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52章 第52章传说中的贡品

第52章 第52章传说中的贡品


地牢内阴暗『潮』湿,  偶有女子嘤嘤的哭泣声传出。

        苏瓷勉强睁开,视线昏暗了一阵……依旧很暗。

        身体的疼痛似乎还未完全去,自爆五脏六腑被撕扯着变成碎片的觉在她脑中挥之不去。

        苏瓷发誓,  她再也不会干这种傻事了。

        地牢内有灯,只有前走廊处的墙壁上挂着一盏极其昏暗的油灯。昏暗到什么程度呢?只能勉强看到自的手。

        苏瓷不太明白她现在是在哪里。

        她最的记忆停留在脑中系统的声音。

        “恭喜宿主完成拔除忘忧花任务,  获得一份神秘大奖。”

        苏瓷大胆猜测,这份神秘大奖就是重生,借用人的壳子。

        “系统?系统?”

        苏瓷尝试在脑内呼喊系统,  有回应。

        难不成系统已经从她脑中卸载了?

        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监督系统突消失,  让苏瓷还有点不习惯呢。

        有了系统,  苏瓷只能靠自来了解当前的情况。

        比如,  她是不是还在那本书里,也或许她重生在了另外一本书里也说不。

        跟她关在一起的还有另外几名少女,苏瓷挑中了一位看起来比较沉稳的姑娘。

        她慢吞吞地靠近,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她,  叫道:“美女。”

        美女:……

        地牢内一片死气沉沉,  因此苏瓷这声“美女”显得格外清晰明朗,就连正在哭泣的少女都停滞了下来转头看她。

        苏瓷静了静,掩呜咽,  “我好倒霉哦,呜呜呜……”

        这回,  少女们终目光转了回去,  开始继续嘤嘤嘤哭起来,那断断续续的哭泣声盖苏瓷的声音,  在这幽静的地牢之中像女鬼绕梁似得渗出一股阴森。

        苏瓷抖了抖身子,闭上。

        刚才被她唤了美女的那位美人缓慢开口道:“我叫小苗。”

        “我叫小苏。”

        苏瓷迅速回应,并开始向这位自寻找到的npc美女询问现在的情况。

        小苗美人蜷缩着靠在墙角,  整个人什么精神,不对比起那些吓得『色』惨白的小姑娘来看,她确实格格不入到十分镇。

        小苗颤抖着声音道:“我们都是献给魔主的贡品。”

        what?

        这是什么中二病小说吗?还是什么十八禁游戏?

        对苏瓷一脸懵『逼』的表情,小苗苦笑一声,“十年前,莲花山,一寸宫之事,你不知道吗?”

        仿佛很家喻户晓?

        苏瓷沉默了一会,伸手捧住自充满了胶原蛋白的脸,“十年前,人家才五岁。”

        小苗:……

        卖萌完,苏瓷也觉得自扯着这张老脸实在是分了。

        毕竟算起来她现在估计都……三十有很多了。

        幸好,小苗有产生怀疑,也可能是这地牢里实在是太寂寞了,能有个人说说话,缓解一下紧张情绪也是好的。

        “十年前,有魔物手持镇魔剑在莲花山一寸宫内出现,各大修真宗门纷纷御剑前往一寸宫,企图消灭魔物。”

        苏瓷撇了撇嘴,这些正道人士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分明就是觊觎镇魔剑而已。

        “天玄宗宗主,一寸宫宫主,小灵山的青灵真人,都不敌那魔物。天玄宗宗主变成了废人,一寸宫宫主身死,青灵真人也身受重伤,直至如今都还在小灵山内修养。”

        苏瓷觉得这水分掺和的有点足啊?她记得她自爆前自家师尊不是还准备逃跑来着吗?

        虽苏瓷跟她家师尊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一直以为她家师尊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愣头青。可到,人家不是不回头,而是深知打得就装『逼』打,打不就御剑溜的人生哲学。

        实在是……现实的有点分。

        “这三位都是修真界鼎鼎有名的人物,可却依旧无法阻挡这魔物,正在这个时候!”小苗话锋一转,满含神秘。

        苏瓷不自觉的被吊起了心思。

        虽她亲身经历这件事,但不知道为什么却被小苗的话吸引住了。

        “最主的是那位,修真界第一高冷美人苏瓷……”

        苏瓷:……也不必如此诚实。

        苏瓷伸手『摸』了『摸』自的脸,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何等倾国倾城之貌。

        “她为了阻止那魔物,居自爆内丹,以自的『性』命阻挡了一场浩劫。”

        苏瓷觉得这位小苗姑娘如果能活着出去的话一能当一位说书先生,而且是赚得盆满钵满的那种。

        虽她确实是自爆了,但她不是为了阻止什么浩劫,而是为了不让花袭怜被镇魔剑控制入魔。

        好吧,以讹传讹,三人成虎这种事情她已经习惯了。

        如此看来,那魔物应该就是花袭怜了。

        果,小苗压低声音,似乎是生怕被人听见,说话的时候几乎凑到苏瓷耳边,“那魔物就是现在统治魔界的魔主,花袭怜。”

        苏瓷:……弄了半天,她虽当成花袭怜的屁垫,但却马上变成他的贡品了?

        “听说他生得如穷奇饕餮般奇形怪状,体型庞大,口吐腥臭,一口就能,就能吃下三个纯阴之女!”

        苏瓷:……实在是有点难以象,不十年,花袭怜还能变异了?一统魔界,成为了人人喊打喊杀的大魔头?

        “纯阴之女是什么?”

        苏瓷完美发挥了菜鸟落地精神:刨根问底。

        幸好,小苗姑娘非常有耐心。

        “阴年阴时阴日出生的女子,被称为纯阴之体,魔物有大补之效。”

        所以这就是她们这些纯阴之体成为贡品的原因?

        苏瓷心中有些惆怅,不十年,花袭怜就变成了吃人的魔物。

        好吧,按照设,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也无可厚非。毕竟他是魔嘛,这本来就是一本暗黑系种马,估计是者用来报复社会的,男主坏坏一点才能满足者的暗黑心。

        小苗说完,两人陷入沉默。

        地牢内的哭声不消反涨,对这份哀切,就连沉稳的小苗也忍不住红了眶。

        毕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碰到这种事情当会哭,刚才怕是强装镇而已。

        贡品当是不能当贡品的。

        苏瓷藏在身的手捏了一个决,而……只打出来一点比打火机都小的光芒。

        怪她,不好好学习,一天到晚当咸鱼,浪费大好时光!

        法术用时方恨少,从前的苏瓷都喜欢用玉髓剑和青黛装『逼』,现在了这两个法器,她才发现自如此废柴。

        苏瓷静下心来,查看自现在这具身体。

        输送来时,系统连同苏瓷的金丹修为都一并放进了这具身体里,她猜测这可能是对她兢兢业业工的额外福利。

        苏瓷虽是个学渣,但在小灵山这么多年,还是学了一点东西的,比如,隐匿修为。

        她努力回着那个口诀是怎么念的,念错了好几次,最终念对了。

        原本熠熠生辉的金丹被一层暗灰『色』的东西包裹起来,融入身体内,彻底被隐匿起来。

        现在的苏瓷看起来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纯阴体质小姑娘。

        出门在外,怀揣金丹,还是藏着一点好,因为她发现地牢内的女子都只是普通人。

        “啪嗒,啪嗒……”外突传来脚步声。

        走廊上的油灯被漏进来的风吹得摇摇晃晃,像鬼火一般漾出一层幽暗的蓝。

        坐在苏瓷身边的小苗下识就抱紧了她。

        嗯……身材真不错。

        花袭怜这玩真有口福。

        脚步声『逼』近,几个生得奇形怪状的东西走到地牢前。

        就着昏暗的灯『色』,苏瓷看清楚了这些魔兵的样子。说他们丑,真是侮辱了丑这个字。

        这些魔兵的样子就跟十年前她待在花袭怜的识海内,跟那些被青年从冰川深处捞出来的鱼一样。

        丑到神魂俱灭。

        一般来说,人类的审美偏向喜欢对称,越对称的东西看起来越美。

        这些魔物就是越怎么不对称,他们越怎么长。

        对这样凶狠的魔物,女孩子们都吓哭了,只有苏瓷被丑哭了。

        她的睛,啊,瞎了!

        “啪嗒”一声,地牢的门被打开,领头的那只魔兵走进来,视线往地牢内一转,最落到苏瓷这边。

        该死,一是被她的美貌吸引了。

        魔物大跨步走来,一把……拎起了小苗。

        “这个长得好看。”魔物的声音粗噶难听,就像是指甲划黑板,刺激的苏瓷头皮发麻,恨不能把他的喉咙扯出来让他当个哑巴。

        “这个,好丑。”

        苏瓷:……

        如果她看错的话,这个魔物正在对……她说话?

        苏瓷目不转的地盯着这只魔物,他的脸上像是烂了一滩鼻涕,一只睛在头顶,一只睛在下巴上,鼻子在耳朵的位置,耳朵在嘴巴的位置。

        就您这样还说我丑?

        “你站最。”

        地牢内的女子似乎都出去。

        小苗长得最漂亮,站在最前,就跟运动会举牌手似得。

        苏瓷最丑,跟在最。

        苏瓷:……辣鸡系统,到底给了她一个什么壳子!

        出了地牢,苏瓷才恍发觉现在正是夏日。

        她死的时候是冬日,十年,在最热的那天回到了这里。

        苏瓷仰头望向太阳,因为太刺,所以她禁不住流下了泪。

        啊,阳光好大。

        因为大家都在哭,所以苏瓷的泪并不那么奇怪,反而非常应景。

        迎着日头,大家闷头往前走。

        苏瓷趁机观察了一下,脚下是古朴简单的石砖地,四是围起来的石墙,除此之外,什么都有。

        好破,好苍凉的觉。

        这就是魔宫?

        大家被魔兵带到了一个屋子里,那屋子里有一座巨大的水池。

        水池里正泡着好几个果身女子,看到魔物领了新的女子来,她们赶忙从水池里出来让位。

        对大澡堂子一般的情景,身为南方人的苏瓷……还挺接受的。

        她从初中开始住宿,那个时候条件不太好,大家都在一起处洗澡,脱得光溜溜的那种。

        水池里的女子们出来都换上了黑『色』的衣服,浑身裹得严严实实,跟黑寡『妇』似得。

        “洗干净,换衣服。”魔冲着她们道。

        轮到苏瓷她们洗了。

        幸好,这些魔物并有在这里看着她们洗,而是去领另外一批姑娘来了。

        姑娘们哭哭啼啼,谁也不肯先下去。

        苏瓷走近一看,发现这个池子是活水,而且还是温泉水。

        她用手试了试温度,在这样的大夏天,水温不热,正好。

        苏瓷闻到自身上的馊味,就跟她家猫拉的屎一样臭。

        呕……

        苏瓷立刻褪下身上的衣服,跳进了池子里,喷出一地水花。

        正在哭泣的女子们:……

        小苗是第二个跟着苏瓷进入水池子里的人。

        她哭得最少,可还是因为害怕所以红了眶。

        苏瓷双手撑着水池壁,在靠近活的地方往里钻了钻。

        水池子很浅,只到她大腿处,苏瓷怀疑是怕她们这些女孩溺死。

        活很小,也不知道这活通向何处,若是能找到这水流出处,顺着它走的话,说不能出去。

        来,苏瓷才知道自的法有多天真。

        为一名魔主,花袭怜的魔宫之大,就算她御剑飞行,三天三夜都逛不完,说是走路了。

        水池子里确实舒服,苏瓷已经不记得自有多久泡澡了。

        外传来笨重的脚步声,苏瓷猜测是那些魔兵回来了。

        她立刻起身去穿他们准备的新衣裳。

        不知不觉间,苏瓷成了诸多女孩子们的领头羊,她做什么,她们就跟着做什么。

        明明这个丑女孩看起来年纪最小,却偏偏带给她们一股奇怪的安全。

        “小苏,你不害怕吗?”

        小苗一边穿衣裳,一边颤抖着嗓子问。

        苏瓷不会系这个衣裳的带子,就胡『乱』搞了一个死结。她觉得自现在就像是正在被送往刑场的修女,原因是这个衣裳实在是太难看了。

        “怕有什么用呢?”苏瓷回了一句。

        小苗似乎愣了愣,突郑重点头,“对,错,怕有什么用呢?”

        突,外传来一道凶兽的嘶吼声,响彻天际,整个魔宫似乎都为之颤抖起来。

        已经到达门口的魔兵听到这道声音,双腿一软,纷纷下跪,匍匐在地,恨不能直接跟泥土融为一体的那种。

        “魔主,是魔主回来了……”

        只见远方苍穹之上,一道红『色』的人影脚踩一头不知名凶兽,正往魔宫寝殿而去。

        距离隔了太远,看不清脸,只能从其狂霸酷炫拽的坐骑和周身围绕着的浓厚魔气来辨这到底是怎样一位杀人不眨的大魔主。

        女孩子们被吓得『色』惨白,小苗起小苏说的话,努力镇,一转头,就看到小苏跪在了地上。

        小苗:……

        也不是苏瓷跪的,而是她突到一件事。

        十年前,她自爆时对花袭怜说,从前欠的都还给他。

        现在来,这分明就是她的一厢情愿,人家领不领情还另外说呢。

        如果被花袭怜发现自现在活在这么一个壳子里,那么……新仇旧恨,她或许真的会被做成屁垫。

        苏瓷一脸的生无可恋。

        小苗赶紧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小苏,你怎么了?”

        苏瓷呢喃,“被自丑跪了。”

        小苗:……

        屋子里有一很大的镜子,类似现代的穿衣镜。

        苏瓷正对着那镜子,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她半张脸上都是诡异的红斑,那红斑还不是光滑的,而是坑坑洼洼的,那纹路就跟榴莲成精了似得。

        苏瓷都怕自睡觉的时候把自扎死。

        真的,一个人怎么能有这样的脸?假的吧?

        小苗对苏瓷的沮丧,只能安慰道:“我觉得,小苏你这边脸长得很好看啊。”

        苏瓷:……您真是的夸了。

        不小苗说的也错,苏瓷那另外半边脸生的确实不错,细眉弯,有一股典雅的淡薄和温柔,与她现代的那张脸有七分相似。

        虽如此,但苏瓷依旧不敢看自的脸,她在屋子里转了转,从柱子上扯下来一条白『色』纱布,像新娘的头纱一样,自的脸盖住。

        虽并未完全遮掩,但起码不会吓到人了。

        魔兵带了其他姑娘来,等大家都洗完了,就一起聚在院子里。

        夏日的天正热,除了苏瓷自制了一个头罩子外,大家都被晒得皮发红。

        对此情此景,苏瓷顿觉愤怒。

        她晒到怎么了?她长成这样晒跟不晒有什么区?

        领头的魔兵看到人群中戴着头纱分外出众的苏瓷,两条根本就不在同一水平线上的眉头死命一皱,走到她前一把掀开头纱。

        四目相对,魔兵默默的替苏瓷把头纱放了下去,并嘟囔一句,“比我还丑”

        苏瓷:……哇的一声哭出来。

        这个看脸的魔界还能不能好了!

        虽苏瓷现在这具身体长得不尽如人,但她发现自因为年纪轻,所以肌肤极其白皙细嫩,不仅连一点瑕疵都找不到,还晒不黑。

        好吧,她也就只剩下这个优点了。

        接下来,她们被带到另外一个屋子里。

        这个屋子里很空,中间置着一个类似跷跷板一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

        “站上去。”

        魔物指挥着小苗站上去。

        小苗惊恐地抓住苏瓷的手,苏瓷示她安心上去。

        她看出来这个东西什么危险。

        有了苏瓷的安抚,小苗才慢吞吞地走了去,提裙站上去。

        跷跷板朝小苗这边倾斜。

        魔兵指挥着剩下的女子们上前。

        女子们一个接一个的上去,小苗却依旧站在那里,跷跷板往她这边沉着,一动不动。

        小苗越发紧张,她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

        最,轮到苏瓷了。

        苏瓷上前,站上去,跷跷板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她把小苗托了起来,跷跷板持平。

        魔兵看到是苏瓷把小苗托起来,那张丑脸上表现出很奇怪的表情。

        苏瓷看出了那种表情叫“鄙视”。

        你他妈长得这么丑鄙视谁呢你!

        “这两个阴气最重。”

        魔兵跟站在自身的另外那个魔兵道:“先带去。”

        原来这个跷跷板一样的东西是用来测试阴气的?

        只不花袭怜为什么需纯阴之体的女子?难道真的是为了吃吗?

        玩完跷跷板,苏瓷和小苗两个人被单独送到了一个院子里。

        这个院子里还住着其他女子,虽跟她们穿的一样,但明显花枝招展多了。

        仿佛……皇帝的宫。

        苏瓷被自的这个法逗笑了,笑着笑着她就觉得自可能猜对了。

        在刚才来的路上,苏瓷不小心看到两条交缠在草丛里的蛇,起一件事。

        花袭怜正值壮年,蛇『性』本yin,除了修真者外,只有纯阴之体的女子才能承受住他。

        现在是夏天,苏瓷到花袭怜那个时候发情的模样……嗯,修真界的女子,或者那些魔女估计他已经尝腻味了,现在换换口味,搞搞人类女孩了吧。

        苏瓷跟小苗住在一个屋子里,她趴在窗户口,听到隔壁房间在讨论。

        “我,我听说前些日子送去的女子都有回来……”

        有回来?是留在身边了还是……死了?

        苏瓷眉头一紧。

        这可能不是皇帝的宫,而是魔主的屠宰场。

        大家都是被等待屠杀的猎物,而由阴气充足且相貌十分出众,因此小苗变成了今夜献祭给魔主的第一位女子。

        哦,不对,除了小苗还有其他人,零零总总一共十几个吧,除了苏瓷。

        对这样的殊荣,小苗终绷不住了,哭得天崩地裂。

        苏瓷劝了半天也不管用。

        小苗抽噎着道:“为什么我不像你这么丑……呜呜呜……”

        苏瓷:……再见!

        院子里每日都有人送来午饭。

        大家都不吃,便宜了苏瓷。

        就着小苗的哭声,苏瓷吃完了两人份的盒饭,抱着饭西瓜听八卦。

        她凭借自超好的听力,听到守在门口的那些魔兵说,“魔主这次是无功而返?”

        “魔主年年都去小灵山,这都第十年了,还那东西取来。”

        嗯?花袭怜去小灵山干什么?还年年都去?拜年吗?他什么时候这么尊师重道了?

        苏瓷一边啃着西瓜,一边伸长脖子。

        那两个魔兵继续,“你说魔主何必呢?按照魔主现在的修为,小灵山夷为平地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吗?”

        哦豁。

        真纵横修真界魔主。

        十年的花袭怜居强悍至此。

        其实这也不奇怪,按照小说设,这个年纪的花袭怜早已称霸修真界和魔界多年,带着他那三千宫佳丽开始了养老生活。

        每天就踩着杨炎龙做成的脚垫和苏瓷牌屁垫颠龙倒凤,快活不已,一年生三,三年抱上一支足球队那都不是事。

        两个魔兵对比起苏瓷家村口的大妈有之而无不及。

        “什么东西?”苏瓷突『插』嘴。

        她对花袭怜久久无法得到的那样东西非常兴趣。

        那魔兵道:“还不就是……”话说到一半,他对上苏瓷那因为啃西瓜,所以掀开的纱,脸上『露』出惊恐之『色』,大吼道:“丑八怪!”

        苏瓷:……你他妈。

        “你才是丑八怪!”士可杀不可辱。

        魔兵气得直哆嗦。

        “怎么,你长得丑还不让人说了?”苏瓷继续发泄心中怨气。

        魔兵第一次看到苏瓷如此彪悍的丑八怪,不仅不怕他,居还指着他的鼻子骂。

        魔兵气得『色』涨红,那张鼻涕虫一样的脸跟猴屁股似得。

        “我,我,我……”

        “你,你,你干什么啊?”苏瓷学着魔兵的结巴挑衅。

        “我把你送给魔主吃掉!”

        苏瓷:……玩大了。

        “帅哥,我开玩笑的。”

        苏瓷把手里吃了一半的西瓜塞给鼻涕虫魔兵,企图贿赂。

        魔兵愤怒地甩开,一把拽住她的腕子,“今天晚上你也去伺候魔主!”

        苏瓷沉默了一下,问,“你不怕你家魔主被我丑哭吗?”

        魔兵:……

        事实证明,嘴炮是付出代价的。

        夜至,苏瓷被魔兵推着入了献祭队伍。

        她望着头顶明晃晃的月亮,再看一身边被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苗,再看看自依旧是一身黑寡『妇』套装。

        她被区对待了。

        一行十五个女子,苏瓷走在最。

        小苗的手紧紧拽着她,就像是拽着救命稻草一样。

        苏瓷,你拽着我也用啊,我也不能真的把花袭怜丑哭吧?

        像他那样的人……哭起来真的挺好看的。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34847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