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宅旧梦 > 第三章 养鬼

第三章 养鬼


  老太太像是回忆一件很久远的事情,良久之后才开口“这事儿,我也不太清楚,也只知道你高曾祖的爷爷辈的事儿了,那时候还是大清朝……”

  大约一百二十多年前,林氏宗谱上只有林传义和林传礼这兄弟二人。林家是书香世家,还曾出过几个不小的官,在当地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哥哥林传礼天资聪颖,却在乡试中连年不中,眼看过了而立之年也有几个年头了,却依然是个生员,而他眼中一向愚笨的弟弟却意外的中了举人。就连父亲母亲也是对弟弟宠爱有加。这让向来自负的林传义很是嫉妒,甚至暗暗滋生出了憎恨。

  19世纪末本来不是什么太平年月,有人头脑灵活的要变革,有人依然迂腐的相信大清朝政府。林传义就是这么迂腐的人,想想明年便是三年一度乡试,自己更是郁闷。古人常说一醉解千愁,于是林传义便日日与些纨绔子弟厮混在一起饮酒作乐,醉了便与他们互相吹捧,侃天侃地,醒了便更加空虚。后来不知听谁说起养鬼之术可以使人心想事成,于是他便下定决心要偷偷养了一只,让自己付出些什么代价倒不打紧,只要能让自己在家里家外扬眉吐气。

  祭炼小鬼的方法有好几种,然而林传义却选择了最损阴德的一种。

  在那个年代,难产致死的孕妇并不少见,稍加留心便能打听到。林传义以想买紫河车做药引为由,从附近的稳婆那儿几乎知道了所有的孕产妇的消息,没过多久便有一个稳婆告诉他不远处一个产妇,年方二八,长得那叫一如花似玉。不过可惜胎位不正,熬了一夜终是没生下来就死了。

  林传义稍稍使了些小聪明,便打听好孕妇葬身的位置,当晚,趁着阴气正盛的时候,林传义带着铲子、刀子,以及一些祭炼小鬼必备的东西找到了那座新坟前,按照那人教他的方法,挖开新土,撬开棺材,剖开女尸的肚子,探手从女子尚温热的腹中取出未见天日的婴孩祭炼,婴孩已经成型,是个*。

  真不知道,从小就读着写满仁义道德的圣贤书的人,怎么会有掘人新坟的勇气,或许是因为冲动,或许是因为妒忌,总之种种贪念恶念让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林传礼将小鬼偷偷养起来,每日鲜血喂养,一年后的秋闱竟然真的中举了。

  那日,林传义有些高兴过头,心中多年的压抑也终于释放了,不觉间便喝多了,稀里糊涂的泄露了养鬼的事。弟弟虽然看起来愚笨,内心却是极其通透的一个人。听到哥哥说养鬼,虽然不知是如何个养法,却也知道定不是什么好事,又听哥哥这么信赖那小鬼,更是怕哥哥越陷越深,用之为恶,于是便决定暗暗留意着。林传义似乎也知道那日酒后失言了,从此对弟弟便起了戒备。

  直到年底,林传礼也丝毫没用找到有关哥哥养鬼的证据,只是觉得哥哥整个人更加贪婪阴郁。第二年,林传义开始沉溺于赌场流连于烟花柳巷,刚开始只是偷偷的偶尔去,后来就整日整日不归家。老爷子气得大病一场,却也无可奈何。

  入夏的时候,父亲病也大好了,林传礼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把哥哥可能养鬼的事情禀报了父亲,老爷子闻后震怒,一把将手中的盖碗摔碎,大骂混账,竟然偷偷养了这种污秽的东西,败坏门风。

  于是让亲信找了几个可靠的人扮成赌徒和嫖客暗中盯紧了林传义。没多久果然发现林传义有古怪。每隔两天,林传义总是趁着深夜独自一个人进入后山,有时候一待就是好几个时辰,天将明时才出来。

  这夜,几人终于摸清了林传义所去的地方,竟是一个小小的山洞,洞口极其隐秘,晚上几乎看不到,白天又用石头堵住,若不是有人带路根本就不会发现这里。

  老爷子听到,差点直接气绝倒地,众人忙活了半天,老爷子才缓过来。稍有力气便不顾众人的劝阻执意让人带去那个山洞,林传礼深知父亲的性子,便不再多做气力,随着老爷子一起去了。

  养小鬼最忌讳就是为恶,而林传义这两年却是只用养的小鬼做了恶事。本来就是凶邪之物,如今更是凶煞的很。众人一进入山洞就发现,山洞远比想象中大很多,入口墙壁安置一盏古怪的油灯,曲折蛇行了大概百米,才到了洞穴深处,洞中很开阔,大概三间房子大小大,入眼处一条长长的供桌,两侧的各有一个用石头堆砌的石台,石台两端各有一盏灯,中间堆满了各种小孩子喜爱的小玩意儿,有衣物,有鞋帽。供桌上摆着一个小巧精致的神龛,中间没有神灵,只有一个黑漆漆的罐子。两侧摆了两盏灯,中间三个小碗,中间摆了写水果点心和清水,一个老爷子身体本来就不好,看着那个罐子,更觉得头晕眼花,难受的厉害,多亏小儿子扶的紧了才站的稳了。

  老爷子吩咐着下人赶紧把东西都处理掉,但是众人只要离那个黑色的罐子稍近了些就觉得压抑的透不过气来,再加上都听说那是个凶邪之物,相视了半天竟然没人敢去动了。

  老爷子心中暗骂废物,却也无可奈何,在那个封建迷信的年代,人们对于这些东西还是相当忌讳的,生怕一个不小心招惹上了。

  老爷子脾气一上来就要忍着不舒服去拿那个罐子。林传礼自然知晓父亲身体状况,若是这样贸然走过去,也必然落不得好。于是将父亲交予下人搀扶,自己去取那罐子。

  然而,同众人不同,林传礼似乎能感觉到罐子中散发出的愤怒,就像一个不服管教的孩子冲着他怒吼。拿到罐子的时候,更能清晰的感知到那种愤懑。林传礼心里一惊,想来这东西被哥哥养了那么久,日日食血,怕是早已经有灵性。

  终于将所有的东西搬出洞外,林传礼也只得听老爷子吩咐,将黒罐子也摔碎在一堆贡品之中。老爷子立即命人将这些东西点火烧掉。当时正是正午,众人却感觉一阵阴寒,都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火势正旺的时候,林传义匆匆的跑来,直勾勾的盯着父亲和弟弟身旁的熊熊燃烧的火焰,一下子瘫倒在地,只是不停的念叨着……“完了……完了……”

  从此之后,林传义像是失了魂似得痴呆了下去,林家老爷子没多久大病一场也去了。从此林传义家一脉单传,直到林墨这儿。林传礼家却是人丁兴旺。除去旁系的外甥,到林静这一辈儿也是四男两女。

  林静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似乎已是不能接受这么超出现实太多的东西“可是曾奶奶,这不是很好么,也就是墨墨家人丁稀少了些而已啊。”

  老太太捻了捻佛珠,摇了摇头“要是这样就好了”。

  老太太继续讲了下去……

  从那夜以后,林传礼就整日做同一个梦,梦里,一个凶神恶煞的小女孩,一直指着他说要报复他。并告诉林传礼,待她百年轮回,修的凶煞,便要林家付出代价。

  林传礼终于受不了日日的噩梦,便去四处找僧人和道士,想超度了那小鬼。然而所有的法师都无可奈何的摇头,说这小鬼与林传义灵魂想通已久,两者已经相融合,无法驱除。且因为从未见天日,也无法超度。林传义一直都是在教导这个小鬼做坏事,小鬼身体如今虽然被毁,残魂戾气却更重,凭借外力不好化解。好在这小鬼是女鬼,阴气过盛,无法侵蚀男丁,只要林传义一脉百年内不出女孩,这小鬼应该不能兴起太大波澜。

  百年来林传义一脉倒都是男丁,林家也繁荣昌盛,一直平安无事,大家都要将此事忘记了。直到那夜林墨出生……

  林墨在心中默默盘算,一百二十多年前,如今自己二十多岁……算来……

  林静一时无法接受,因为激动声音也颤抖了起来“曾奶奶是说,墨墨……墨墨会被那个小鬼附身么?墨墨……会变成可怕的……”

  老太太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墨墨小时候找人算过,说她体质过弱,若是被附身,会死,若是那个小鬼真的要报复,应该不会选择墨墨。”

  林墨点点头“小时候因为碰到不干净的东西差点儿要了命,估计附身是附身不了了。可是,为什么她时隔十多年又出现呢?”

  老太太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摆摆手“你就不要多问了,或许是本命年运气差吧,看样子她也只是折磨你,并不会要了你的命,你只管多去一些积功德的地方,多养一些辟邪之物。她若跟着你,或许还能多多少少化解些戾气。”

  林静瞪大眼睛看着林墨,眼睛里还满是惊骇的神色。

  林墨皱了皱眉“高祖母,为何,这事情要告诉静静?”

  老太太一脸严肃的看着林静“你是八字纯阴,她可以和你沟通,只要她想,甚至可以偶尔上你的身。”

  林静一听,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惊恐的瞪大眼睛,紧紧抱住老太太的胳膊“不会的,不会的……曾奶奶……不会的……”

  老太太拍拍林静的头“傻丫头,当年给你求了那么多平安符,试了那么多方法还是有用的,一直到今日,你不也没遇到过什么离奇的是事儿么,别担心,你们俩都会没事的。今儿告诉你们这些,也是我老太婆年纪太大,自知活不了多久了,怕以后你们不知深浅的到处乱闯,真招来了那东西。”

  “咚……咚……咚……”门外传来几声敲门声。

  “啊——”林静忽然失声尖叫起来。

  “静静!怎么了!”门外传来林清急切的声音。

  “哦,没事,看到一只老鼠。”林墨边说边去打开门。林清长舒一口气“还好还好,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床已经铺好了,你们可以去睡了。”林清又看了看老太太“曾奶奶,我就先去睡了,您老也早些休息。”

  老太太点点头,微微一笑,朝林清点了点头。林清朝着老太太福了下身便又离开了。林静好似孩在震惊中没回过神来,呆呆的看着前方。

  看着林墨疑惑的眼神,没等林墨开口,就先说了“林清是男孩子,而且他们俩虽然只差没一刻钟,却刚好错开了一个时辰。”

  林墨点了点头。

  “好了,你们先去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

  林墨,拍了拍还在发呆的林静,揽起她的肩膀将她扶出了房间……

  老太太闭上眼睛,喃喃自语“只告诉她们这些便已经这样,该不该全告诉她们呢……阿弥陀佛~但愿佛祖保佑。”


  (https://www.biqwo.com/dudu/89/89894/469611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