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靠学习饲养病弱美男 > 第8章 是美男不是冰山

第8章 是美男不是冰山


听他这么说,秦喻反倒心虚的很,但是数学也不是说提分就能提分的,二中纯理天花板也不行。

        许述盘腿坐在秦喻的床上,托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鱼鱼,你有没有想过,明明你理科很好,就是学不进数学,是有原因的。”

        秦喻不明其意,不解地等着他的后文。

        许述也不忸怩,直言不讳。

        “你其实知道该怎么又轻松又高效地学好别的学科,但你从来不会把适合你自己的方法用在数学上。”

        “你宁愿一遍又一遍通过刷题去敷衍自己、敷衍老师、敷衍考试,却还是不愿好好钻研题目本身。”

        “你在抗拒什么——”

        他的脸猛地凑到秦喻面前,死死攥紧对方的视线,不肯让他退缩,另一边,他几乎是一针见血地挑明。

        “数学本身,还是……它背后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一方面,纵然是冷淡如秦喻,被直言挑开现实,也不禁心跳快了一拍。

        另一方面,第一次被许述反问回来,竟也还有些新奇。

        但他依旧是不动声色地和对方对视,半点仓惶的感觉都没有:“或许大数据会告诉你。”

        许述噗嗤一声,歪头露出整齐的白牙,笑意颇深道:“大数据?这可真是个蹩脚的理由。大数据就算再怎么万能,它也不可能知道恐龙时代的事情。”

        “好吧。”许述双手在脑后枕着,“我知道你是不信任大数据,说实话,我也不信。”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总有一天,你会相信我的。”

        许述清楚地知道,他能进的了秦喻的眼睛,却无法触及他的心。

        幸好,迟早会的。

        他轻浮的姿态和认真的眼神清晰倒映在秦喻的瞳孔中,秦喻的最后一眼,就是他微笑着消失在房间里。

        他终于慢慢卸下因为防备而变得僵硬的身体,颓然倒在椅子上,抬起一只手盖在自己的眼睛上。

        好一会儿,他直起上半身,从书桌上拿起一个相框,望着相片上笑得那么温柔的女人,怔怔出神。

        他从手边抽出张纸,一如前些年千百遍重复着的动作,一遍又一遍细致地把相框每一处缝隙都擦得干干净净。

        她爱干净,还喜欢穿白裙子,就算只是相片,也不能脏了。

        不然,她大概会生气地撅着嘴,要吃薯片喝奶茶才能哄好。

        吃完喝完,她又要嫌自己胖了,闹着减肥,拉着他在公园跑步,最后自己坚持不住,坐在石凳上看着他累死累活绕着公园跑步。

        她自己的手艺很好,尤其是营养餐,大概是为了减肥,所以学的最认真。

        但是她摄影的技术真的很令人唏嘘,尤其她人菜瘾大,他好不容易板着脸卖萌才说服她,让旁边的游客帮忙拍了照。

        她笑起来很好看,圆脸大眼,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比他还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

        可惜,爱美的女孩还是没能穿着自己喜欢的白色裙子,躺在自己喜欢的人怀里。

        就像那支舞的故事一样。

        但有所不同的是,她等不来她的白马王子。

        她等到死的也不过是一场虚幻而绝望的梦。

        窗外,繁星隐匿在浓墨色的乌云之上。纵然是满天的星辰,依旧驱不散夜的忧伤。

        清晨,阳光冲破厚重的云层,照亮了一方天地。

        昨晚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席卷了整个城市,路上的车辆仿佛身处在烟雨缭绕的水帘洞里,豆大的雨点安抚下酷暑的火气,凉丝丝的风渗入皮肤,缓解了一整天的闷热。

        秦喻第二天早了五分钟到学校,刚走到走廊就把其他人吓得时间也不看,一路推推搡搡奔回教室。

        轰隆隆的脚步声把楼上吓了一跳,楼下也立马掀起一股“好学风”,不用催就乖乖跑回教室。

        秦喻:“……”

        虽然他明明什么也没做,但仔细想来,好像又都要归结于他。

        他来的时候,江随也刚刚好到教室。

        江随虽然迟到过一次,但其实他平常来的挺早,基本提前十分钟,今天倒还算是迟到了些。

        江随大概还没有领会过被秦喻卡点所支配的习惯,一点也不惊讶地冲他打招呼。

        “秦喻,你今天来得还挺早。”

        “嗯。”他低低的应了一声,木着脸道:“我有话跟你说。”

        江随闻言,便在座位上坐下了。

        “什么?”他嘴角扬着笑。

        秦喻欲言又止道:“你……头上的包好点了吗?”

        “你就跟我说这个?”江随眨眨眼,“过几天就消了。”

        秦喻又“嗯”了一声,他一向对所有人和事都是可有可无的状态,突然这么关心另一个人的事情,连他自己也不太适应,纠结了半分钟,才开口说到正事。

        “你——如果想去教跳舞就去吧。”

        “可是,我只想和你一起怎么办?”江随没眼底戏谑的笑意愈加浓烈。

        “我也去。”

        “秦同学,是为了我去的吗?”江随把手肘搭在他的肩膀上,在他耳边哑着声音,步步紧逼。

        他靠的实在太近,呼出的热气喷洒在秦喻的耳后和脖颈上,酥酥麻麻,显得异常亲密。

        江随怎么跟许述一样,都喜欢蹭他的耳朵和脖颈,秦喻习惯性地向后撤了一点距离,压着他的脑袋,把他按在胸口一公分处,才反问他:

        “江同学想听到什么答案?”

        江随眼前一暗,再睁眼就是秦喻蓝黑色校服的拉链,他嘴角一勾,顺势侧耳贴在他左胸口。

        “已经听到了。”

        ——心跳的声音。

        前面有人注意到他们轻微的动作,好奇地回头张望,连带着许多人都回头看。

        “啊啊啊啊!!我就说!好!好!磕!”

        “秦喻一定是攻!”

        “说不定是江随呢?”

        “怎么会,你看你都不敢确定的用感叹号!”

        “……”

        秦喻自然没心思听她们嗷嗷叫着好嗑,他低头盯着江随柔软的黑发,竟有一种想摸的感觉。

        他假装严肃撇开脸:“不想去吗?那就算了。”

        “别别别!”江随伸手紧紧抱住他的腰,争辩道:“我求之不得。”

        秦喻前桌的范思乐硬着头皮回头小声提醒道:“哥,虽然我对于你们两个情深意重、情比金坚的缠绵非常感动,而且也非常震惊,你竟然会不反感江随抱你,但是吧,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

        他的声音越发微弱:“杨雪儿来了……”

        秦喻听了他说的,终于抬起头,和杨雪儿无法言语的视线对了个正着,铃声下一秒欢快地响起吃瓜音乐。

        他淡定地冲杨雪儿打招呼:“老师早上好。”顺便拍了拍江随的背,“起来吧,上课了。”

        江随把头从他心口抬起来,回眸粲然一笑:“goodmorning,teacheryoulooksobeautiful……everyday”

        杨雪儿一口气卡在嗓子眼不上不下,但刚才不是在课上打闹,她也不至于责怪他们,便抖平了手里的英语书,无奈叹道:“thankyou”

        “上课要好好听着。”

        江随一向知道秦喻上下课两种状态,下课困得再怎么死去活来,上课也会聚精会神地听课,当即不打扰他了,安静坐回自己的位子上。

        江随下课后就把这件事和罗甜甜商量好,正好可以赶上今天一周一次的排练。

        还特别声明秦喻也去。

        罗甜甜吓得把自己心爱的本子划出了一道口子,惊喜地想要仰天大笑。

        “江随,谢谢你,没想到我临终之前还能圆梦一次,有生之年还能看到秦喻跳舞!”

        江随无情打断她:“秦喻可没说他要跳。”

        罗甜甜咧开的嘴角定在了半空,脸上大喜大悲地转成了哀怨之色:“真的没可能吗?那可能会是个爆炸性的新闻。”

        江随沉吟片刻:“如果你能说服他的话。”

        罗甜甜顿时垮下脸,秦喻一看就是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冰山,怎么可能会同意这么无理的要求。

        果然她还是痴心妄想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他不会同意?”江随靠着讲台上,双手环胸。

        “唉,你刚来,不知道。秦喻从来不会参加什么活动社团活动,除了学校安排的省赛,没什么能打动他兴趣的。”

        江随不解:“你们之前邀请过他?”

        罗甜甜一愣,眯着眼睛,思虑片刻,茫然地摇摇头:“那倒没有,秦喻脸上就已经写明了拒绝,怎么会有人还想去尝试的。”

        “既然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同意?”

        “你的意思是——我们有可能看到秦喻跳舞?”

        江随仅是笑了笑:“不知道,我只是个新来的转学生。”

        罗甜甜没有在意他后面一句,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

        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合上自己心爱的本子,给自己提提气。

        为了社团的未来……以及自己看不到秦喻跳舞,死都不会瞑目的心愿,她决定尝试一下。

        秦喻彼时正在自己座位上写生物,罗甜甜一小步一小步地慢慢向他挪过去,直到站在他桌子边。

        秦喻被一片阴影挡住,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吓得罗甜甜惊慌失措移开视线。

        “有事吗?”他淡淡问道。

        “额……”罗甜甜虽然性格外向,跟班里大多数人都打过交道,但秦喻却是属于其中的极少数。

        两个学期来,她第一次试图和秦喻说话,心里不免紧张得很。

        不过她心思活络,开不了口,自然有她的解决办法。

        罗甜甜打开她的本子,在上面“唰唰”写下一行字,秦喻就静静等着她写完。

        罗甜甜大义凛然把本子反过来,让秦喻得以看到上面的字。

        ——可以请你加入我们社团吗?如果你不喜欢跳舞的话,拒绝也没关系。

        她终于迈出了最艰难的一步,整个人泄了一口气之余,也开始盼望着对方能够同意。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尤其是等待秦喻的过程。他沉思的每分每秒,连带着纠结的都是罗甜甜的心跳。

        罗甜甜紧张地吞咽一口口水,见秦喻薄唇微启,忍不住就闭上眼,像是等待死刑的犯人。

        “好。”

        算了,就算他拒绝,也没什么大不……

        他说什么?

        “你、你同意了?!你真的同意了?我没听错吧?这是真的吗?”

        罗甜甜顾不上面对秦喻习惯的紧张,震惊起来直接撑在他的桌子上。

        “嗯。”秦喻接受不了别人太亲近,微不可查地向后倾身。

        难得受到别人邀请,他也只是心神恍惚了一瞬,不知道为什么罗甜甜这么激动。

        难道他看起来很像讨厌一切人类活动的厌世者吗?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yes!”罗甜甜狠狠握着拳头,恨不得把这个好消息布告天下。

        秦喻看向他身后的始作俑者,对方仍是满含笑意地注视着他。

        秦喻缓缓收回视线,重新看向桌面上的卷子。

        咦?为什么写着江随的名字?

        他皱着眉把卷子从上到下扫了一眼。

        额,什么时候拿错的?


  (https://www.biqwo.com/dudu/87707/87707790/3185242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