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36章 就要骂他

第36章 就要骂他


  我笑着看向小桃,她红着脸,微低着头,两只手紧紧地绞着衣角儿。

  料想着她是知道质子要回国了,前来道别的,我倒是有点后悔了,埋怨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质子这一走,应该不会回来,而小桃,终究也会是个可怜的人,还是多留一些时间给他们好了。

  “趁着小桃也在,我就跟大家一起告别了。明天我要出宫了,太子说要放我出去了。”不知为什么,说到这里,我有些心酸。

  小桃拉着我的手,眼里闪着激动的光芒:“朵英姐,是真的吗?太子真的会放你出去?”

  质子也不大相信地看着我:“太子,不会是吃错了药了吧?”

  我笑着摇头:“是真的,我包袱都收拾好了。”

  小桃拧着眉头,忽然道:“是不是因为今天的谣言?”

  “管他什么呢,反正我能出去了,就是值得高兴的事。”说完,我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你不是高兴吗?怎么又叹气?”质子问。

  我笑笑:“想起刚进宫时的我,有些感怀。”

  小桃一脸羡慕地道:“朵英姐,你别想那么多了,你想想我,我还要再熬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呢。”

  说着,小桃又斜眼瞟向质子。

  “快了,快了。”我想,只要质子愿意给她一个承诺,就算是让她在宫里再忍上二年多,她也会很愿意的。

  “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就在我和小桃憧憬的时候,质子的一句话,又让我陷入了淡淡的隐忧之中。

  夜,在我的猜忌与不安中,悄然而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一夜,我想了很多。我本该相信太子的,可是质子的话,却提醒了我,让我开始怀疑它的真实性。

  太子为什么突然要让我出宫?是他又想到了我还有被利用的价值,还是他只是随口说说,而我却信以为真?

  我起了个大早,拾掇停当后,就坐在凳子上看着包袱发呆,直到听到门外福贵叫我,说是让我赶紧收拾东西,太子要送我出宫。

  我背着包袱一开门,福贵愣愣地看着我,又看了看我身上的包袱,摇了摇头道:“走吧。”

  远远地,太子早就等在马车前,看到我们到来,先是一愣,随即眼里闪着酸涩道:“看来,这里你是一刻也不想呆了。”

  我没说话,转身钻进了马车里,接着,太子也跟着钻了进来。

  我掀着帘子,貌似看着外面的景色,其实却关注着太子的一举一动。我气恨自己很孬,明知今日一别,再见甚难,却依然不敢直视他。

  “你说,今天在宫外,会不会碰上上次说要揪死你的家伙?”

  太子看似很轻松地找了个话题,让我想起了上次的危险之行,不由得有些后怕,真不知道那次要是被那恶人抓到了,他会怎么处置我。

  我皱了皱眉头:“还是不要吧……”

  太子看着我,低声命令道:“挨着坐过来,对面说话怪难受的。”

  不知是我聪明了,还是我的内心渴望着,我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意图,于是乐不颠儿地坐了过去。

  与太子相处的最后一天,就让我再放纵些吧。

  太子一把将我揽进怀里,下巴抵在我的头顶,双手紧紧地将我环住。

  我靠在他的怀里,贪婪地在他的身上蹭着,用力地吸着他身上的香。

  “别怪我,我也是为了你好。”太子的语调中,透着些许无奈,轻轻地,柔柔地。

  我笑着说:“不会,奴婢该谢太子的。”

  “质子也要回国了,你一出来,就送不了他了。”

  我摇着头说:“没关系,等明年,我去朗笛国找他玩儿,他说要请我吃好吃的,看好看的。”

  太子顿了顿,又道:“我……我要去前线了。”

  “可是,快要过年了?”

  “恐怕我是赶不回来的,只能跟敌人一起庆祝了。”说到这里,太子竟苍然一笑。

  太子的声音在我的头顶响起,唯有这一句听起来最刺耳,我迅速推开太子,同情地看着他。

  太子苦笑着,又张开双臂:“我不想再霸道地揽你了,你能不能主动地抱我一次?”

  我心中一紧,不由得伸出双臂抱紧了他:“太子要小心啊,天下的臣民们,盼着太子得胜归来。”

  不恨了,不恨了。对于太子,我真的恨不起来,还是顺着自己的心吧。

  “不被你想着,被你骂着倒也不错。”太子双手紧紧地抱着我,带着深深地眷恋,“或许,我走了以后,你会一天骂我一百八十遍也说不定。”

  我身子不经一颤,不敢相信地扬起头,盯着他的下颌:难道他真的别有目的?

  马车缓缓停住,就听福贵在外面报道:“主子,清河茶馆到了。”

  太子突然捏了捏我的鼻子,笑道:“下车,带你去清河茶馆转转,看看碰不碰得到那个人,本太子要看看他是怎么揪你的。”

  我尴尬地撇了撇嘴,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很想骂他。

  太子放开我,率先掀开帘子,跳下了马车,我也只得跟着下了车。

  说实话,我还真怕碰上那个坏家伙。不过又一想,都这么长时间了,想是那个坏家伙也记不得我了吧。

  于是,我大模大样地跟着太子进了茶馆的天字间。

  清河茶馆本就不是我们穷人进得起的,如今再进了天字间儿,我便感觉像是作梦一般。

  进门的时候便看见一个大屏风,上面绣着牡丹富贵图,针脚细密,架子的雕工精良,一看就是不俗之品。绕过屏风,便是一张四方桌,上面摆了茶壶、茶碗。仔细一看,细瓷、薄胎,果然是上好茶具。墙上挂了些字画,以狂草、翠竹为主,满室装扮的春色盎然,如此一来,硬是将我们身上的寒意驱了几分。

  我不客气地坐在桌子旁边,好奇地问:“太子,您不会是请奴婢喝茶吧?”

  太子故作神秘地说:“茶是要喝,不过,重头戏还在后头。”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8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