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靠学习饲养病弱美男 > 第6章 替你出头

第6章 替你出头


秦喻回到家,庄雅并没有回来,他也乐得清净,书包往桌子上一甩,整个人从头发丝开始完完全全瘫在椅子上,仰头闭目。

        许述在他回来的那一刻已经强制出现在这个房间里,见秦喻眼皮都未动,似乎对他随意地现身已经见怪不怪,忙飘了过去,漂浮着坐在书桌上,两条又白又细的大长腿道露在桌沿之外。

        许述捂着胸口,艰难喘息,却还执着地飞到他旁边问道:“咳咳咳,今天的学校生活怎么样?”

        秦喻轻飘飘瞥了他一眼,心里盘算着,程序员和三毛可能只差了一个许述的距离,却在看到他一身装扮的下一秒,微微发愣。

        “怎么了?”许述注意到他被自己吸引过来,忙摆正了笑容。

        秦喻上下打量着他。

        许述又加了一件外套,上面一半是纯净的天蓝色,另一半则是苍茫的白,像是把天空披在身上。

        下半身穿了一条短裤,露出了修长纤细的双腿。

        可是……

        为什么是碎花裤?是自己的癖好吗?还是程序员的?

        许述看懂了他视线中不可言说的犹豫,脸上竟然还浮现出一抹薄红色:“你在想什么!”

        秦喻理解地劝慰道:“没关系,无论喜欢什么,都是你的自由,不违法就行。”

        就是配上这张脸,真的很好笑。

        许述冲他翻了个大白眼,又忍不住咳了两声,虚弱地依靠在他肩膀上,仰头蹭他的颈窝,即使秦喻知道他不是实体,心里依然泛起了怪异的感觉,好像真的有轻柔的触感,落在他脖颈上。

        秦喻别扭地推开他,发现自己的手只能穿过许述后,索性人连同凳子一起往旁边挪了挪。

        许述也不在意,神色餍足地撑着桌面。

        “程序员根据数学情况,做出一些相关措施,就比如把初始服装按成绩重新划分。”

        他拽着外套抖了抖,示意他看过去:“看到没?健康值换的。”

        见秦喻始终无动于衷的眼眸中终于露出一丝尴尬,他连忙乘胜追击,抱了上去。

        许是秦喻自己心里的愧疚就很强,他竟觉得许述的漫画脸上写满了委屈。

        “鱼鱼,我现在不健康了,你得对我负责!”

        秦喻并没有再挣开他,而是不明心思地盯着他,直盯得许述脸皮防御上附加的变成负值,才狼狈地松了手又转过头,听秦喻问出了一个一直萦绕在他心里的疑惑。

        “许述,虚拟形象的性格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

        “额……”许述卡了壳,揽着他不知所措地愣住了。

        虽然被秦喻唤了名字是很激动没错,但现在好像不是个专注于称呼的好时机……

        秦喻好似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并不太在意他的回答,拿过扔在桌面上的书包,把三节晚自习的作业一本一本掏了出来。

        许述配合地坐直了身体,浅浅瞄了一眼,有些意外。

        “你这是……晚自习的作业都没写?”

        “嗯。”秦喻拿着物理,很快就写了两道选择。

        许述此时的姿势已经改成了人站在地上,两手扒着桌沿,脑袋搁在桌面上,好奇地探头看他写作业。

        “你物理看着还挺不错的。”

        “嗯。”秦喻有个习惯,他喜欢先写喜欢的科目,再写难的,物理是他最擅长的科目,写起来也轻轻松松,许述有这种感觉也是正常。

        “所以你是怎么把数学学的这么烂的?”

        许述的内心只有伟大的数学事业。

        秦喻没有说话,只是在动笔的时候,笔头刻意向许述点了点,像是在泄愤地敲他额头似的,幼稚的动作把许述逗笑了,他紧紧贴了上来,想和秦喻套套近乎。

        “鱼鱼,你今天晚自习为什么没写作业?”

        秦喻飞速移动地笔尖顿了顿,淡淡说道:“作业太多了。”

        许述笑出了声,很快又敛了笑意,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眯着眼睛道:“数学多吗?鱼鱼,那我缺失的健康值就靠你了。”

        秦喻一边看题,一边分心回他:“你可以选择不买新衣服。”

        “我不要。”许述半点不带犹豫,“饭可以不吃,但人不能不帅。”

        许述撑着脸,恨不得凑到他面前,让他好好看看自己帅气的正脸,从此神魂颠倒。

        可惜,秦喻沉醉于物理的魅力中,头都不曾抬过。

        许述顿感无趣,趴在他肩头陪他看题。

        时间一点一点的在无声的陪伴中流逝,四个多小时的时间,秦喻再抬头按亮手机时,上面已经显示是凌晨两点多。

        秦喻下意识看向许述,宽敞的房间里亮如白昼,却已不见那人的身影。

        他压下心里淡淡的情绪起伏,鬼使神差的解锁手机,再一次点开了app。

        上面新开发了“性格”选择,他点进去往下划了一圈,无非是让做个问卷调查,看看使用者喜欢什么样的伴学对象。

        他对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再者,许述现在的初始性格也没什么不好,就什么也没更改地离开了“性格”。

        “店铺”里陈列的衣服倒是更多了,秦喻认真写了一个小时的数学,也就勉强能给许述换条最便宜的裤子,或许还只是可怜价,但好歹也算是多了项选择,未来还是很可观的。

        秦喻脑中好似闪过了他什么要在乎这些的念头,但很快这一想法就被狠狠抛在脑后,顺便踩了几脚。

        ——反正花的又不是自己的钱,用了也不心疼。

        秦喻替许述把那条最便宜但看着还不错的直筒裤加入购物车,寻思着明天健康值多一点再让他买,看他那弱不禁风的样子,简直恨不得把人参掰开塞他嘴里。

        反正已经都逛过了,秦喻索性又进入“形象”,没想到每个标签后面都跟上了一些有趣的评价。

        健康值:56(路漫漫成绩远兮,同志还需努力升级!)

        心情值:86(非常愉快)

        颜值:1000000……(写不下0了!!)

        装扮值:48(想要更多好看的衣服~)

        互动时间:22点06分(早睡早起身体好)

        离开时间:02点28分(晚睡早起帅哥也萧条!!)

        秦喻仿佛已经透过界面看到了内心戏很多的戏精程序员,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拉伸一遍僵硬的手臂,又把手机放在桌子上,转身进了浴室。

        许述习以为常地出现在房间里,撑着头躺在秦喻的床上,远远地盯了一会儿秦喻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想起他又看了这么久的手机,憋笑也几乎憋不住:“口是心非。”

        他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疲惫地几乎要闭上眼,转瞬消失在房间里。

        又是一个没有打游戏还晚睡的日子。

        但是这次就没有了那么好的运气。

        一大早因为迟到了一分钟,被语文老师好不容易抓着机会,再一次站着早读的秦喻,忍不住暗叹了一口气。

        没读几句,一道飞快移动的人影冲到教室门口,还记得礼貌地敲了两下门:“报告。”

        语文老师谢诗文见他面生,便问了一嘴:“你是昨天新转来的同学?”

        “嗯。”江随仔细观察了她,和陈医生一样,是个比较温柔的人,说话也是温声细语。

        “你为什么迟到了?”她似乎不太会训人,听起来更像是日常聊天时的疑问句。

        “睡过头了。”江随微微转头,看了一眼全班唯一站着看他的秦喻,坦然说道。

        谢诗文点点头,示意他回到座位上。

        “看在你第一次迟到的份上,回去坐下吧,下次再迟到,就要像秦喻一样站着早读,知道吗?”

        江随应了声“好”,直到快步走到座位上,嘴角还是挂着笑容,一点也没有早读迟到的自觉。

        秦喻无视他兴冲冲从书包里拿了本语文书,和他并肩站着读书的行为,眼平心正地把全部精力都投注在书本上。

        反而是谢诗文注意到他一直站着,还好心走到他旁边,提醒道:“你坐下读吧。”

        “老师,不用,只有站着才能让我深刻意识到下次不能迟到。”

        谢诗文被他有板有眼的说法说的一愣,见他执意如此,便调笑起了一旁的秦喻。

        “难怪倪老师让你们坐在一起,秦喻,一定要珍惜这次学习的机会哦。”

        “……”

        秦喻听了谢诗文的话,连读书都忘了,嘴巴保持着原来微张的口型,显得颇为惊讶的样子。

        ??

        见谢诗文向讲台走去,江随用语文书挡着脸,对着秦喻小声笑道:“听见没,秦同学,跟我学学,下次争取不要迟到。”

        “一直在卡点,从没迟到过”的秦喻动了动嘴唇,低低回道:“谢谢,就不必了。”

        下了早读,难得班里人聚的这么齐,大家齐齐凑到秦喻和江随桌边,把他们围了个水泻不通,一个两个的眼神透露出浓浓的渴望,却纠结地你推推我,我推推你,谁也不肯开口。

        秦喻当然值得他们在纠结什么,顶着他们好奇,恨不得让他自己说的表情,安然地准备躺下睡觉。

        昨天,不,今天才睡几个小时,他现在眼睛都睁不开,就算现在让他直接站起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睡过去都有可能。

        范思乐太熟悉他这种神情,趁他还没睡,连忙开口问道:“哥,你昨天晚上是拉着包辉去种花了吗?”

        “种花?”这声惊呼是来自坐在座位上的江随,他昨天不在学校,也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闻言满脸震惊地定住动作。

        范思乐见江随不知道这件事情,就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他,不过他们所知道的,也就是那节晚自习下课看到的一切,其他的,这不就来问当事人了么。

        江随呆滞的视线不可言说地紧紧抓着秦喻,好一会儿,秦喻也没有什么要说的,江随便微微抖着声音,嘴角咧开极大的弧度。

        “秦喻,你这是在帮我出头吗?”

        见对方想要开口说话,他当机立断,快言快语打断道:“就算你想否认,我也会这么认为。”

        秦喻默了默,勉强打起精神,睁着眼睛,却并没有反驳,而是干脆地应承了下来。

        “是啊,所以,下次别那么莽撞地扑过来……否则除了后续……我也什么都做不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倔强的清醒顶不过滔天的困意,沉沉睡去。

        江随霎时敛了笑容,望着他头埋在臂弯之中的样子,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他环视一圈周围神色各异的人群,挥挥手赶人:“好了好了,秦喻睡觉有什么好看的。”

        见秦喻睡得极快,其他人即使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也只能抱着遗憾四散离开,教室里很快又空荡下来。

        倒是范思乐深深地盯着江随看了一会儿,等到江随回之以微笑,他才小声嘟囔了一句:“怎么感觉哪里不太对……”

        范思乐想不通也懒得想了,索性搭着好友的肩跟着出了教室。

        周围终于安静了下来。

        江随静静地盯着眼前人,又轻轻勾起他和主人一点都不像的柔软黑发,细细捏在两指间摩挲。

        ——

        短短的五分钟,秦喻仿佛睡成了一个世纪之久,迷迷糊糊之间,他似乎还做了一个不太完整的梦。

        梦里,一张十分模糊的脸在眼前无限放大。

        耳边隐隐传来若有似无的海浪声,和一个难以辨认出是谁的声音。

        “那个……你喜不喜欢男生啊?”

        ?!


  (https://www.biqwo.com/dudu/87707/87707790/3185242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