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靠学习饲养病弱美男 > 第5章 爱护自然,人人有责

第5章 爱护自然,人人有责


今天的十二班,注定是不平凡的晚自习。

        值班老师并不在教室,秦喻也不在意,反倒是省了麻烦。

        他揪着包辉的领子,无视他的反抗,钳着他的双手,竟让他一时挣脱不得。

        “秦喻!你疯了?!你要干什么?!”

        秦喻力气大的根本无需担心他挣脱,头也不回,还一手揣在兜里,仿佛制约住包辉是件轻轻松松的事。

        “以暴制暴。”他随口回了句。

        包辉闻言反倒不在意他的行为了,故作深沉,仿佛预料到他不敢如此似的,嘲讽道:“你就不怕被记过吗?”

        秦喻突然停下了脚布,回身看着包辉,冷冷地瞥向他,说:“你也轮到靠‘记过’保护了?”

        身上背着多条处分的包辉哑口无言地住了嘴。

        秦喻这才重新拉着他向前走。

        包辉心里仍是十分活络,他断定了秦喻也不敢拿他怎样,最多不过是打一场,秦喻就算敢打,他一个能过重本线的学生还敢下重手不成?

        包辉心里想着自己的小九九,直到他身前的秦喻再次站住脚步,他才抬头望去。

        夜深湿气重的时候,他被带到了……花坛?

        最近学校找了园艺公司来学校重新规划花坛,这一片花坛已经显现雏形,对方还带来了许多直接栽种的花朵,这几天正准备种进花坛里。

        包辉心里咯噔一声,向四周瞧了瞧,更希望自己是想错了,明知故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秦喻却是紧紧盯着眼前的花坛:“你说呢?”

        包辉想法成真,顿时火冒三丈:“秦喻!有种你就跟我打一架!别给我来这些花花草草!你是想让我一朵踩一脚?”

        秦喻压着他的手,强迫他握着地上的花,颇为遗憾地说道:“以暴制暴确实是最方便的方式,但是很可惜,你越希望我会以暴制暴,我越不想让你如愿。”

        包辉被紧紧禁锢着手的行动,被迫抓着花的根茎,他一咬牙,重重一捏,又将整朵花找到时机,狠狠甩到地上。

        他扯着嘴角,笑得几乎面目扭曲:“那有怎样?我不照样还是把你的花给折了?”

        秦喻仍是面不改色,毫无半分动容的模样,再度把他按了下去。

        只是这次,包辉就没那么好运了。

        秦喻按住了他的头,让他几乎要挨着冰冷的瓷砖,丝丝凉意竟好像渗透到包辉的骨髓里,身体各处遍生寒意。

        秦喻又扯着他的手臂,直直向身后伸出,以一种极其羞耻的姿势向着地面欲落未落,惹得心中徒生怪异的恐惧感。

        “秦喻!!!”包辉拼命挣脱着他的束缚,却不见成效。

        秦喻低头扫了眼转动的表针,“还有十分钟,第一节晚自习就会下课,在这期间,你可以做出选择。”

        他顿了顿,见包辉一脸挫败,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你也可以不做选择,结果反正只有两种。”

        包辉气急地抿着唇,隐隐约约从唇缝间流露出悲愤的哀嚎。

        “九分钟。”

        包辉梗着脖子,开始破口大骂,秦喻无视了他难以入耳的语言,静静等着他做决定。

        “八分钟。”

        又骂了几分钟,包辉也累了,不管是体力脑力都消退了许多,生无可恋地放松了身体。

        他心如死灰地问:“你被骂,都没反应的吗?”

        秦喻好心替他解答了疑惑:“以暴制暴的时候,可没见你狂吠不止。”

        包辉目瞪口呆地明白了他的奇葩操作,即使知道一句话嘲讽了他两遍,他也只能暗吞苦水,咬牙切齿地服软道:“我、种!”

        秦喻终于一松手,看着他磕到花坛上的瓷砖,捂着下巴,因为咬到舌头,痛得缓不过来。

        他松开了对方,半蹲下来,静静地盯着他:“说错了话,总得吃点亏。”

        “秦喻!”

        他怒吼出来的名字主人,此时已经站起身,坐到旁边花坛的瓷砖上。

        “你可以继续拖下去,毕竟这是你接下来每节晚自习的任务,想必,你也有的是时间。”

        “难道学霸是想再替我多写一份作业?”包辉手一撑,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

        “你写吗?”秦喻轻飘飘回问道。

        包辉又一噎,还想在说些什么,晚自习下课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

        他莫名忌惮地瞟向秦喻,见对方安安静静坐的好好的,似乎并不打算说什么,暗暗松了口气。

        一个晚自习都在讨论“秦喻去哪儿了”的一班,和目睹一场好戏的十二班,刚一响铃,已经分别从两层楼里冲了出。

        两个班找了好半天,最后还是有人率先发现了他们,冲人群大喊了一句:“他们在这边!”

        霎时,几十个人齐刷刷冲了过来,中间蹭来了不少其他班看戏的人群。

        “辉哥你没事儿吧?秦喻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包辉眼里冒火地看着他的好兄弟,闭口不言,心里暗道:“事情已经够丢人了!能不能闭嘴!”

        可惜他的好兄弟们听不见他的心声,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吵得脑壳疼。

        范思乐也沉默地跟在别哲阳后面,躲在角落,静静地瞧着面无表情的秦喻。

        他在走出医务室的时候纠结了很久,还是先拉着别哲阳回到教室,他既想问问秦喻到底是怎么想的,又怕得到自己不想知道的答案。

        毕竟,江随只是个新来的转校生,他为江随打抱不平,尚且可以算是性格上的嫉恶如仇,就像他看不惯包辉追女孩的方式一样。

        但秦喻呢?

        他怕麻烦了吗?

        很显然,秦喻和包辉坐在一起的情景委实让人看不懂。

        人群外,忽然间,静默无声。

        站在里面的同学还没回头,已经心头一紧,主动把路让了出来。

        果然,年级主任从人群之外顺利地走了进来。

        他皱着眉,向着一个个顿时安静如鸡的学生扫过去,最后视线落到秦喻和包辉身上。

        “你们都聚在这里干什么?这里花坛正在修缮,没事不要靠近这里。”

        他又盯了一眼秦喻,意味深长地说:“秦喻,班主任的晚自习也逃?数学写完了?”

        秦喻被年级组长兼自己物理老师逮个正着,倒是面色不改:“早上写完还多写了张卷子。”

        吕速点点头,并没有对这件事多做纠结,只是提醒道:“上节晚自习的事,你自己去跟倪老师解释,下节晚自习,别在让倪老师找不到你人。”

        他对秦喻放心,一旁的范思乐却是目瞪口呆地瞪大了双眼。

        秦喻睡了一天哪来的时间写作业?更别说还多写了一张卷子!难道他说谎了?

        可是秦喻从来都不屑于说谎,他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了?

        秦喻自然不知道范思乐心里的惊涛骇浪,他眼一斜,倒数了几个数,晚自习铃声配合地响了起来。

        吕速手里拿着东西,多半也是看了这里的动静才过来的,挥散了众人,又让秦喻和包辉回去上课后,自己也算着时间,赶紧离开。

        “人走的差不多了。”

        整整齐齐亮着灯的教学楼再次沉浸在“唰唰”的走笔声中,秦喻却丝毫没有放过包辉的意思,仿佛真的想陪他种一晚上的花。

        包辉心里憋屈,浑身都不得劲,勉强扔了两朵在土里,见秦喻看见了依然没什么反应,顿时肆无忌惮地扔了两朵。

        便听秦喻不甚在意地说:“多种两天,包括白天。”

        “……”包辉知道秦喻说到做到,当下小心思全没了,憋屈又安分地一朵一朵栽进土里。

        包辉一向自傲于自己的身体素质,但现实给了他狠狠一击,种了两节晚自习的花,在直起腰,感觉比跑马拉松还累,尤其是秦喻还不让他停。

        也不知道秦喻怎么做到的,一直紧紧盯着他,眼神不移都不觉得无趣,还有精力看他有没有把每一朵都种到完美。

        不过……

        晚自习铃声响起,包辉看着自己亲手种上的每一朵蔫蔫的花瓣,皱着眉:“这些花能活吗?”

        明明在秦喻的监视下,他下手已经很轻了啊?

        秦喻从花坛上站了起来,手插在兜里,一步一步走向教学楼,下了最终判决。

        “那是你要思考的。”

        “明天继续。”

        秦喻回到教室的时候,人已经走了大半,留下的看见他走进教室,多半带着点同情。

        他心里也有了些思量。

        果然,还没进门,倪珍杏就耳尖地听到了不一样的动静,正好对着刚进门的秦喻说道:

        “秦喻,你要不要解释一下,你晚自习干什么去了?”

        秦喻把手掏了出来,笔直地站在门口,除了闭口不言,眼神也能坦然的对上,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更像个不捣乱的乖学生。

        倪珍杏简直要被他气笑了,没好气道:“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忘了你逃了三节晚自习的事。”

        “你晚上作业写了吗?交了吗?打算什么时候交?今晚熬夜补吗?明天能起得来吗?”

        急速版碗豆射手着实让秦喻插不上话,好不容易找到了缝,秦喻脱口而出:“能。”

        听完问题,他才微微愣住。

        倪珍杏严肃地板着脸地说:“你还能?我看你挺能耐的,进教室踩点比铃声都准。”

        “你说万一哪天铃声坏了,提前了一秒,你是不是就得迟到了?”

        秦喻哑口无言,半晌,他为难地商量道:“那……我明天多提前几秒?”

        见倪珍杏没有应道,他只好犹豫地又退了一步:“一……分钟?”

        “……”

        倪珍杏是真的不懂,明明她当年上学,是班里出了名的控分王,为什么她教出来的学生,传承了她的光辉伟业,却成了班里出了名的控“分”王??

        “滚滚滚,赶紧滚,我今天晚上看见你,我都睡不着觉。”

        她挥了挥手,嫌弃地叫秦喻赶紧回家,转身拿上自己的电脑。只是手刚触到电脑时,又回过头,别扭地加上一句:“实在写不完,你就明天在班里写,晚上别熬夜,听到没有?”

        “……早上也早点起来,少卡点,多卡分。但凡你数学考个及格线也好啊!”

        “嗯。”秦喻目送她离开,班里看戏的人,这才纷纷嚷嚷着回家。

        作为最后一个走的人,秦喻挎着书包,关上了教室的灯,“啪”的一声,整栋教学楼陷入了寂静的黑夜。

        秦喻打开随身带着的微型手电筒,刚一按,整条走廊亮亮堂堂的,他打着灯,低头也快步离开了教学楼。


  (https://www.biqwo.com/dudu/87707/87707790/3185242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