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46章 第46章小脑瓜里一朵花

第46章 第46章小脑瓜里一朵花


一寸宫内,  魔气溢,寸心御剑而出,第一看破坏了个干净的第二峰,  第二才看那个半张面颊上爬满了墨黑『色』鳞片的青年。

        那是她半年前带回来的花怜。

        寸心一直知道这花怜不简单,可她没想,  他竟是个魔,而且还是一个拥有如此浑厚魔气的魔。

        “打开结界,困住他!”寸心当机立断发布指令。

        莲花山的结界打开,  已经处于疯魔状态,  像是彻底失去了自我意识的花袭怜手持魔剑,  疾驰而上,  却打开的结界阻拦。

        他猩红着一双,手中魔剑举起,恶狠狠地朝前劈去。

        结界动『荡』,莲花山也跟着晃悠了一下,  像是马上要坍塌的样子。

        寸心拧着眉心,  努稳住身形,然后取出一只红『色』铃铛。

        “当当当……”三响。

        原本还在疯狂用魔剑劈砍结界的花袭怜动作一顿,他原本混『乱』的识海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涌动。

        那像是夏日里花瓣盛开的音,  “咔嚓,咔嚓……”一瓣,  一瓣,  拨开他的识海,如鬼魅幽灵般破土而出。

        “当当当……”又是三响。

        “啊!”花袭怜嘶吼一,  握着魔剑的身影从半空中坠落,然后倒地。

        一身血衣的青年男子摔在地上,口鼻出血,  昏『迷』不醒,右手却依旧紧紧攥着那柄魔剑。

        墨黑『色』的长剑,一点花纹没有,像一柄最古朴不过的剑。可随着青年的鲜血缓慢将其浸润,的剑身之上隐约浮现出奇怪而繁复的花纹,那花纹一层一层叠加在一起,像凸起的蛇鳞。

        “宫主,这底是怎么回事?”刘欣儿来的迟了,她看此种场面,心中大骇,准备要去将花袭怜从地上扶起,不想那边寸心却道:“别动他。”

        花袭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寸心的屋子里。他并非第一次寸心的屋子里来,可却是第一次躺在这个地方。

        这是一张石床,他身上缚铁环,听这铁环乃万年玄铁所制,便是最强大的修真者无法挣脱。

        石床冷硬,虽打扫的很干净,但总也散着一股久久不去的血腥气。

        花袭怜曾看过,那些打碎了神识的玩偶是从这张石床上面批量生产下来的。

        从前,花袭怜并未看过这张石床,现在,他居然躺在了这石床之上。

        寸心在点灯。

        石床周围放置了九盏琉璃灯,照得这间屋子并石床周围大亮。

        “醒了?”寸心点好最后一盏琉璃灯,然后将目光转向花袭怜。

        青年身上血衣未褪,他一动,身上的铁链“哗啦”作响。

        “你放心,除了一寸宫的人,没有人知道你在我这里。”

        花袭怜眯,动了动自己束缚住的右臂双腿,铁链轻动,发出互碰撞之音。

        花袭怜的记忆停留在他提着魔剑要冲出去找苏瓷儿,不想一寸宫的结界突然打开,花袭怜使出魔剑硬砍,反弹回来,然后继续砍……花袭怜越砍越疯,双眸猩红几乎能滴出血来。

        结界他砍得越来越薄,似乎马上要他攻破之时,他听了一阵铃。

        那铃极古怪,又沉又,半点没有清脆之音,一又一,像是穿透了他的身体,进入了他的识海。

        古怪,太古怪了。

        “你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厉害的魔,如果能将你做成玩偶,我的事,一定能成。”寸心的心情似乎很好,那张风情万种的脸笑得连尾细纹出来了。

        “别急,我先替你将左臂做好。”

        “这莲花藕倒是很鲜,做你的左臂绰绰有余。”

        女子一手拿着莲花藕,一手抚过花袭怜断裂的左臂,满脸温情之『色』。

        花袭怜下意识闪避,绷着一张脸,整个人呈现出戒备之态。

        寸心看花袭怜的表情,忍不住捂嘴轻笑。

        “你我做了什么?”青年音沙哑,话的时候还能尝喉咙里带出的那股血腥气。

        寸心也不隐瞒,直接道:“半年前,我在你的识海内种下了忘忧花。”

        寸心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信任一个男人呢?这天底下的男人是一个模样,尤其是像花袭怜这样漂亮的男人。半年前,她将花袭怜捡回去的时候,便在他身上动了手脚。

        “忘忧花?”花袭怜音嘶哑的开口。

        “没错,忘忧花。”

        外传,一寸宫内打碎识海,将人做成玩偶一事,其实只是一寸宫外放出来的假话。一寸宫真的方法是在修真者的识海内种入一株忘忧花,种植了忘忧花的修真者,便无情无欲无爱,如傀儡般种下忘忧花的那个人驱使。

        忘忧花乃魔界之物,一寸宫虽在道上不怎么受欢迎,但也不站魔界的队。因此,一寸宫使用魔界的忘忧花一事当然不能外人知道。

        本来,按照寸心这种修为是无法控制住花袭怜的,可巧,花袭怜识海大『乱』,浑浑噩噩,便寸心有了可乘之机。

        “现在,那朵忘忧花已经在你的识海中盛开了。”

        寸心一边着话,一边取出那个红『色』的铃铛。

        这个铃铛是罕见的纯红『色』,像是鲜血浸泡过一样,上面有莲花纹路。顶端系着一根同『色』系的红绳子,绕在寸心的手指上。

        “这是噬心铃。”

        噬心铃,用来控制玩偶人的东西。

        红『色』的铃铛,挂在指尖,一动,一摇,玩偶人便随着主人的命令而出生入死,万死不歇。

        “我做过最强的玩偶,也抵不住三次铃。”

        寸心妩媚地笑着,她扬起手,铃铛轻动。

        宽敞空旷的屋子里,琉璃灯摇曳明媚。

        “当当当……”

        噬心铃第三次响起。

        苏瓷儿知道,自己时日无多。

        莲花藕也不在她身上,时候她花袭怜弄死了,那真的是死了。

        她觉得按照花袭怜恨她的程度,应该也顺便把她的魂魄打入十八层地狱吧?那她可真的永世不得超生了。

        虽然这不是一个好消息,但时间可以抹平一切悲伤,即使才过了一日。

        一寸宫那边天空上的魔气消散,林岱没有等来入魔的花袭怜,也没有看花袭怜跟那些骑着剑往这边赶来的修真界大佬们的大『乱』斗,面『色』有些难看。

        林岱虽能隐匿自己的魔气,但这些大佬也不是草包,他们待的时候越久,林岱发现的几率越大。

        虽然身为魔尊,但林岱一人确实没有办法同时付这么多修真大佬。

        毕竟这些大佬是他召来想用来付花袭怜的。

        苏瓷儿望着那日头落又升,的一天,的死期。

        她身上的定身术似乎是解了一半,苏瓷儿猜测这可能跟昨日一寸宫内发生的大事有关。

        这么大的魔气,一瞬息间压了回去,这其中一定少不了寸心宫主的帮忙。

        为了压住这股魔气,寸心估计也损失不少修为。

        如此一来,束缚在苏瓷儿身上的定身术自然也没有大的束缚了。

        林岱在屋内枯坐一夜,一直在等花袭怜找过来,好趁着他心神大『乱』,识海混沌的时候夺取他手中魔剑,并彻底将人杀掉。

        可惜,他等了一夜,快变成望夫石了,也没有等来花袭怜。

        而且林岱的第二计划,花袭怜修真界诸多大佬们围攻的画面也没有出现。

        这其中底出现了什么差错?林岱坐在那里苦思冥想。

        苏瓷儿背着林岱打了一个哈欠。

        她跟着担心了一晚上,怕昨天是自己的忌日,没想一觉睡醒又看了第二天的太阳。

        真棒。

        睡个回笼觉吧。

        “你……”

        苏瓷儿刚刚把睛闭上,听那边林岱咬牙道:“他为什么没来?”

        语气尖酸,充满恨意,仿佛一位深夜登门,丈夫却在外面花天酒地的糟糠妻。

        苏瓷儿闭睡觉。

        “你,他为什么不来!”耳边炸响一道惊雷,苏瓷儿猛地一下睁开,看林岱狰狞的面孔。

        原本还坐在圆桌前的林岱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她身边,冷着书生气的脸,神情却可怕至极。

        苏瓷儿想了想,小心翼翼道:“可能还没起床?天太冷了。”

        可怜她昨天晚上躺在这硬邦邦的美人榻上,然后着半开的窗子吹了这么久的风,整个人快吹傻了。

        醒了睡,睡了醒,现在还觉自己的脑袋疼得厉害,可能是着凉了。

        这个位置白日里的时候能晒日头很舒服,可晚上着风口,她这种瘫痪美人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他不来救你,你不伤心吗?”看着苏瓷儿这副老神在在的悠闲样子,林岱的心态已在崩溃边缘。

        熬了一夜,算是魔物,也是底青黑,一副肾虚之。

        反观苏瓷儿,虽然在风口躺了一夜,但好歹也睡了个把时辰,除了有些水肿外,依旧是一位美人。

        “伤心。”美人垂目。

        苏瓷儿也不傻,现在林岱这个情况明显是不能受刺激的。她不如顺着他的话,不然如果他发起疯来直接把她捅了怎么办?

        “既然伤心,不如你去引他出来?”

        苏瓷儿的脑门上缓慢冒出一个问号。

        “不是我不想,而是我现在,动不了。”苏瓷儿诚实的解释了一下自己现在的状况。

        林岱的面『色』又黑了一层,巧此时,萨兰敲门后站在门口道:“魔尊,天玄宗宗主,小灵山的青灵真人,万佛门的主持……”萨灵一口气了一长串名字,“在往一寸宫这边赶。”

        听这话,林岱的面『色』稍好一些。

        “花袭怜现在应该在一寸宫里,一寸宫也不是什么大门派,定然藏不住他。时候这群人一打起来,等他们两败俱伤之时,我再出手。”

        林岱完,将视线转向苏瓷儿。

        苏瓷儿没能从林岱的计划里听自己的名字。

        完了,她废物了。

        “先留着,不定有用。”

        苏瓷儿不着痕迹地吐出一口气。

        作为一只废物,苏瓷儿依旧保持着自己定身术定住后,无法动弹的样子。

        林岱在忧心花袭怜的事,也没将心思放她身上,似乎是觉得费劲千辛万苦把她从一寸宫里弄出来这件事白干了。

        其实苏瓷儿早提醒过林岱,如果花袭怜来找她,一定不是为了救她,而是为了杀她。

        可他偏偏是不信呢。

        林岱与萨兰一道出去了,应该是去看看外头的情况,苏瓷儿身边只剩下一个萨灵在旁边看着。

        起来,她跟这位萨灵姑娘在三年前也是有过一点缘分的。

        “我觉得我的脸有点干。”苏瓷儿突然开口。

        萨灵:?

        “冬天需要补水,你知道吧?”

        “你要喝水?”萨灵皱眉,有点不耐烦。

        “不是,我要面膜。”

        萨灵完全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在我的储物袋里。”苏瓷儿提醒。

        幸好花袭怜替她换衣服的时候没有把她的储物袋拿走。

        萨灵面『露』警惕,苏瓷儿笑眯眯道:“我这样了,还能做什么呢?还是……你怕我?”

        苏瓷儿已经『摸』清楚了萨灵萨兰的脾气,萨兰『性』子冷静沉稳,不好糊弄,萨灵不一样了,『性』子爆,非常好糊弄。

        果然,萨灵完全受不了苏瓷儿的激将法。

        “呵,我怕你这个废物?”她一把抢过苏瓷儿腰间的储物袋,打开后从里面找苏瓷儿所的面膜。

        “太干巴了,快点给我贴上。”

        萨灵蹙眉探究了一下,然后将面膜给苏瓷儿放脸上。

        “两个洞那里是睛。”

        萨灵把面膜转了转,贴好。

        苏瓷儿发出舒服的叹息,然后邀请道:“一起?”

        萨灵『露』出警惕之『色』,“这面膜底是什么东西?”

        苏瓷儿贴着面膜,话的时候嘴巴以最小的弧度缓慢蠕动,“美白的。”

        “美白?贴这个能变白?”

        果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像萨灵这样异常渴望变成牛『奶』肌的天生系小麦『色』美人。

        怕苏瓷儿搞鬼,萨灵机灵的把刚刚贴在她脸上的那张面膜拿了下来给自己贴上,然后又取出一份替苏瓷儿贴上。

        苏瓷儿也没什么意见。

        她躺在美人榻上,又跟萨灵道:“那里面还有美容丸,给我吃一颗。”

        “美容丸又是什么?”萨灵彻底起了兴趣。

        “吃了能皮肤细腻光滑的好东西。”

        萨灵立刻从里面掏出五六个小瓶,然后问苏瓷儿,“哪个?”

        “绿『色』的。”

        萨灵迫不及待地打开,绿『色』的小瓷瓶内冒出一股绿『色』烟雾,萨灵躲闪不及,硬生生吸入进去,瞬间倒了下去。

        “萨灵?萨灵?”

        晕了!

        苏瓷儿一把扯开脸上的面膜利落的从美人榻上起来,然后弯腰将储物袋拴回腰间。

        绿『色』瓶子里根本不是什么美容丸,而是莫城欢做出来的吸入式『迷』『药』。

        行走修真界,难免碰些难缠的角『色』,莫城欢一把这东西做出来将其送了苏瓷儿手里。

        苏瓷儿一直没用,她原本以为自己一辈子用不着了,没想居然用上了。

        院子里很静,林岱跟萨兰一起出去了,她必须趁着现在没有人的时候赶紧逃跑。

        其实苏瓷儿没什么计划,不过反她是绝不能再待在这里了。算是回小灵山,比待在这里好。

        是了,她还能回小灵山。

        苏瓷儿想起小灵山,心中涌现出几丝温暖。然后又想花袭怜,又觉得万分心酸。

        像她这样半路穿越过来的人有地可去,不至于孤苦无依,可像花袭怜这样土生土长的主角,却反而像个浮萍一般,漂泊半生。

        好吧,主角是这样的。

        先苦后甜嘛,日后他可是拥有无数后宫的大男主。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不如去看看?

        不不不。

        苏瓷儿立刻摇头否认了这个想法。

        花袭怜在登上人生巅峰的关键期,她这种拖油瓶还是不要去添『乱』的好。

        心里是这样想的,可身体却依旧还是不由自主的往一寸宫的方向走去。

        路上人多,苏瓷儿还怕碰林岱,换下了身上花袭怜给她穿上的听价值万金的莲花衣,又戴上了帷帽。

        她一路鬼鬼祟祟『摸』莲花山脚下,倒也还算顺畅。

        只见原本连老鼠不愿意路过的莲花山脚下此刻站着乌央乌央的修真者们。

        苏瓷儿惊住了。

        什么情况?八大门派攻打光明顶了?

        “请问这位道友,发生了什么事?”

        苏瓷儿随意靠近一位道友询问。

        那道友面『露』惊奇,“你不知道呀?”

        “不知道啊。”

        那道友见苏瓷儿虽戴帷帽,但身型纤细漂亮,便本着有美女搭讪的好心情道:“昨日一寸宫上方突然涌现出一股魔气,今日一大早,各地宗门长老领人赶了过来。”

        “只是魔气的话……”苏瓷儿蹙眉。

        那道友立刻摇头,“听这魔气出处乃是传中的镇魔剑!”

        怪不得。

        怪不得一寸宫内外聚集了这么多人。

        这镇魔剑虽是邪物,但自古像这样的邪物,成为人人争争抢的好东西。

        这些人,明面上是来摧毁镇魔剑的,实则怕是要取此剑威慑修真界,一统魔域。

        毕竟谁不想成为站在最顶点的那个人呢?

        如此看来,花袭怜一直带在身上的那柄黑『色』长剑是传中的镇魔剑了。

        冬天的日头出的晚,尤其是在这样多山的地方,总显得阳光更淡薄些。

        苏瓷儿仰头,透过帷帽看向莲花山顶。

        那里云层缠绕,雾气连绵,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苏瓷儿又问。

        那道友摇头,“不知道。”

        行叭。

        算了,他应该能自己解决吧?

        苏瓷儿抬手戴帷帽,转身出了人群,可还没走出几步便突然觉自己的肚子传来一阵剧痛。

        什么情况?大姨妈?

        女子双手捂着腹部半蹲下来,疼得面『色』煞白。

        好疼……怎么回事?大姨妈这么疼的吗?

        苏瓷儿身上浸出冷汗,她伸出手欲去扶身边的大树,不想碰一个人的腿。

        她微微仰头,看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林岱。

        男子锦袍玉扇,一派人模狗样,“娘子不舒服怎么还出来『乱』跑,快跟我上马车吧。”

        着话,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苏瓷儿半抱半拖上了马车。

        苏瓷儿疼得连话不出来,林岱强制弄上马上后,立刻滚了地上,并恨不能以头抢地,只求能平息腹内剧痛。

        林岱坐在她身边,端起马车内茶案上的茶水轻抿一口,然后才用扇子挑了苏瓷儿头上的帷帽,笑道:“娘子一个人出来逛街,可是让我好找。”

        苏瓷儿咬着唇,将痛呼压在喉咙里。

        林岱慢悠悠吃了一口茶,又道:“了,你不是想知道我喂你吃的是什么东西吗?”

        苏瓷儿看着林岱的表情,顿觉不好。

        她还没反应过来,原本疼得让人想当场去世的腹部疼痛再次骤然加剧,像是有人拿了把刀子往她肚子上戳。

        “这是我的血。”林岱的扇子抵苏瓷儿的腹部,他低笑着,“别想着逃跑,因为不管你逃出多远,我能让你生不如死。”

        苏瓷儿想起来了,林岱身上也有一半的魔血,能够远程控制她体内的魔血,让她尝试什么不知道多少级的阵痛。

        苏瓷儿觉得,生孩子大抵也不过如此了吧?

        她捂着自己疼得恨不能徒手撕开的肚子,想起自己曾经也喝过花袭怜的血。

        陡然明白了男主的温柔。

        草!这差距也太远了吧!

        男主再爱我一次……

        苏瓷儿疼得晕过去又醒过来,再晕过去又醒过来,等她晕晕醒醒大概十几次后,终于又躺回了她那张熟悉的美人榻上。

        这回,上面连一张最轻薄的垫子没有。

        硬躺啊。

        苏瓷儿蜷缩着躺在那里,冰凉凉的美人榻冻得直哆嗦。

        林岱坐在那里,原本他只是想小小的惩罚一下这个不听话的东西,因此,苏瓷儿这次醒过来之后,那股剧痛已然消失。

        只是林岱没想……苏瓷儿一醒,开始打哆嗦。打哆嗦无所谓,可因为她太冷了,所以牙齿打颤。

        “咔咔咔咔咔咔……”

        林岱:……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娘子,闭嘴。”

        苏瓷儿不知道林岱为什么突然开始称呼她为娘子了,可这并不要,要的是她也想闭嘴啊,可是太冷了,这种生理反应实在不是她能控制的。

        “我,我有些冷……”

        萨灵还惦记着苏瓷儿阴她的事,听她的话后冷哼一,“冻死你。”

        “给她子。”林岱直接道。

        萨灵面『露』不满,可她哪里敢违抗林岱的命令,没办法,她只能取了子给苏瓷儿盖上。

        “窗子,冷。”

        今天没什么太阳,是风,这窗子不开也罢。

        萨灵恶狠狠地瞪苏瓷儿一,替她将窗子关上。

        林岱看着麻烦至极的苏瓷儿,开始着她发脾气,“若不是为了逮你,我早进一寸宫了。”

        苏瓷儿躲在褥里,只『露』出一双盯着林岱看,听他的话后问,“去一寸宫干什么?”

        林岱古怪一笑,“你干什么?”

        “找魔剑?”

        “自然。”

        苏瓷儿当然不信林岱是为了逮她才没有进一寸宫的。

        她体内有林岱留下的血,若是林岱想她做什么,根本不用面面。苏瓷儿猜测,林岱无功而返的原因可能是无法进入莲花山。

        小灵山有结界,莲花山应该也有。

        此种结界一般用来抵御魔物,林岱若是贸然进入,一定『露』馅,时候那些修真大佬一拥而上,林岱可死翘翘了。

        啊,这可真是个美好的画面。

        一想林岱打得死翘翘,苏瓷儿尚残留着剧痛的身体也跟着舒坦了起来。

        现在,一切似乎在按照林岱的计划进行,又似乎脱离了他的计划。

        男人坐在那里,神『色』之间难掩焦虑。

        其实苏瓷儿觉得林岱不用急,反他早晚花袭怜弄死。

        “魔尊,天气越来越冷了。此处不似咱们魔域,没有地龙取暖。”萨兰端了炭盆来,然后又覆上厚厚一层毡子,将屋内漏风的地方贴上。

        屋内已经摆了好几个炭盆,烧得屋子里跟春日一般暖,像是开了二十九度中央空调。

        如此一来,苏瓷儿也跟着沾光暖了。

        她看着躺在褥里的林岱,终于想起来像他们这样的半蛇人天生怕冷,一冬日战斗下降。

        怪不得林岱如此心急。

        “不能再等了。”裹了三层子的林岱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他盯着苏瓷儿道:“你进一寸宫,把花袭怜引出来。”

        苏瓷儿:???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44066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