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宅旧梦 > 第四章 嘎巴拉

第四章 嘎巴拉


  林墨扶着林静到了房间,脱去鞋子,将她安置在床上,燃起林清送的线香,又去给林静倒了杯水。

  林静摇了摇头,没有接过林墨递来的杯子,只是靠着墙将身子紧紧的蜷在一起。

  良久才抬起头,看着一直静静坐在旁边的林墨,眼睛里噙满泪水“墨墨,你信么?曾奶奶说的那些。”

  林墨将手中的杯子放在床头前的花几上,脱了鞋子,坐到林静的旁边揽过她的肩拍了拍。

  “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该来的总会来的,躲也躲不过。到现在我们不也没事儿么?而且高祖母说你会没事的啊,是你自己想太多,别自己吓自己了。”

  林静忍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崩溃了,扑在林墨怀里放肆的大哭“墨墨……我一直认为自己只是爱做梦而已,刚才曾奶奶提醒了我……我好像明白……我为什么越来越贪睡,越来越爱做梦……我好像见过她了……见过她了……”

  林墨扳起林静的肩膀,使她的脸面对着自己“你见到过她?你怎么会这样想呢?”

  林静兀自哭了会儿,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一边抽着鼻子,一边哽咽着说“最近越来越容易睡着,也爱做梦,在给你打电话之前,梦里……梦里一个经常变换容貌的女人让我找你…我只是觉得可能是我想你了…后来……后来……”说到这里林静又扑倒林墨怀里哭了起来。

  “你想多了,不要自己吓自己,只是巧合而已。”林墨将林静揽在怀里,轻轻地拍着。

  “这几天她一直在我梦里说……说……人就快齐了……我们都会……都会死……谁也…逃…逃不过……”

  林静断断续续的说完,又继续哭起来。气氛变得有些诡异,林墨想安慰一下,却不知道怎样开口。只是等林静哭累了,拍拍她的肩膀说“你想多了,睡吧。”

  满屋氤氲着惠安沉香独特的花果香,林静不知道哭了多久,趴在林墨怀里就睡着了。林墨一天也是很累,脑子也乱糟糟的,不知不觉也抱着林静睡着了,

  不只是席间喝了太多酒,还是沉香起了些安神和驱邪的作用,两人虽然和衣而睡,竟也难得一夜无梦。

  第二天很早两人便醒了,简单的冲洗一下,林墨就看到林静坐在东厢房小圈椅上仰着头用鸡蛋敷眼睛。

  “怕林清看到担心你么?”林墨一手拿一杯蜂蜜柠檬水走来。

  “才不是,怕那个大嘴巴问个没完而已。”说着便将鸡蛋拿下来,接过林墨递来的杯子,一双红肿的眼睛,任谁一眼都能看出来是哭了很久。

  “墨墨,你不回老宅子看看么”林静喝了一口柠檬水,小心翼翼的询问者。

  林墨眯着眼睛望着不知名的方向,摇了摇头“且不说我没钥匙,就是有,噗回去看了也是徒增伤心。”

  “你家宅子就没什么东西要取么?你想想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落在里面?比如你爷爷或者曾奶奶留给你的东西啊。”林静双手紧紧握着杯子,好像生怕林墨拒绝。

  看着林静紧张的神色,林墨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一定要我回去?”

  “只是觉得墨墨太久没回去了而已,你不是要回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老物件么?”林静心虚的低下头。

  “和你的梦有关系么吧。”

  “你怎么知道?”

  “你刚刚承认的啊。”

  林静挠了挠头发,尴尬一笑“又上你的当了!嗯,是我的梦。我总觉得曾奶奶好像有很重要的东西没告诉我们,我记得在梦里,你们家有很重要的东西存在,也许我们应该找一找,也许有什么重要的线索呢。白天……白天应该没什么的吧……何况又是你家,我不想一直被梦魇困扰,我……我害怕。”

  林静不停的绞着双手,越说声音越低,最后几乎微不可闻。

  见林墨不说话,林静似乎有些焦急“我知道曾奶奶不想让我们去冒险……可是,与其这样日日被折磨,我们还不如去找找看,也许没那么可怕。也许事情早就变了呢。也许我们可以释然了呢。或者……陪我……”

  “好,只是……我也没有钥匙啊……”看着林静恳切的目光,林墨只是略显无奈的摊摊手。

  “需要我帮忙吗?”林清说着就从门口闪出来。

  “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谁教你的偷听别人说话?”林静从椅子上弹起来,气冲冲的朝着林清大吼。

  林清并没有一如既往的和她争执“对不起,我走到门口刚好听到墨墨说没钥匙而已……其他的真的没有听到。”

  林墨听着林清这欲盖弥彰的解释,头就大了起来,这语气分明就是知道了一切啊。两人虽然经常顶嘴,但姐弟之间的感情还是不容置疑的,林清怎么可能让林静自己面对危险,林静也不会愿意弟弟卷入这个可怕的漩涡。

  争执了半天,林静忽然大声的吼道“不用!不用你这种讨厌鬼帮忙,你都不知道我们要去干嘛就乱插手。”

  “好了,姐姐,我什么都知道了,包括昨天曾奶奶讲的事情,我不能让你们两个女孩子去冒险。”林清好像也不想掩饰什么了,一脸认真的向林静坦白。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们是双胞胎,从你一出生我就在你身后紧紧地跟着,你是甩不掉我的。”林清换了一副无赖的嘴脸打断姐姐的话。

  “你就不要卷进来了。”林墨思考了半天还是拒绝了……

  “一大早就开始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老太太左手拿着一个暗红色的老木盒,右手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进来。

  “曾奶奶,清清他……”

  “去就去吧,或许他还能帮上你们一些忙。”说着走到另一把椅子前坐下。

  “早知道你们不会安生,这个你们拿着吧,说不定能帮上你们一些忙。”说着便将盒子交给林墨。

  林墨打开盒子,只看到一串骨质的佛珠,色泽凝重包浆红润,曾经的朱砂和真金完美的渗入骨缝。细微处镶嵌上了绿松和和银器,中间的配有老蜜蜡、红珊瑚和银饰,一种奇妙的感觉散布全身,像是某种神秘的力量,林墨闭上眼睛,竟觉得全身轻松了起来。曾经去过许多西藏密宗的古刹也只是见过几串类似的,但是第一次亲手触摸到,林墨还是忍不住激动起来。

  林静走进,左右看了一下,疑惑的问“曾奶奶,这是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串嘎巴拉。”林墨因为激动,声音稍显得有些颤抖。

  老太太点点头。

  “那是什么?”林清也是疑惑了。

  “我去西藏的时候曾听藏族的朋友说过,在藏传佛教密宗里用的法器一般是得道高僧的遗骨,嘎巴拉是在喇嘛天葬后,待其肉身被鹰啄尽,取手指和眉骨做成。这两者乃是喇嘛身上最通灵的地方,所以嘎巴拉算是密宗中顶级的法器了。”

  林静赶紧正撤回伸出的手,又后退了两步,一脸惊慌的望着林墨“人……人骨……”

  “是啊,一串嘎巴拉至少要用去十几位高僧的遗骨,极为难得,以前我只是见过,想不到……想不到今儿竟然在高祖母这儿能亲手触摸到。你们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么?”

  “特殊?想起人骨就特别恐怖吧……”林静避开目光,慢慢的靠在林清的身边。

  林清也摇摇头表示没有。

  老太太微笑的看着林墨的点了点头。

  “墨墨对这些东西天生敏感,你的感觉肯定是没错的。这确实是一串嘎巴拉。也是那次事情之后老祖宗也是机缘得到的,说是可以免了人前世、今生、来世的三是烦恼,可以使死者安息,生者平安的东西,小时候就该拿给你的,怕你太小,随随便便丢了,既然你认得,又与它有缘,那就好好收着吧。”

  林墨惊讶的瞪大眼睛“高祖母,你可知道这一串嘎巴拉的价值?你就这么随手送给我了怎么行?”

  老太太摇摇头“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什么价值对我来说都是没有的,我只希望你们这群孩子平安无事就好,快快收好了。”

  林墨朝林静推了推“静静,还是给你吧,你知道……”

  林静一脸慌张的躲开“我不要,我不要……”

  林清也耸耸肩“我不需要,老太太给你,你收好就是。”

  老太太看着林墨推让,摆了摆手开口道:“好了,别再推脱了,这本来就是你曾祖母临走前交给我的。一直就是留给你的。”

  “十年前你曾祖母去世的时候你没在身边,她便将这个交给了我,本想你稍大一些就交给你,谁知你一走就是十年,这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林墨拿着那串嘎巴拉沉默半晌,撇去价格不谈,这东西本就是是密宗的至宝,传说可以通死生之大,明阴阳之道。就算自己这个不懂佛学的人,都能感知到其中散发的神秘力量,又何况曾奶奶这个潜心修佛多年的人呢。如今高祖母就把这个交给自己……又想到高祖母说早知道他们不会安生。林墨觉得事情怪怪的,表情逐渐凝重起来。


  (https://www.biqwo.com/dudu/89/89894/469611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