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宅旧梦 > 第五章 旧宅

第五章 旧宅


  九月的天气还是很热,十点左右三人换好衣服来到林墨家旧宅子。典型的徽派建筑,马头墙层层昂起,飞檐翘首,八字门开阔,无一不在诉说着这个家的曾经的辉煌。

  然而,自从十六年前父母离异,爸爸就把自己交给爷爷奶奶和曾祖母,一个人去了江苏工作,后来又在那里结了婚,继母不喜欢这种老宅子,爸爸便很少回来了,十年前曾祖母和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后,爸爸就以工作忙为借口更少再回来。十年间回来不过四五次,也是在高祖母那里住上一两天,便走了。存了百年的老宅就这样被荒废了,终是人去楼空了,若是老宅有灵,怕是也会伤心吧。

  徽派的建筑很美,同时也具有很强的防御性,林清左右看了半天好像也只有砸开门锁这一个办法了。“墨墨,你若是觉得不妥,那我们再去想想别的办法?”

  林墨左右转了转,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好半天忽然在紧盯着墙壁的某处,朝林清问道“有没有铲子?”

  林清翻开工具箱,找了半天只在后备箱找到了一把孩子玩时用的小铲子,微微有些尴尬的递给林墨。

  林墨接过铲子蹲下来,开始沿着某处墙角开始挖,费了好半天,终于挖出一个有着青花双喜纹的瓷罐子,好像是曾祖母陪嫁时带来的,林墨小时候就爱用它装零食什么的。

  林墨将罐子打开,倒出一个用红领巾卷成的小团,林清伸手打开,竟然是一串锈迹斑斑的铜钥匙。

  还好,门锁也都是纯铜的锁芯,虽然过了十年,但费些力气还是可以打开的。

  大门吱吱嘎嘎的被推开,像是一个老人低沉沙哑的问候。打开门正对着过间,不知名的杂草撑开了青石板的地面,掩盖了曾经林墨最爱的石狮子。往里走,又发现厢房的窗棂摇摇欲坠,大厅门口木板上的对联几乎看不出来原来的模样,甚至阁楼护板也裂的看不出曾经的雕花,整个宅子像一个垂暮的老人,在风风雨雨中苟延残喘。虽然林墨早已想到过宅子的破败程度,不过大门打开,一切都呈现在眼前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一阵伤感。

  林清推了推发呆的林墨“墨墨,我们从哪里开始寻找?”

  林墨从伤感中回过神来“今儿天热,这里又太旧了。恐怕一一找下来会很辛苦。静静,你觉得是我家哪里。”

  林静用大鱼际使劲揉了揉肉太阳穴,皱着眉头,一脸焦急“我……我不知道……我只记得一个黑色大箱子,和一副对联……”

  林墨张了张嘴巴,这宅子已经百年了,虽然一直在缩小,不过也是两个正堂,四个厢房,加上楼上的房间,若是一个个找,那还真要好好翻一阵子。

  至于黑色大箱子,这个线索和没提供一样,曾奶奶和奶奶都是大户人家的女儿,陪嫁的箱子加一起就林墨还能清楚的记起的,也有十七八个呢,个个上了大漆,由于年代久远,也全都是黑色。

  “那对联的内容你可还记得?”林墨问的有些心虚,十年不回来,也忘了每间房里的对联都是什么内容了,只是记得当年自己的房间里好像是爷爷写的一副“风清杨柳梦

  月淡海棠阴”。林静摇摇头。

  “那我们从厢房开始找吧,爷爷当年很把主厅旁边的西厢房改成了书房,有什么东西都爱放进去的。”

  林清林静点点头。

  找到钥匙,打开破旧的木门,看到长长的画案,和略显狼藉的书架,蜘蛛似乎很喜欢这里的书香气,层层交织的蛛网,竟然封住了大半间屋子。

  林清拿着扫把先进去清理了一下,林墨和林静稍后才进去。三人很快动手找了起来,黑色箱子,这间房子里有两个,一个装满了书和爷爷的笔记,一个装满了乱七八糟的小物件。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不对劲的东西。

  “这里平时就是爷爷看书喝茶练书法的地方,若是有什么秘密的东西应该不会放在这里。”林墨沉默了一下,若是文字性的东西,应该在爷爷的房间,若是比较老的物件应该在曾祖母那里。

  “静静,你大概知道是什么东西么?”

  林静要了摇头,“好像是黑的,不是很大?”

  林墨也在努力回想,神秘的黑色小物,除了砚台和墨好像没有什么黑色的东西了。看看桌上的砚台和墨,林静摇摇头。

  林墨忽然转过看着林清“也许我我们可以看看爷爷的日记啊,也许会有记载的呢。”林清笑着抓了抓头发,记得小时候因为和林墨偷偷跑去偷看日记,被狠狠的罚了一顿,从此以后对林墨的爷爷就有几分忌惮。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小时候看了一眼被罚跪还不准吃饭,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好,那我们去爷爷卧室找找看吧。”林静也跟着点了点头,三人便一同出去了,可就在三人刚刚走到主厅的时候,书房里就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林静抓住林墨的胳膊,又扯住林清的手。

  “别害怕,我先去看看。”说着林清拍了拍林静的手放开了。

  “诶?太奇怪了!”林清站在门口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林墨边问边拉着林静跟了上去。

  走到门口两人也是吃了一惊,只见刚刚清理过的房间,转眼又如刚进来时一样,挂满了蛛网。林静伸手去抓林清的胳膊,带着哭腔说“走,我们走吧……我什么也不想知道了,这里真的有古怪……”

  林清伸手拍了拍林静的胳膊,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林墨。

  林墨也点了点头“好吧,什么都不知道最好。就当这是错觉,一会儿就忘了”。

  林静拉着两人向门口跑去。到了门口却发现,刚刚打开的大门,竟然被关上了,更糟糕的是,好像从外面被锁上了一样,任三人怎样用力就是打不开。

  林墨拿出手机,想拨号码,却发现,这里竟然没有信号,现在三人就像是瓮中之鳖,看不见的东西不知躲在何处,有何目的,三人的心沉入谷底,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沉默了片刻,林静开始趴着门上,双手用力的捶打,有些歇斯底里的开始边哭边呼救。

  “够了。”林清抓住林静的手。“你这样有什么用,静下心来,我们得想想别的办法。”

  “可是我好怕啊,我觉得周围一切都好可怕……”看着哭成一个泪人的林静,林清心疼的将她揽在怀中轻轻拍打。

  “高祖母既然敢让我们来,那说明,她有把握我们不会出事。这个你拿着……”说着林墨将那串嘎巴拉递给林静。

  林静努力压制着情绪,朝林墨摆了摆手“这个我不要,我只是……我只是觉得害怕……”“你想想,梦里谁让你来的?还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提示?说不定他只是急于让我们摆脱噩梦,才以这种方式把我们留下的呢。”林墨坐在地上,故作轻松的问林静。

  “不知道,好像是你曾奶奶或是奶奶……又好像不是,不过我感觉他没有恶意……他说我们找到之后就会明白该怎样去做了。”林静说完也拉着林清一起坐下。

  林清拿出手机看了看“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这老宅子,大概五点半光线就不行了,我们得趁着几个小时找到。”

  看着头顶热切的太阳,林墨还有一丝丝欣慰,诚如林静那日所讲“大白天的,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林静也终于鼓起勇气,站了起来,就当自己是在梦里吧,有弟弟和林墨在身边,自己有什么好怕的呢。

  绕过过间来到曾祖母以前住的东厢房,站在门口,林静却忽然拉住林墨和林清“会不会和刚刚书房一样?你们拉紧我好不好。”

  林墨笑着点点头,林清也笑着攥紧她的手。

  找到钥匙,打开门,推开之后,却不像西厢房那样陈旧,雕花大床只是挂了些蛛网和灰尘,大红酸枝的龙头拐杖在一角也没什么变化,似乎多年来这里还偶尔有人居住。打开角落里一个的箱子,只有一个用绸缎包起来的包裹,包裹里除了一件清代的女装,就只有一个小锦盒。林静凑上来,有些紧张的抓住林墨胳膊。打开之后却只看到一个成色还不错的春带彩的翡翠手镯,绿色和紫色对半,绿色部分甚至能达到帝王绿。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的竟然是林墨的生辰八字。

  这个镯子自己从来没见过,再说,既然曾祖母去世之前会将嘎巴拉交给高祖母,这个镯子为何要留着?还是说曾祖母知道自己有一天一定会过来去拿到?

  林墨思索了半天,还是将镯子套在手腕上,将写着自己生辰八字的字条揉成团塞进口袋里。打开另一个箱子,竟然是空的。

  林静有些懊恼的跺了跺脚“我们真的要一间间的翻遍么?”

  “翻遍?对啊,静静,你只说记得有箱子,可记得东西在哪里么?是不是只是站在箱子旁边?”

  林墨边说,边放开林静的手站了过去。

  “啊——!”林静大呼一声,满脸惊悚的向林清扑过去。

  “怎么了?”林墨急忙走上去问。

  “你不要过来!”林静大喊着,不敢看林墨。

  “墨墨,你…你…”林清声音微微颤抖。

  林墨想拿出手机看看自己的样子,触手处却是丝滑的缎面……

  低下头,赫然发现,自己穿的,正是刚刚包裹里那件清代样式的衣服。


  (https://www.biqwo.com/dudu/89/89894/469611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