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31章 无功之禄

第31章 无功之禄


  我只觉得一阵天眩地转,等我回过神来,两只手已经被太子紧紧地钳着,仅用一只手,死死地固定在我头顶的上方,想要挣扎,已经晚了。

  太子压在我的身上,浓重地呼吸喷洒在我的脸上,暖暖的,又酥酥痒痒的。

  我扭了扭身子,试图挣脱,却是徒劳无功。

  太子猛地睁开眼,眼中尽是浓重的血丝,看得我心颤颤的。

  “太子……奴婢快下值了。”

  太子皱着眉头,表情异常痛苦。盯了我半晌,才咬牙切齿地道:“整整一百天。”

  “什……什么一百天?”我不懂他在说什么。

  忽然,他的胴眸一闪,接着便闭上了眼睛,重重地朝我吻了下来。

  他的吻落在我的脸上,我的脖颈之间,不可否认,那说不出的感觉简直让我迷恋,可是我却清醒地知道,绝对不可以沉沦。

  就在我大叫着“太子住手”的时候,他竟然趁势吸住了我的舌头。

  压在我身上的太子,就像是一头饿疯了的野兽一般,落在我身上的每一个吻都是那样的疯狂,而我的思想也一点一点地被掏空、被瓦解。

  渐渐地,我忘记了反抗,开始贪婪地享受起来。陌生而又熟悉的男人的气息,让我难以自拨。

  太子的手慢慢地伸向了我的衣领,轻轻地解着盘扣,却依然同我热烈地亲吻着,就在领口被打开的一瞬间,冷风袭来,竟然将我从腐靡沉沦中唤醒,我又想起太子与张侧妃在这张床上的一幕。

  太子的手,轻轻地在我胸前的肌肤上来回地游荡着,再往下,便是我那粉红色的肚兜。

  我皱着眉,瞪着眼,想要说话,却无奈舌头被太子紧紧地纠缠着。他是太子啊,不能咬他呀,可是不咬,我又怎么摆脱他呢?

  就在我犹豫不决之时,太子却忽然停止了动作。他睁开眼,笑容里尽是轻蔑与嘲讽。

  “我……太子……我……”我的脸有些发烧,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

  太子的手指轻轻地在我的胸前打着圈,一点一点地向下游移,最后,用手指挑起我的肚兜儿,犹豫着。此时,只要他轻一用力,我胸前的一切便会一览无余。

  我摒住呼吸,紧张地看着太子的脸,他的眸子里,闪着痛苦的挣扎。

  终于,他的喉结上下滚了滚,一个翻身,彻底松开了我。

  我慌张地起身,快速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身后响起太子无情的声音:“怎么?傻了?本太子一时喝多了,你不必上心,更不要痴心妄想我会喜欢你。记着,你不过是个宫女,我以前可以利用你,现在、将来也一样。”

  如同晴天霹雳,我一下子呆住了,艰难地挪动着脚步,直到恢复了意识,才夺门而去。

  羞愧、恐惧、自责、后悔,伴着我的眼泪,一股脑儿地钻了出来,寒风之下,泪水结成冰凌,割的我脸上生疼。

  怪不得质子说,太子不简单,让我不要轻易地相信他。果不其然,太子,原来只想利用我。

  现在想想,我只是一个宫女,我掉进湖里,太子怎么会亲自跳进来救我;我只是一个宫女,质子说要给我个火狐围脖,他居然说要送我白狐的,还赏我酒席。

  还有,那次在上春园里,他分明就是在偷听质子与陌生人的谈话,再加上他对质子的态度,不难想象,太子最初与质子的友好,完全是一种假象。

  太子,果然是个手腕高明的阴谋家,只是,我一个小小的宫女,有什么可以让他利用的呢?

  我哭着跑了回去,也不知一路上摔了几跤,我只知道我的心好凉,好冷,只想找个暖和的地方大哭一场。

  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我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哭得累了,才昏昏睡去。在梦里和太子吵了一架,吵得我兴奋异常,可是一睁眼,还是在自己的床上躺着。

  反抗,也许只能在梦里。现实中,我只有承受的份儿。

  躺了一夜,哭了一夜,一早醒来,眼睛肿的像两个大胡桃。

  我从屋外窗台上弄了点积雪糊在眼上,虽然冰得我直哆嗦,却舒服了许多。

  说真的,我有点不想面对太子了,除了有些恨意以外,更多的是觉得自己好丢脸。

  上春园里一片依旧是一种华美的景象,如同覆了雪的仙境一般,我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雪水打湿了我的鞋面,我丝毫不觉得脚冷,冷的是我的心。

  回头看看自己留下的一串足迹,不和谐地破坏了这一片雪湖的宁静,就好像是太子踩在我的心上,激起了我心湖的澎湃,却又无情地越行越远。

  来到寝宫上值,太子早已经起身,正在书案前画画。看到我,他先是一愣,接着又若无其事地画了起来。

  我低着头,给太子倒了茶,便提着壶想要出去,太子忽然叫住我:“在旁边站着。”

  我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太子的眼里,透着一丝丝的怜惜,又透着那么一丝丝的捉摸不透。

  不可否认,我希望他后悔他昨天说的话,但是,我也知道这是不大可能的。我不愿意再去猜测他的想法,那样只会让我更累。

  我顺从地站在一旁,眼神望着右手边的铜盆架,尽量不去看他。他伤了我,很深,但这还不是最残酷的。最残酷的是,我本想忘记,不再去想的,可他,太子,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我是一个多么愚蠢的笨蛋。

  太子沉重地叹着气,拿在手里的笔迟迟没有落在纸上。明明看到我,心里就不舒服,却又不打发我出去,让我站在这里杵天杵地地碍眼,他这又是何苦呢?

  “你……”

  我回过头来,正对上太子那有些黯然的眼神。

  “请太子吩咐,奴婢照办就是了。”我用冰冷的语气来回应他的吞吞吐吐,只是为了维护自己残存的一点尊严。

  我以为,聪明的太子不可能没有料到我会如此,可他却真的愣住了。捉摸不透的眼神在我的身上游移,似乎要看透我的内心。

  我的内心?我的内心里还有什么火热的东西吗?即使是有,我也绝不允许它再燃烧。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7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