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35章 淡淡隐忧

第35章 淡淡隐忧


  不知小桃什么时候跑了来,没头没脑地问:“朵英姐,你跟太子……”

  我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望着小桃:“我跟太子怎么了?”

  “朵英姐,你就别瞒我了。”小桃像审犯人似的问,“你跟太子什么时候好上的?听说余侧妃得罪了你,所以你让太子把她给打入冷安殿了?”

  我有些生气:“没有的事,别听别人瞎说。”

  “瞎说?”小桃眨着眼道,“刚才,有人看见你和太子在上春园里抱在一起了,他们说是你勾引太子。”

  我狠狠地瞪了小桃一眼,别人不知道我,难道她也不知道我吗?

  小桃往后缩了两步,结结巴巴地说:“朵英姐,你别瞪我,不……不是我说的。”

  我不理她,端着刷好的痰盂回去。

  进了屋,太子依旧在书案前发呆。我本想把痰盂放回原位,但一想起小桃的话,又看见太子那罪魁祸首,我就气愤难平。

  我一怒,狠狠地将痰盂摔在地上。

  砰的一声,痰盂从地上弹起来,又蹦了起来,最后落在地上,滚到了桌子底下。

  太子瞪大了眼,一掌拍在书案上:“反了,小小一个宫女,竟然不分场合,胆敢在我的东宫里摔东西?”

  “反了,是反了。”我的眼泪夺眶而下,所有的委屈一倾而出,“太子不是一句话就能杀人吗?你干脆杀了我吧。”

  我豁出去了,再苦再累,我都能忍,可我受不了这样的冤屈。

  明明是太子强要抱我的,怎么成了我勾引太子了?那余侧妃被打入冷安殿,分明是她自己咎由自取,凭什么要赖在我的头上?

  眼泪不争气,止也止不住,我索性蹲在地上哭了个痛快。

  “受了一点委屈就不想活了?”

  “凭……凭什么,我哪里勾引你了?余侧妃……也不是我害的,我干嘛要担这样的罪名?”

  “依你的意思呢?难不成,你让我堂堂的太子爷,站在东宫的大门口儿,去澄清这子乌须有的谣言?”

  我抬起头,满眼期望地看着太子:“可以吗?”

  太子的眼中闪出怒火,气得脸都有些变型了。

  “你是让质子给抱傻了,还是质子那傻气过给了你?”太子咬牙切齿地说,“知道什么叫此地无银吗?”

  我无语,我的确不知道。

  “这些谣言,用不了几天就会平息,你不用放在心里。”太子的语气缓和了许多,“况且,他们说的也不完全错。”

  “啊?”我不禁大吃一惊,貌似勾引太子、陷害余侧妃,我一件事也没做啊。

  太子背着手,朝我的方向走来,轻轻地扶起我:“我要去前线了,让我省点心吧。”

  我忘了,他要去打仗了。我愣愣地看着他,突然觉得他好像高大了许多。

  “担心我么?”太子又用他的手揽住了我的肩膀,眼里闪着温柔。

  我点点头:“你要小心。”

  “放心,本太子武艺高强,一定会把敌军杀个片甲不留。”

  太子突然将我贴近他的胸口,紧紧地抱着我,我想要挣扎,他却抱得更紧,在我的耳边轻喃道:“明天,你就可以不在这里了。”

  不在这里?难道他要放我出宫?

  我推开他,眼里闪着疑问,可没等我问出口,太子竟然一手揽在我的脑后,固定住我的头,一手紧紧地勾住我的腰,狠狠地吸上了我的嘴唇。

  这一次,我没有拒绝太子的亲吻,但也没有回应,任由他的舌在我的口里搅动着,吸吮着,逗弄着。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他要去打仗了吧。

  太子的手越抱越紧,他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暖暖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脸上,酥痒难耐。

  我忽然想起了被他压在身下的那一刻,他的呼吸也是这样急促,难道……

  不,我不要这样。上次,他差一点就把我的肚兜给脱下来了,这一次,千万不能给他这样的机会。

  我睁开了眼,看着陶醉非常的太子,更加不敢再任此发展下去,赶紧用手抓他后背的衣服,用力地往外拉。

  太子就是一堵坚硬无比的墙,纹丝不动,而我的小动作,让他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接着,他竟然将我整个人抱了起来。

  “太子,你……”我惊恐万分,乱动着双脚,想让他把我放下。

  太子却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两下,低声道:“安份点,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太子坐在床上,让我坐在他的腿上,像抱孩子似的将我抱在怀里,就那么紧紧地抱着,一句话也不说。

  太子的怀抱很温暖,很舒适,我看着他脸上硬朗的线条,那充满坚定的眼神和抿得紧紧的嘴唇,渐渐地,竟有一丝困意袭来。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已经不在太子的怀里了。身上盖了太子的棉被,闻上一闻,尽是太子的味道。

  我起身,发现脖子上多了一个玉坠子,我记得是太子上次想给我的那个。

  戴着吧,反正明天也要出宫了,就当是个念想。

  以后,太子将退出我的生活,就让它记录我和太子相处的这段时光吧。

  太子趴在书案上睡着了,我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吩咐小桃在外头侍候,自己跑回了屋里,收拾包袱。

  打开柜子,看见质子送的火狐围脖,觉得无论如何,也得去跟质子道个别才是。

  他要回国了,我替他高兴;我要出宫了,或许他也会替我高兴吧。

  我要收拾的物品真的不多,一个包袱足矣。但是,我遗落了的心,什么时候才能收回来呢?

  太子,我到底是恨还是不恨,自己也搞不清楚。只是想起太子伤我的话,我依然很心痛,想起太子的怀抱,我依然很陶醉。

  十四岁的我,终于也有了理也理不清的烦恼。

  夜幕低垂,天边亮起了几颗星子,我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的,来到质子的住处,竟然意外地发现,小桃也在质子那里。

  我的到来,似乎让质子和小桃很尴尬,质子更是紧张的无所适从,招呼我坐下,又亲自给我倒水。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8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