本来是喜庆温暖的颜色,可是将这块玉片拿在手中,却真的如林静所说,让人感觉阴沉恐怖,像摆在手中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似乎为了配合着林静的话,室内的光线竟然也暗了下来,林墨到门口看了看,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现在竟然阴了下来。

  “不好,这天要下雨啊…”说着,林墨眉头便又拧在了一起,在徽派建筑里,天井承载着他们无数快乐的回忆,本来是让人很喜欢的一点。而如今,本来幽暗的天井光线更是差的可以,想着要去寻便楼上楼下那么多房间,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头冉冉升起。

  林静本来就胆小,看着越来越暗的老屋,心里更是焦急惶恐,若不是今天遇到太多怪事,一直努力让自己平静,估计这会儿又要扑倒谁怀里大哭了。

  林墨将玉片握在手里,看看依然在地上像一只受惊兔子似的林静。

  “我们的时间并不多,天黑下来怕有更古怪的事情。要么在这继续等,要么去别的房间继续找…”林墨淡淡的开口,似乎语气也随着天气阴沉了下来。

  任谁在被这么多事情密集的袭击下也会心情压抑吧,毕竟林墨只是个姑娘,虽然到过很多地方,听过很多传说,毕竟亲身经历还是第一次。

  “我想不必了。”林静忽然好像平静了下来,从地上站起,径直的走向林墨…

  林墨看向表情忽然镇静的林静,有些诧异。

  “墨墨,你手中的玉片给我看一下。”

  林墨伸出手,只见刚才红艳如血的玉片,如今竟然变成了黑色,在昏暗的房间里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林清凑上前去,吃惊的张大嘴巴“这是…刚刚的那块?”

  林静接过玉片,点点头“我只想着白天不会害怕,却忘记了,他们会害怕…这也是它在床底下的原因吧。”林静接过玉片,先前的恐惧丝毫不见。

  “这就是你要找的东西?”林清指着那块墨玉问道。

  林静点了点头,翻动着玉片“是啊,林清,你现在试试,能感觉到什么?”林清将手覆在林静的手上,闭上眼睛,好像在认真思索着措辞“奇怪,刚刚的压抑的感觉竟然消失了,现在这个玉片竟然会让我觉得很平静。”“那答案呢?究竟为什么找这个东西?”林墨盯着玉片向林静靠近。

  林静慌忙的将玉片紧攥在手中,后退了两步“你别过来,它怕你。”

  林墨停住了脚步,也许是因为那串嘎巴拉…“好的…我不靠近…你说说吧。”

  林静抚摸着玉片,表情柔和,那眼神,竟然像是一个母亲看一个孩子。

  “这只是一个件东西的碎片,若恰巧这件东西已经生出灵魂,那它每个碎片都可能承载它一部分的记忆。也许只有把碎片找齐了才会有一个完整的故事吧。曾奶奶不肯告诉我们的,我们只能自己弄清楚,也许知道了真相就能破除了这层魔障,摆脱这些梦靥…”林静闭上眼睛,像是自言自语

  林墨想起那晚高祖母的话,忽然眼神冰冷的看着林静“你不是静静,你是谁?”

  林清吃惊的看着“墨墨你说什么,这不是静静还能是谁啊?”不过说完这些话之后,自己也有些没底了。记得刚刚林静叫自己林清,这个称呼,姐姐是从来不用的。

  林静微微一笑,朝窗外看去,并不回答“也许从进去这个宅子起,我们就跌入了另一个空间,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可怕的梦魇,也许就看这个梦能不能被打破了…”

  林清退了两步,从小到大,自己最了解姐姐,虽然偶尔嘴巴刻薄,可最是胆小怕事,哪怕一只蟑螂都能吓到半死,不敢走夜路,不敢听鬼故事,如今这么从容淡定,难道真的如林墨所说……

  “那你是敌是友?”林墨换了种方式问到。

  “敌?友?就这么不明就里的闯进来,连自己的目的都不明确,怎么分辨敌友呢?”林静似乎默认了自己不是林静。

  “从进来开始,不是怀疑,就是怀疑,这样子要如何出去。难不成都要死在这里么?”林静抚摸着手中的碎片。

  林清吞咽了一下口水,向林静走进了两步“我相信,我相信你是我姐姐,我们要如何才能出去?”

  林静转头看向林清,笑了笑“这个只能交给墨墨了。”

  房外开始下起大雨,在不时一个闪电的映射下,林静的笑显得格外的诡异。

  “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自得读书乐,不邀为善名。”林静一边念着,一边将手中伸向林墨。

  林墨愕然,这正是刚刚在爷爷书房里看到的一副对联,看林静的样子,似乎是要自己拿着这玉片去书房。

  林墨走到林清的身边,耳语了几句,又往他手里塞了些东西,便拿了林静手中的玉片。推开门冲进雨中。

  “让她自己去,你帮不了她。”看着要跟出去的林清,林静闭着眼睛制止了他。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林清看着闭着眼睛不说话的林静,想起林墨的话,便趁林静失神的时候,将手中的嘎巴拉系到林静的腕上。

  林静表情痛苦的挣扎了两下,张开满是恐惧的眼睛,呆滞了一瞬……

  “墨墨呢!”看着大开的房门,林静焦急的问。

  “你刚刚已经让她去书房了……”林清似乎明白了刚刚的一切。

  “我?怎么会……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去那里。”林静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林清。

  “我们快去跟上去,她自己可能会有危险的。”林静拉起林清,看着手腕上的嘎巴拉皱了皱眉。

  而此时,林墨拿着黑色的玉片冲到书房,竟然看到满屋的蛛网好似被清空,看着眼前的的对联,感觉手中的玉片灼热,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便没了知觉。


  (https://www.biqwo.com/dudu/89/89894/469611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