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47章 第47章无情无欲钢铁花

第47章 第47章无情无欲钢铁花


莲花山结界不能进魔物,  林岱急于想得到花袭怜手中魔剑,便想到了苏瓷儿。

        苏瓷儿体内有林岱血,林岱认为自己已经完全控制住她,  因此非常放心准备将她投放入一寸宫。

        而做这件事情之前,还需要一点准备工作,  比如,将苏瓷儿放入之前,她必须要有一个合份。

        萨灵解开布袋面布条,  『露』出里面生不明刘欣儿。

        “你就变成刘欣儿样子进入一寸宫。”林岱道。

        苏瓷儿刚想用自己无胜任这个由拒绝,  就感觉肚子里传来一阵绞痛。

        “我答应你!”

        肚子里痛楚刚刚开始,  苏瓷儿就立刻伸手表示投降。

        林岱低笑一声,  神『色』又变得温和起来,他手轻抚苏瓷儿光滑细腻小脸蛋,“娘子放心,事成之后,  你我便是这修界与魔域之中,  最高贵统治者。”

        林画大饼岱。

        苏瓷儿偷偷翻了一个白眼,我信你个鬼哦。

        怀揣着林岱大饼,苏瓷儿觉得自己吃一辈子啃不完。

        苏瓷儿吃下萨灵给她易容丹,  那是一颗深黑『色』丸『药』,实在是怎觉得像麦丽素。

        可惜,  味道很苦。

        苏瓷儿按照萨兰指示盯着刘欣儿脸。

        不几秒钟时间,  她就变成了刘欣儿样子。

        苏瓷儿对着镜子左照右照,觉得非常神奇。这易容丸如果在投放使用话,  一定会被炒到天价却依旧供不应求吧?

        “走吧。”萨兰亲自押解苏瓷儿去往莲花山。

        苏瓷儿被她推着走,中途无数次想逃跑,想起自己体里林岱那股血,  又选择了放弃。

        晌午时分,苏瓷儿被萨兰盯着投放入了一寸宫。

        临走前,萨兰面无表情将林岱威胁送到,“三日之内,我不到花袭怜,就是你期。”

        苏瓷儿:……这才是大魔王实嘴脸。

        苏瓷儿顺利进入一寸宫,并且一路不道被多少人喊了大师姐。

        是了,刘欣儿作为寸心首席大弟子,确实是一寸宫内首席大师姐。

        苏瓷儿听着这个熟悉称呼,有一瞬间梦回小灵山。

        她算了算,三天应该很快就去了。

        是,虽然可能会遭受林岱报复,像被挤爆虫儿一样爆体而亡,但苏瓷儿不会为了自己生命而去祸害花袭怜。

        毕竟这又不是系统任务。

        之前她做镇魔塔剧情是因为系统任务,是为了让花袭怜走人生巅峰,可在林岱强制塞给她任务对于花袭怜来说并没有任何辅助好处,因此,她选择拒绝。

        而且苏瓷儿相信,刘欣儿作为花袭怜后宫,男主一定能平安把她救出来,然后两人谱写一段缠绵悱恻爱情故事。

        苏瓷儿找了一块没人地方,从储物袋内取出三条被褥铺到一处隐秘房廊拐角处,然后往一躺。

        嗯,眼一睁,一闭,然后再睁开,再闭,再睁开,再闭,这三天就去了。

        苏瓷儿躺在那里,往嘴里塞美容丸。

        她或许就只剩下这三天时间了。

        不如……给自己挖个坑?不对,到时候自己爆体而亡话,会贱得到处是,那坑得挖多大呀,太累了,还不如早早享受一下。

        苏懒货瓷儿连给自己下葬坑不愿意挖。

        她一边磕着美容丸,一边准备午睡。

        这块地方安静是安静,就是太冷了点。

        苏瓷儿裹紧被子,把自己团成一颗球。

        她闭眼,刚刚想睡觉,脑中突然响起系统声音,“额外任务之福利彩蛋,成功后可获得神秘奖励,请宿主接收。”

        苏瓷儿:???

        苏瓷儿一度以为自己系统在镇魔塔剧情之后就了,没想到居然还活着,还会朝她发布任务?

        按照系统『尿』『性』,任务一定跟花袭怜有关。

        可在花袭怜马就要登人生巅峰了,这个时候能有什任务?

        “小珍珠怎了?”

        “彩蛋剧情忘忧花提前开启,请宿主接受任务。”

        苏瓷儿记得忘忧花。

        忘忧花这段剧情说起来其实是一个福利彩蛋,是花袭怜跟他后宫刘欣儿在识海内你侬我侬一段剧情。

        具体是:在识海内被种了一株忘忧花花袭怜变成了无情无欲无爱钢铁封心水泥男,为了解救花袭怜,刘欣儿以试爱,用自己体唤回了男主神智,替他找回了情爱欲。

        “所以……”苏瓷儿『摸』了『摸』自己在这张跟刘欣儿一模一样脸,“不是吧?”

        系统肯定道:“是。”

        苏瓷儿:……林岱你个大反派害人不浅啊!!!

        “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商量,不如我回去把刘欣儿换回来?”苏瓷儿话音刚落,就起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不想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欣儿,来莲花苑。”

        苏瓷儿:……这声音如果她没记错话,是寸心?

        苏瓷儿挪了挪步子,正准备往相反方向下山,那边又来一道催促声,“欣儿!”

        寸心显然是发怒了。

        苏瓷儿直觉体震颤,浑涨疼,脑子尤其涨得难受。她抖着体,往莲花苑方向走了两步,才感觉到那股威压消失。

        一消失,苏瓷儿立刻扭朝相反方向又走了三步,然后……跪下了。

        呕……体内翻江倒海,浑骨抽痛,因为太难受,所以差点给她呕出来。

        “刘欣儿!你在干什?”寸心声音几乎震破苏瓷儿耳膜。

        苏瓷儿一手撑着子,一手扶墙,颤颤巍巍朝莲花苑方向走去。

        萨兰给她投放地方正巧是第一峰。

        隔壁第二峰正在装修,一大堆一寸心女弟子们御剑扛着石和水泥来来回回干苦力。

        苏瓷儿不是第一次来莲花苑了,虽然次是花袭怜扛着她来,但她记忆力还行,依稀记得路线和院子大概模样。

        寸心正在院子里等她,一眼到刘欣儿来,没发她不对,主要是寸心忙着去对付那些修界大佬,根本就没有空细苏瓷儿。

        “去里帮我守着,九盏琉璃灯,一盏不能灭,不然花怜就会有『性』命之忧。”话罢,寸心便甩袖而去。

        对于这位从小养到大徒弟,寸心明显是很放心。

        不寸心没想到,她这位徒弟春心萌动,在花袭怜种了忘忧花后心生不忍欲解救他,就跟他产生了情爱之事,然后正式成为了花袭怜后宫之一。

        苏瓷儿望着眼前那扇紧闭屋门,忍不住询问系统,“不能换刘欣儿来吗?”

        系统道:“如果你在能御剑飞下去换回来话,可以。”

        苏瓷儿低,到前断崖。

        第一峰只能御剑,不能步行,即便苏瓷儿有登山杖完全走不了。如果她硬要走,马就能摔得粉碎骨。

        没办了,只能硬着皮了。

        不……献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宽大古朴屋门被缓慢打开,苏瓷儿率先到是清净到几乎什东西没有屋子。

        她再转朝灯源处去,只见被置在屋内一角石床之躺着一个四肢被铁链束缚青年男子。

        他一红衣似血,两眼直愣愣地盯着屋房梁。

        他四周是九盏琉璃灯,正燃着细腻烛光。那光『色』被灯罩氤氲漾开,照得石床并青年周大亮。

        苏瓷儿左右,确定四下无人,便赶紧把门关了,然后走到花袭怜边道:“花袭怜?”

        青年连眼珠子没动一下。

        走近了,苏瓷儿才发花袭怜左臂已经被修补好了。她微微凑近,能闻到一股新鲜莲花藕味道。

        莲花藕还未完全和花袭怜体融为一体,它太白了,虽然花袭怜很白,但这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白。

        莲花藕做成左臂在在来有点像假臂。不等里经络跟青年经络相通后,它就会替花袭怜原来左臂,正成为他左臂。

        “宿主,时间不多了,等忘忧花正与男主识海融合就晚了。”系统又在催促苏瓷儿。

        苏瓷儿深吸一口气,视线略青年那张毫无表情漂亮面孔。

        在,唯一能帮助花袭怜确实只剩下她了。

        虽然她只剩三天生命,但若是能得其所,最后托花袭怜一把好。

        就算是还债了。

        还是那句老话,男主年轻力壮颜又好,还会甜蜜蜜叫她姐姐,这样白天是『奶』,晚是狼狗儿哪里找呢?

        她赚了,没错。

        苏瓷儿给自己做完心建设,就跟系统道:“准备好了。”

        “请宿主闭眼,正在连接……”

        “等一下!”

        苏瓷儿突然出声。

        系统一顿,界面卡在六个点。

        苏瓷儿左右,伸出手戳了戳花袭怜。

        青年一动不动,仿佛木偶。

        苏瓷儿将他往旁边推了推,然后占了半张石床,在面铺厚实软绵垫子,自己幸福地躺了去。

        她记得进入识海时候,刘欣儿晕倒在地。

        地这凉,这冷,万一还被人踩到怎办?

        还是躺在床保险。

        系统:……

        “我准备好了。”

        系统,“……请宿主闭眼,正在连接,进入男主花袭怜识海。”

        识海是一个修者最隐蔽地方,苏瓷儿依靠系统力量进去后,第一反应就是好冷。

        花袭怜作为半蛇,是最怕冷吧?识海内应该温暖如春才是,可在一眼望去,到处是风雪,不远处甚至还有一座明晃晃大雪山,堪比大南极。

        苏瓷儿甚至怀疑等一下她面前就会蹦出来几只南极小企鹅。

        好冷……苏瓷儿被冻得直打哆嗦。

        她从储物袋内取出自己所有衣物裹在,如果不是体套不了,她甚至还想把被子拿出来裹。

        漫漫风雪中,苏瓷儿连眼睛睁不开。

        而她唯一『露』在外面一双眼很快被风雪吹了一层厚厚素白凝霜。

        因为衣裳穿太多,所以苏瓷儿在就跟颗球一样,以匀速滚动。

        太冷了,花袭怜呢?他到底在哪里?不会已经被冻了吧?

        苏瓷儿哆哆嗦嗦往前走,眼睛已经几乎快睁不开。

        突然,前方出一个红『色』影。

        那影子又高又瘦,红衣在漫天白雪之中是那突出,就像一面纯白油画之红『色』旗帜。

        花袭怜!

        苏瓷儿加快脚步,那边青年静止站着,他被风雪厚厚侵蚀了一层,苏瓷儿走近他时候发他整个人冻僵了,连面部模糊不清。

        苏瓷儿伸手『摸』他脸。

        除了一层雪外,居然还有一层冰。

        要了,不会被冻成冰雕了吧?

        苏瓷儿左右,注意到前方几百米处有一个山洞。虽然是个冰雪而筑洞,但起码能避风避雨。

        在问题是,她要怎把花袭怜带去。

        苏瓷儿试了一下想直接把人扛起来,可惜她人瘦力小,实在是无能为力。

        太冷了。

        苏瓷儿只是稍稍触碰了一下青年体,一双手就被冻得通红,掌心肌肤像是被黏下了一层似得刺痛。

        搬不动,而且好冷。

        苏瓷儿左右,想找找有没有什工具,可什没找到。

        啊,对了。

        苏瓷儿想到一样东西。

        她祭出自己青黛。

        可怜青黛为神器,跟她主人一样怕冷,刚刚被苏瓷儿放出来就往回缩,甚至企图往苏瓷儿衣服里缩。

        是没有骨气!

        苏瓷儿拽着青黛往花袭怜捆。

        可怜青黛不几分钟时候,就被冻硬梆了。

        苏瓷儿在花袭怜打了一个结,然后将青黛一端背在肩膀,自己背对着花袭怜,命往前一拽。

        “哗啦”一声,苏瓷儿后有重物倒地声音。

        她扭一,花袭怜牌冰雕已经落地,而且还是脸朝下那种。

        苏瓷儿吭哧吭哧使出吃『奶』劲给他翻了个面,然后拽着青黛,努力往前拖。

        “刺啦,刺啦……”冰块摩擦声不绝于耳,迎面打来风越来越大,苏瓷儿双眸被冻得凝了一层厚厚白霜。

        她『露』在外面手冻成了猪肝『色』,手指连弯曲做不到。

        一共几百米,苏瓷儿却觉得自己像拖着花袭怜走了几个纪。

        终于,他们到了洞『穴』内。

        虽然里面依旧很冷,但比起外面来说实在是暖和多了。

        苏瓷儿缓慢松开自己握着青黛手,手指冻僵了,别是关节处,像是卡了十几年没机油旧机器。

        她先将手放到嘴巴边吹了吹,可吹出来气一下子就冷了,完全感受不到热度。

        不行,太冷了。

        苏瓷儿在原地蹦跶了一下,异常渴望暖宝宝。

        可惜,没有。

        她蹦跶了十几分钟,总算觉得体暖和了一点,然后把横在地花袭怜扶起来,开始思考怎替花袭怜解冻。

        嗯……好硬呀。

        苏瓷儿屈起手指敲了敲花袭怜体,面凝结了一层薄薄冰块。

        哈气?

        苏瓷儿踮脚,对着花袭怜体哈了一口气。

        什变化没有。

        不能一直这样冻着吧?虽然说这是在识海之内,但识海被冻久了,男主会傻吧?

        苏瓷儿突然想到外九盏琉璃灯。

        她从储物袋内掏出火折子,点燃,然后对着花袭怜脸就凑了去。

        火折子火不大,微微发着亮。苏瓷儿没有直接去烤,而是凑近。

        随着温度缓慢升高,花袭怜脸冰层在逐渐化开,开始往下滴水。

        随着冰层变薄,苏瓷儿发花袭怜额中央多了一朵红『色』花。

        这花呈六瓣,颜『色』鲜艳如泣血。轮廓清晰印在花袭怜眉间,像是从体里面长出来一样。

        这是什东西?

        苏瓷儿伸手『摸』了『摸』,没弄掉。

        她沾了点冰水,又用力使劲擦了擦,依旧没有弄掉。

        好烦哦,到底是什东西?难道是忘忧花?苏瓷儿努力想了想,终于记起那颗福利彩蛋里面似乎说,识海之中花袭怜化眉心带一朵六瓣忘忧花。

        暗示他七情六欲被封印,只有眉间忘忧花消失时,才是他封印解除时候。

        苏瓷儿盯着那忘忧花不动,然后嘟囔一声,“能不能挖掉?”

        青年眼睫颤了颤,他缓慢睁开眼,『露』出一双漆黑暗眸。

        花袭怜眸子苏瓷儿再熟悉不,可她从来没见他这样眼神。漆黑漂亮瞳孔里能到她脸,可里面太冷,比苏瓷儿所处之地还冷。

        苏瓷儿进入花袭怜识海,用是自己脸。

        可他望着她,就像是在一个陌生人。

        不道为什,苏瓷儿觉得心有点酸。

        累了……苏瓷儿举了火折子很久,只化开了青年半边脸。

        好想把人往大铁锅里面一炖啊。

        可惜,只是想想。

        不说她没有大铁锅,就是把人放大铁锅里面这个举动就不太妥,万一把人煮熟了怎办?

        正在苏瓷儿神游天外时候,她没有注意到,一道细微裂开声在她耳旁响起。

        火折子光微弱而朦胧。

        青年极其缓慢地眨了眨眼,冰块如污泥盔甲般缓慢掉落。

        “啪嗒,啪嗒……”一块一块地砸在地。

        苏瓷儿听到声音转,到终于『露』出半边体花袭怜,还来不及高兴,只见眼前黑光一闪,凌厉剑势直朝她刺来。

        因为刚刚从冰块里出来,所以花袭怜动作不算快。

        正因为如此,所以苏瓷儿才能凭借自己本能反应躲一劫。

        火折子掉到地熄灭了,青年手中黑『色』长剑刺入她后冰壁。

        那冰壁极厚,苏瓷儿只隐约听见一点细微“咔嚓”声,然后那道黑『色』剑光再次袭来。

        不是吧!

        “花袭怜!”苏瓷儿一边躲避,一边急喊,“是我!”

        可青年却仿佛他手中那柄无欲无情剑,试图毁灭一切进入他识海之物。

        苏瓷儿被越『逼』越后,洞口离她越来越远。

        没办,她只能扭往后洞『穴』里面跑。

        这是一个九曲十八弯冰洞,有非常多岔路口。苏瓷儿慌不择路跑,不敢回。

        她不道自己跑了多久,最后一撞一块厚实冰,才发自己已经无路可逃。

        她选了一条路。

        苏瓷儿刚想扭出去,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声音。

        “啪嗒,啪嗒……”似乎有人走了来,拖拽着长剑“刺啦”声,听得人皮发麻。

        无奈,她又只能缩了回去。

        虽然她道花袭怜在是个无情无欲钢铁直男,但不用斩尽杀绝吧!!!难道他恨她如此?

        苏瓷儿蹲在地画圈圈。

        外面声音时远时近,是花袭怜在找她。

        苏瓷儿盯着冰面自己画圈,想了想,默默又搞了一个棋盘出来,然后用x和o来替白子和黑子。

        太紧张了,缓解一下焦虑情绪。

        外面“刺啦刺啦”声音不断,苏瓷儿蹲在这里下五子棋。她觉得自己仿佛置于恐怖小说之中,花袭怜就是那个提着大砍刀可怕恶鬼,而自己就是那个弱小可怜又无助小玩家。

        哦豁,x赢了。

        苏瓷儿又换个方向蹲,继续下五子棋。

        不道玩了多久,她有点累了,那边青年却还没有找到自己。

        有点废呀。

        苏瓷儿拍了拍厚实衣裳站起来,刚刚走出三步,眼前黑光一闪。

        似钝奔长剑直接削断了她一缕碎发。

        黑『色』碎发缓慢落地,苏瓷儿瞪圆了眼,下意识后退,后背贴到冰壁。

        眼前,一袭红衣青年容貌昳丽如画。他手持墨『色』长剑,眉间一株无情无欲忘忧花,正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熟悉脸,不熟悉表情和眼神。

        他着她,眼神之中充满阴冷和杀意。

        陌生又熟悉。

        或许,这才是花袭怜原本样子。

        他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心人。

        那些笑容,那些甜蜜是他伪装出来,他『性』子本就如这冰天雪地一般冷。

        忘忧花只是恢复了他本『性』罢了。

        “花袭怜?”苏瓷儿抖着声音唤了一声,背在后手偷偷祭出了自己玉髓剑。

        青年歪,像是对这个名字有所反应。

        苏瓷儿心一喜,正欲再唤一声,不防青年突然出剑。

        苏瓷儿下意识用玉髓剑相抵,两剑相触,发出“咔嚓”一声响,苏瓷儿清晰到自己玉髓剑被磕出一个小口子,而男人魔剑则完好无损。

        好惨……她剑……

        苏瓷儿心疼归心疼,还是要继续用玉髓剑来抵挡花袭怜进攻。

        可在苏瓷儿哪里是花袭怜这个大魔王对手?

        三年前她还能仗着自己金丹修为对他为所欲为,在她却只能狼狈躲闪,勉强抵御。

        青年处处杀招,苏瓷儿握着剑虎口被震得发麻。

        反观花袭怜,游刃有余至极。

        会被杀。

        苏瓷儿清楚道,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她一定会被花袭怜虐。

        洞『穴』冰壁是两个人划出来剑痕,苏瓷儿浅一点,花袭怜深一点。

        苏瓷儿本来就不欲伤花袭怜,再加她打不他,因此连连败退。

        她努力回想彩蛋中刘欣儿是怎做。

        她好像是……一开始发了花袭怜,就用自己体温暖了被冻成冰棍男主?场面香艳至极。

        而她是用……火折子烤?

        苏瓷儿沉默了一下,继续想原文彩蛋。

        醒来花袭怜没有心,对于刘欣儿付出嗤之以鼻,刘欣儿却并不介意,她怀抱着一腔少女情怀,趁着花袭怜还没有彻底解冻时候……跟他这样那样了。

        如此,花袭怜忘忧花解了一半。

        苏瓷儿:……这似乎是有点太草率了。

        可作为一枚没什技术含量彩蛋,这不就是作者给读者福利罢了。

        而且她记得正文中根本就没有什忘忧花,这是为了让花袭怜跟刘欣儿这样那样才意加去彩蛋剧情。

        可谁曾想,偏偏被她给碰了。

        如果苏瓷儿道在她会被花袭怜用剑抵着脖子,她一定会选择在一开始以伺魔,永保平安。

        可这没有后悔『药』,在情况是她已经错了那个最佳时期。

        苏瓷儿手中玉髓剑被花袭怜打掉,望着如废铁一般被扔在地玉髓剑,苏瓷儿脖子一冷,厚重魔剑压在了她瘦弱肩。

        下一秒,苏瓷儿马就会血溅冰洞。

        “我爱你!”

        苏瓷儿急中生智,扯着喉咙嘶哑着喊出这三个字。

        她努力挤出两颗泪珠,神『色』悲切地盯着面前青年,说出了曾经风靡万千少男少女那句经典台词。

        “如果一定要给这份爱加一个期限,那我希望是……”

        苏瓷儿话还没说完,她就感觉脖子一疼。

        有血飙了出来。

        苏瓷儿:……你大爷!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40102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