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靠学习饲养病弱美男 > 第7章 脑补能力很强

第7章 脑补能力很强


掺了点点白颜料的湛蓝色在丝绸般的天空上晕开,澄澈如明镜。

        秦喻望着窗外,麻雀落在对面的屋檐上,晒着太阳梳理羽毛,一到光束打在他肩膀上,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

        江随正好从教室外走进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他微微怔愣,沉浸在这副美好的人物画中,眼里都是明亮的暖色。

        秦喻直到快上课了才回过头,一眼就是痴痴傻傻,眼睛瞪得极大的江随。

        “有事吗?”他问。

        江随这才回过神,“额”了好几声,才想起来找他的目的。

        “要上体育课了,一起走吧。”

        秦喻淡然垂着眼,薄唇紧抿,漫不经心应声:“嗯。”

        “你怎么了?”江随看出他心情不好,又不知道原因,便出声询问道。

        秦喻拿上自己的篮球,没有回答——他还在想着上节课间,那场荒缪的梦。

        浪声涛涛,梦里的一切本就模糊不清,恍然梦醒,更是忘的一干二净,只有那道想不起来说了什么的声音,让他的心难得的茫然空荡。

        秦喻抓着江随的手腕,拉着快步走出教室——或许一场淋漓的篮球比拼能让他的心安定下来。

        秦喻心里纷乱,自然也不会注意江随望着自己手腕,眼里露出的惊讶与狂喜。

        平常地体育课一般就跑个八百米,路上嘴也不带停的。

        秦喻心里烦,硬生生跑了五六圈,江随还好,快到第四圈时跟的有点吃力,范思乐第三圈就累垮了,得要别哲阳慢悠悠搀着他走,腿还抖得厉害,回来的路上更是被威胁喊“爸爸”,不过他头铁地不从,也被别哲阳放过就是了。

        秦喻终于停了下来,他转身望着撑着膝盖气喘吁吁,还非要跟着他的江随,主动伸出手扶着他,不太习惯地关心道:“你还好吧。”

        江随喘着粗气,勉强抬眼,秦喻除了冒了一层汗珠,脸上被晒得红了些,看上去淡定得狠,他却快要累趴了。

        江随趁机搭在秦喻肩上,苦笑道:“你体力还真是从小就好。”

        秦喻排解了心中郁气,汗水在阳光下放射出光辉,显得他更加意气风发。

        “不跑了,回去吧。”

        秦喻揽着他的肩膀,让他得以靠着自己站立,江随体力也很好,自然不像范思乐一样腿抖的走不动路,但他还是附在秦喻身上,慢慢走了两步。

        操场哪儿都是座位,他们随便找了块草地就席地而坐,秦喻更是直接闭眼享受晒日光浴的乐趣。

        虽然是秋天,但太阳晒久了,仍是觉得燥得慌。

        江随正安安静静盯着他,忽然听见有人再唤他,连闭着眼睛的秦喻都被惊动了,齐齐望向声源。

        班里仅有的几个女生,摆着几个动作,像是在做瑜伽,嘴里闲聊的话题主人公就是他们,也不知道说到什么了,频频回头朝他们看过来,见已经被他们发现,几个女生尴尬地偷偷转回头,一本正经做动作。

        窸窸窣窣又说了一顿,罗甜甜才像是受了任命似的,朝他们走过来。

        她也在草地上坐了下来,斟酌着用词,犹豫地说道:“江随,我之前进办公室的时候,听到倪老师说你以前学过拉丁舞是吗?”

        江随虽然不知道她问这个干什么,但还是温和地回应道:“是的。”

        “额,是这样的,我们学校有个舞蹈社,我是社长之一。”

        “我们舞蹈社创立之初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更多喜欢舞蹈的人,有机会展现自己。”

        “十月二十几号,我们舞蹈社要出去比赛,但是缺个指导老师,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罗甜甜问这话的时候,实际上也是忐忑居多,虽然舞蹈社是这学期才成立的,但指导老师的位置,确实阻力颇多。

        更多人是没系统学过舞蹈,少部分学过的,教不教也得看他们自己的意愿。

        以至于……她们已经被拒绝过很多次了。

        这次,其实也没想过会成功,只是再不找到人,就有点难搞了。

        江随本来也想答应她,没成想回过头向着秦喻打眼色时,忽然就瞧见了他乌黑深沉的眼珠子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江随眼咕噜一转,眉开眼笑地反问另一个人:“秦喻,一起去吗?”

        “……”

        秦喻没学到过舞蹈,就算学过,也不想去。

        他一脸抗拒地任由江随拉着手臂,任他怎么拉都不肯动,江随只能回过头,遗憾地准备拒绝。

        罗甜甜吃惊地好像看出了什么一样的情况,视线投注到秦喻身上,又看了看江随。

        虽然被拒绝了,但她还是忍不住捂着嘴憋笑道:“没关系没关系,我理解的。”

        她没来得及告别,实在忍不住转过身闷头向后冲,憋不住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表情夸张地向其他人打口语:“啊啊啊!我好像磕到真的了!!”

        在秦喻的眼里,她却好像有点失落似的。

        秦喻又向江随看过去,见他眼底蕴含着笑意,似乎没有太在意,他不禁又多看了几眼。

        “怎么了?我的脸很好看?”江随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瞧,脸被太阳晒得有点红,不禁调笑道。

        “你喜欢跳舞?”秦喻问。

        “还好吧,跳舞挺让人放松的。”江随不知道他的心思,思考了一瞬,说了个通用的回答。

        “嗯。”

        秦喻若有所思地安静下来,远远地听见范思乐呼唤他:“哥,来打篮球。”

        话落,他手中的篮球已经被别哲阳一把抢过,急步快跑加上一个完美扣篮,只听他扬声高呼:“送你一个暴扣!”球稳稳地进了篮。

        范思乐像平常一样气得想找秦喻,与别哲阳开始一场别开生面的暴揍与反暴揍,但秦喻并没有急着过去,而是摸了摸手里的篮球,只冲他摇了摇头。

        范思乐对于他的决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见他被江随敲敲肩膀,听对方耳语几句,又是一阵摇头,范思乐陷入迷惑。

        他没有理会胜利之后拼命在他面前蹦哒炫耀的别哲阳,径自走到秦喻身边坐下:“哥,你平时体育课不是球不离手吗?今天是怎么了?”

        秦喻没有直言,扯谎道:“跑了几圈,累了。”

        范思乐了解他的极限在哪里,自然不会信他所说的,还要再问,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一脸吃惊表情盯着江随。

        江随接收到他的意思,只是眨眨眼,没什么有用信息,范思乐却自顾自笑了起来:“嘿,哥,你继续陪江随吧,我去打蓝球了。”

        秦喻紧紧蹙眉,他总觉得范思乐和江随表现都很奇怪,但具体的,又说不上来。

        他瞥见别哲阳好奇这里的情况,跟着凑上来,耳朵微动,模模糊糊听见一些他和范思乐悄咪咪的谈话。

        “这是怎么了?”

        “……你还记得罗甜甜……那些猜测……说不定……真的……”

        “不会吧……怎么可能……”

        他们渐渐走远,声音也渐渐变小,直至消失。

        秦喻懒得去想他们到底在猜测什么,下课铃声一响,他就站起身,朝江随伸出手:“起的来吗?”

        “当然。”江随抬手回握住他,借他的力脚一蹬,也跟着站起来。

        回教室的路上,秦喻始终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江随怎么问也不说。

        见他除了课上依旧保持认真,其他时间都魂不守舍的,江随还颇为担心。

        秦喻倒是淡定的很,只是晚自习结束回家的时候,无视庄雅的冷嘲热讽,径直走到房间,书包一扔,把手机拿了起来,竟是难得主动的让许述出来。

        许述第一次被秦喻主动叫出来,苍白的脸上难得泛起光彩照人的红晕。

        他欣喜地揶揄道:“鱼鱼,今天怎么这么迫不及待?”

        秦喻打量他一番,见他裤子已经换成购物车那条,脸色也不像先前那样难看,看上去最近特地多写了几张卷子还是有效果的。

        他这才说出自己的目的:“你喜欢跳舞吗?”

        许述闻言狠狠一愣,围着秦喻飘了几圈,见他十分坦然地任自己打量,才欲言又止,犹豫地开口:“喜……欢?”

        秦喻点点头:“你会跳吗?”

        许述好似明白几分他的意图,询问道:“你不会是想看我跳吧?”

        “不是,算了。”秦喻微微皱着眉,顿时后悔提出这个听着有点不太靠谱的请求。

        上午罗甜甜请江随教跳舞的事,让他有点难平心绪,只想着许述或许能给他答案,所以就找了对方。

        江随当时眼底的兴趣,他早就看出来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想去,还因为他拒绝了,但秦喻还是不太希望看到他失望的样子。

        秦喻正低头沉思,脑中灵光一闪,发现了整件事情一个小小的漏洞。

        为什么他好像对这个刚来还没有两天的转校生,竟会有一种好朋友般的默契?

        他并非什么察言观色小能手,只是莫名觉得——对方可能有点失落。

        许述见他这么长时间低着头,还以为他是因为看不到自己跳舞而失望,连忙温声宽慰道:“没关系,跳舞是个bug,程序员还没给它算健康值,可以趁着bug还没传回去,先看看效果。”

        “就权当老用户的专属福利了。”

        秦喻默了默——许述好像是误会了,他并没有要看他跳舞的意思。

        不过他也确实很好奇对方跳舞是什么样子的,便干脆当是默认了。

        许述利落地走了两步。

        他跳的是古典舞,还强制手机自带bgm,不过秦喻没有听过这首,只听出曲调比较悠扬哀愁。

        许述说,这个bgm后面还有一段故事。

        在战乱年代,一对互相喜欢的有情人挺过了家人的反对,熬过了世俗等级的阻挠,却还是被战争拆散,男人外出打仗,女人便在家里翘首以盼,直到得到男人身死的消息,女人便为他立了一座无名碑,在墓前跳下一舞。

        许述的古典舞跳得很有韵味,刚柔并济,每个动作都带着力道,大开大阖,将身体延展到最开,完美展现身体的弧度。

        到了高潮部分,秦喻竟是从这乐曲,这舞蹈中,感受到了孤侣的悲鸣。

        爱而不得,得而不能相守,谓之《相思苦》。

        舞的结尾,是女子墓前自刎,她缓缓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衣裳,笑靥如花。

        梦里,有她的如意郎君,八抬大轿、十里红妆,高头大马,牵过她的手,与她许下一生一世。

        许述倒在地上,双手合十,仿佛是女子临死前,最后的祷告。

        “若有来生,君为夫,我为妻。”

        “生死,不离。”

        秦喻放任自己沉浸在舞蹈中,以一种对篮球的喜欢,去观察着许述的每一个动作。

        这世上,很多东西是藏不住的。

        每一次抬手,都藏不住训练时的坚韧;每一次回眸,都藏不住眼底的欢喜。

        秦喻恍惚间脑中浮现出想象中江随跳舞的样子。

        身体的每一根弦都紧绷着,抬头、挺胸,如精灵般在舞台上轻盈旋身,将身体拉得修长笔直,腰却是软的,以身体画圆,将整个人拉到极致,似乎也……美到极致。

        舞动时的眼神扫过他,点点微光,无不彰显着他已沉醉于舞蹈之中。

        秦喻忽然对这件事没了太多抵触,反而有点……期待?

        一舞毕,许述并没有再站起来,但面色还是不错的,不像是因为疲乏,才瘫倒在地上。

        他的身体虽不见什么起色,但正如他所说,这支舞并没有耗费健康值,秦喻这才放心下来。

        “看来你想让我帮的忙,你自己已经有了答案。”许述就这么坐在地上,瞧了一会儿他神色的变幻,笃定地说道。

        “嗯,谢谢。”秦喻诚心诚意地向他道谢。

        许述伸出手,示意他拉自己起来。

        其实他们连掌心相触都做不到,但秦喻还是如他所愿,向他伸出手。

        许述将虚无的右手附在他的右手上,顺势站了起来,一边腼腆地笑了笑:“没什么,反正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

        “毕竟,你可是我的命啊。”


  (https://www.biqwo.com/dudu/87707/87707790/3185242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